本期推荐

学好《讲话》精神  创新探索实践 

“冷线”如何“跑”出“热”新闻

 重大突发事件报道的组织与应对

 

 

 

 

 

多元化发展的复杂新闻业态

            罗建晖

2008年1月,笔者参加由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与“中国新闻学会”联合组织的为期两周的赴台湾参访团,通过参观考察台湾报纸、电视等传媒集团以及和台湾高等院校新闻教育人士的座谈访问,对台湾传媒业界和新闻教育界做了一次近距离观察。台湾媒体已经走入多元化发展轨道,奉行市场商业化模式运作的传媒生态呈现出成员结构庞杂、生存竞争激烈、新闻操守理念异化等十分复杂的景象。

传媒数量增长迅速,

过度竞争畸形繁荣

1988年国民党当局开放“报禁”是台湾传媒发展历程中一个十分重要的标志性事件,此后,私人以及民间团体创办媒体热情高涨,数量呈爆发性增长,台湾本土每万人拥有的平面媒体以及电子媒体的数字指标远远高于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另一方面传媒赖以生存发展的广告资源有限,在这样的背景下台湾岛内的传媒竞争格局发生重大变化。

有关统计数据表明,尽管目前台湾岛内居民人数为2300万,但拥有7个24小时全天候的新闻频道,82个卫星电视频道,178家广播电台,7173家有声出版业, 2216份报纸(其中约60份是真正正常出版发行),1275家通讯社,5395家杂志社,9625家出版社①。在台湾参访期间,每天的电视节目呈现狂轰滥炸态势,往往是主题大同小异的电视新闻在各个电视台来回滚动播出,售报摊上琳琅满目的报刊杂志以各种刺激性的大标题和图片吸引路人的眼球。2008年1月末正好是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选战正酣的时候,围绕着“蓝绿”两大阵营的种种选举策略、候选人为选举进行的口水之战、知情人真真假假的猛烈报料,各家媒体不遗余力地进行各种细节的追逐和盘点。岛内新闻事件毕竟有限,诸多媒体的一拥而上实在有浪费传媒资源之嫌。与传媒数量急剧膨胀相对应的,台湾近八年以来经济一直处在不景气状态,有效广告资源增长缓慢。根据台湾尼尔森媒体研究最新的媒体广告调查显示,2005、2006、2007三年电视、报纸、杂志、广播、户外媒体之五大媒体广告总量分别为新台币490亿元、477.8亿元、453.78亿元,逐年下降②。有评论认为,目前台湾岛内传媒生存状态就是“畸形繁荣、过度竞争、深度挤压”,在这样的表象下面,各个媒体面临并感受着如何在商业竞争条件下求取生存的紧迫,争抢有限的广告蛋糕是现实经济利益驱动的必然选择。

外埠商业化媒体挤入,  

加剧媒体整体低成本制作与低俗倾向

2003年香港商人黎智英挟50亿元新台币资本闯入原本已经饱和的台湾岛内报纸市场,创办台湾版本的《苹果日报》,打破了由《自由时报》《联合报》以及《中国时报》三家垄断竞争的格局。台湾版本《苹果日报》传承香港《苹果日报》市场竞争的经验,在版面的创新方面以图像视觉冲击导向的编辑手法做报纸,惯常使用借鉴电视连续画面的图像组合照片群,管理经营上独创许多颠覆传统报业发行经营的手法,以香港既有的八卦新闻模式频炒八卦议题,2005年以来阅报率指标持续领先,使得原有岛内的三大报纸在逐渐萎缩的报业广告竞争上更加艰难。作为外来报纸,《苹果日报》没有台湾原有社会关系的羁绊和负担,经常以当作头条处理的政商名人隐私“丑闻”来满足阅报大众的窥密心态。尽管有些存在道德缺陷的窥视做法受到批评,但是《苹果日报》以此获得市场成功的事实给整个台湾传媒业态带来了为吸引眼球取得盈利不择手段的示范效应。许多传媒在制作手法上更加注重低成本的盈利策略,追求猎奇庸俗的小报煽情新闻以及娱乐化新闻,严肃的政经议题乏人问津,耸人听闻的假新闻亦不断出现,读者也以快速获取了解八卦丑闻讨论为乐,媒体在制作传播社会主流价值观、传承经典文化的严肃题材节目方面经常缺乏动力。

笔者在台湾期间接触到许多传媒业界的有识之士纷纷对此表示极大的忧虑,但是传媒竞争的现实与社会道德碰撞的底线究竟如何探寻,传媒肩负的文明传承使命与追求现实经济利益冲动的平衡如何把握,这在商业化媒体竞争的生存环境里是必须以制度规范的形式予以确认的,否则低俗化传媒竞争的惯性带给媒体以及受众的也许不仅仅只是获得追求猎奇庸俗煽情新闻的感官兴奋,随之引发而来的,同时也是更加需要警惕的是社会整体道德水准的下降以及公众面对严肃政经议题时责任感的缺位可能。

(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