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学好《讲话》精神  创新探索实践 

“冷线”如何“跑”出“热”新闻

 重大突发事件报道的组织与应对

 

 

 

 

 

海量的现场,提炼的观点

汶川大地震,每天职业摄影作品就数千计,怎样能让纷繁芜杂的影像清晰地呈现在有限的版面上?必须要从这一团乱麻中抽出主线提炼观点。如果此刻要让图片开口说话,那就要让它说有意义的话,有思想的话。

但是,怎样提炼观点呢?提炼怎样的观点呢?

各路媒体每天都在发表意见,作为周报又有自己特别的一个尴尬:大量图片都已被日报采用过。或者说,那些显而易见的观点已经被表达过了。笔者面对着电脑里数千幅照片,一度有些困惑设想一些标新立异的思路出奇制胜?似乎都显得轻浮和草率。而且,观点必须基于图片来提炼,再好的思路没有图片支撑,还是空中楼阁。

最终,我决定按照最真实最朴素的想法来编辑。在观看图片、以及各种报道的日子里,其实自己积蓄了很深的情感,这样的情感并不是我个人独有,在和同事、朋友、家人谈论地震的过程中,我发现大家是“人同此心”。是啊,什么是有意义的话,有思想的话?其实就是人们最想说、和最想听的话。

一遍又一遍地看图片,仿佛自己成为照片中的一员,仿佛自己在与照片中的人物对话。如此自然地四句话脱口而出:“你可听到我的呼唤?你可看到我的牵挂?你要相信我的坚持。你将铭刻我的人生!”四个各自独立却又贯穿一气的观点,它们分别代表着伤痛、坚强、良知信义和永恒之爱。我以为,这是大家此刻共同的感受、共同的心愿。我用四段短文诠释了这些观点,而从各个渠道精心挑选的图片则是以强烈的视觉形象让这些观点直接站立在人们眼前。(见版面)

因为这四个版,笔者收到近百条相识和不相识者的留言、短信和邮件。很多人告诉我,他们是流着泪读完这组报道的。其实在整个编辑过程当中,自己也常情不自禁。评论家陈建中先生说:“所有的图片像从天而降的传单,提供了枝枝节节和角角落落的所有视觉信息,不断重复着悲情呼唤,在流干眼泪后留下了无助的失落,谁给我们奏响一个视觉上的赈灾‘命运’交响曲?看到李楠做的系列视觉专版,顿觉耳目一新犹如交响乐的四大乐章,从个体在失落中的悲壮呼号到群体在哀痛后奋发的呐喊,间中贯穿着相助的手和相望的眼,使整个专题把512日以来所有的痛和爱,所有的失落和寻求,所有的相助和鼓励,用一种无声的交响诗般的画面帮人们把最后的眼泪擦干,挥手重建一个崭新的家园。”

一个好的观点必然基于大多数人的利益,它的特质是诚实和朴素。只有这种特质能让观点深入人心。

真诚的报道,遗忘的角落

此次纸媒在电视和网络的夹击之下,表现依然可圈可点。较为突出的,正是报纸充分地运用了包括摄影、版式在内的视觉语言。在地震刚刚发生的那几天,四川的报纸都改用黑色的报头;全国哀悼日的三天里,全国的报纸不但都采用黑色报头,头版也全部以黑色衬底进行设计,烛光和白花是采用最多的两种元素。这样一种集体的哀悼,尽显一种真诚的态度。

摄影此间的作为,也集中在彰显人性真善美之上。新华社的摄影队伍深入几成绝境的现场,报道及时迅速,图片质量相当出色,成为此次摄影报道的主力军。纵观整个地震的媒体报道,非常成功地达到了引导舆论、稳定民心、鼓舞士气的目的。

在真诚的另一面,也能看到媒体的盲区。其实,此次地震波及面甚广,受灾同样较重的还有甘肃等地。但是,在媒体上,它们一度成为被遗忘的角落,几乎看不到对这些地区的报道,更没有像汶川那样拥挤的摄影记者。因为处于关注的盲点,这些地区得到的救助一度也相对不足。

媒体的聚焦,往往会对选择的焦点反复曝光,而忽视其它。就像摄影,一个时期内某个地区或某种角度的照片比较受关注,大家就会蜂拥而至。能以独立思考的头脑和悲天悯人的情怀去平等地关注大众的摄影师,并不多见。这也是为何一个历史事件的全部真相,往往需要假以时日,多次补充复写才能渐趋完整的原因之一。

汶川大地震产生了无以计数的影像,但同时,也毫无疑问地留下了许多空白,没有人去为它们留影。摄影狂热的激情构筑的只是一个残缺的堡垒,从这个角度去说,它没有完成它应该担当的责任。这,不仅是摄影的遗憾,更应该是我们应该思考的地方。(作者是《南方周末》图片总监)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