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学好《讲话》精神  创新探索实践 

“冷线”如何“跑”出“热”新闻

 重大突发事件报道的组织与应对

 

 

 

 

 

灾难摄影的取向与手法

  

2008512日爆发的中国汶川大地震,与其说是个自然事件,不如说是个历史事件,它使许许多多人的命运,以及许许多多事态的进程走向,随着那一声巨响扭曲、断裂、错位、甚至毁灭。摄影在这次历史事件中最基本的使命依然是提供第一手的影像文本,满足当下民众知情的需要,并为后世留传有价值的史料一如既往的“纪录”。但在此基本功能之上,摄影的“表达”性越来越被大众所需要,纯粹纪录式的照片已难得人心。

流动的信息,凝固的意义

5121428分开始,网络和电视就开始24小时滚动报道。以分钟为单位的信息刷新速度牢牢占据受众信道,全方位多角度、声画结合的报道方式为全世界提供了最为全面、详尽和立体的地震灾区报道。网络的最大优势在于它所拥有的“公民记者”为其自发提供第一手讯息。

这些,令所有纸媒都望尘莫及。

好在我们有摄影。

当网络和电视的信息像潮水一样源源不断涌来时,照片却能将其中最有意义的瞬间定格在纸上,让人们一看再看,反复咀嚼,植入心灵。视觉传播的勃兴很大程度源于纸媒需借此与电视抗衡,这是一个被普遍接受的理念。那么,现时纸媒所依赖和仰仗的摄影不再是简单的现场纪录,那些只是“流动的信息”中平凡的水滴,当下需要的是“凝固的意义”能够表情达意的影像才具有传播价值,人们从照片中想看到的,不仅是“那里发生了什么”想知道这个尽管去看电视或上网;而是“这种情形之下人的命运和精神”这才是人们之所以为同类感动的理由。

那些备受赞许的图片,无一不是因为饱含着“情、义、理”。

有趣的是,电视也意识到摄影“凝固的意义”的价值,每天的报道中,也会反复播出一些“经典照片”,并加以点评,以弥补“流动”带来的散乱。这种方式由来已久。网络更是制作大量图片专题以吸引眼球,效果也不错。电视和网络可以借用报纸的优势,而报纸似乎无法借用电视和网络的优势,未来的报纸将如何发展呢?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但确实值得深思。

无力的刺激,有力的悲悯

也遗憾地看到一些浮躁而肤浅的照片,不断地曝光遗体和废墟,或是牵强地表达灾难中的友善与积极,玩影调、玩形式者也大有人在。这样的照片无疑有“冲击力”,或是视觉上相当刺激,或是话题性上相当正确,但是没有感情,没有温度,没有真正能在心灵上引起共鸣的穿透力。说到底,它们只是冰冷的图像。

在一场灾难的面前,摄影师需要以一种怎样的情怀工作?

是悲悯。

我们常常把悲悯理解错了。悲悯不是居高临下的怜悯,不是泛滥廉价的同情,更不是虚伪做作的煽情。它是对万物苍生真诚的尊重,勇敢的担当,崇高的责任,它把个人与全人类的命运紧紧相连,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对在死亡和悲剧中挣扎的同类感同身受,并以一种庄严和克制的方式表达。但是,它非常有力!

仅举两例。

比如贺延光拍摄的《呐喊》,背景S形的楼房触目惊心,主体人物痛彻心扉的呼唤既是灾难刚发生时的一个自然举动寻找亲人,又是一种高峰情感释放把人们初受巨灾时那种最本能最直接最强烈的感情:悲痛、焦急、愤懑、无助、绝望通过一个仰天呐喊强有力地表达了出来。它没有回避人性在此时的脆弱,它遵从人性的本来面目。可以说是“此时无声胜有声”。它就像一声悲怆的号角,吹出了压在人们心底的沉痛。

再如路透社记者Stringer拍摄的《行路难》,也是笔者非常喜欢的一幅照片。画面如此简洁、宁静、苍茫、甚至有些寂寥;但人物动作、表情、眼神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又传达着一种坚定、深情、执著和希望。这三个人,从一片残败中向我们走来,从死亡向生命走来,他们身上蕴含着丰富的故事,又闪烁着圣洁的光辉。他们几乎有一种宗教般的寓意,在昭示着人类在灾难中的精神。从照片里看到了累累伤痕,看到了艰巨历程,也看到了顽强的信念。

消弭了感官的刺激,直面着惨淡的人生,有力的悲悯使这些照片久久吸引着人们的目光,震撼着人们的心灵,让人流泪的同时又生发出深深的思考,并在心底涌起无尽的勇气和爱,去面对与承担。

图片编辑应该选择这样的图片,并突出处理。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