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学好《讲话》精神  创新探索实践 

“冷线”如何“跑”出“热”新闻

 重大突发事件报道的组织与应对

 

 

 

 

视觉决定感受?

事实上,正如双方观点所阐述的,血腥图像和照片报道双方争论的焦点在于血腥图像和照片报道的利与弊的问题上。从这个角度来说,在众多的具体观点中有一种观点显得格外突出,那就是“视觉决定论”(visual determinism)。这种观点认为,人的感受是由人的视觉本身来决定的,而不是由所看到的物体决定。所有生动鲜明的图像和照片对人产生等同的有力影响。如果这种看法成立,那么关于灾难影响报道的争论便可以停止了。既然生动的照片传播效果都一样,何不用其他不涉及真实的血腥、痛苦、挣扎、死亡的照片来表现灾难呢?这样既达到了良好的传播效应,又体现了人文关怀,何乐而不为?

但是,这种看法显然过于片面。生动和鲜明的形式多种多样,每一种形式对人产生影响的方面、角度都不一样,甚至深刻程度也可能会有显著差异。因此,把所有生动鲜明的图片作用看作是雷同的,既不符合事实,也不符合逻辑。事实上,很多时候都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一系列研究表明,视觉影像能够吸引人们关注新闻,同时也能影响他们对时间的理解。其中一些研究表明有关战争和暴力的视觉影像在这方面作用尤为突出。例如,Wanta Roark1993年研究海湾战争时发现,如果将海湾战争中一些军队交火的图片展现在大学生面前,他们会倾向低估整个战争带来的人员伤亡。

一个叫Zillmann的记者在2001年曾报道,伴随着展示人们痛苦图像和图片的新闻故事会让学生们花更长时间收看和关注。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战场中总会有有关血腥、痛苦的生动、鲜明的画面。战场中同样会有不涉及血腥的画面,比如被炸毁的房子,烧焦的树林……你不能说这些画面就不生动不鲜明—这些也是展示战争的有效手段。但是,人们似乎更愿意关注有人的画面,尤其是真实的伤亡画面。这也印证了早在20 世纪40 年代,查里斯·斯旺森在美国《新闻季刊》上发表的他经过11年研究得到的结果:“读者对报纸上的灾难性照片和以人为中心题材的照片最感兴趣。”因此,视觉决定论显然站不住脚。

如何寻求平衡点?

是引导大众关注血腥场面,放弃悲天悯人的情怀,还是引导其从灾难的悲剧中汲取警示和教训,以防在自我身上重演。很多时候,此类报道往往能令人睁大眼睛看到来自社会最真实的悲剧,甚至促使政府及时采取措施进行宏观的调整,以防悲剧继续发生或者重演。

国内也有类似报道。某市市民横穿高速公路现象颇为严重,一个记者无意间拍到了一个横穿者被高速行驶的汽车撞飞的瞬间。这条新闻在中央电视台播出,人被撞飞的过程被整个运用,并引起巨大轰动,当地政府也立即采取措施,完善路边护栏设施,防止再有人破坏护栏横穿马路。此后,该路段此类悲剧大幅度减少。 媒体具有双重责任,既不能走向黄色新闻泛滥、缺乏人性关怀的极端,也不能走向一味回避事实画面导致新闻价值下降的另一个极端。那怎样平衡二者呢?最重要的原则就是“避害趋利”。

电视和图片报道都具有直陈式的特征。为能最大限度保持视觉张力,同时又尽量保证人性化的关怀,可以取其中间。例如,可以利用新闻仿真图。这种图像比真实现场血腥味儿要少了许多,同时也能让受众在感官上有所认识,一定程度上保留了应有的传播效果。也可以利用局部模糊处理的办法,这样在暴力真实现场的同时也能避免侵犯当事人的隐私权和对生命权的忽视。另外,如果现场过于血腥,也可以采取迂回战术—放弃细节的过度放大,也就是将大致场面展现出来,不让受众充分看清血淋淋的画面,既保证真实,也体现人性化色彩。

总之,在碰到有疑惑的画面时,要综合考虑其利弊之对比,要三思而后行。(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

①王勇;《以人文精神把握对血腥场面的报道》;《新闻采编》,2003年(5

Susan KeithCarol B. SchwalbeB. William Silcock (美)Images in Ethics Codes in an Era of Violence and Tragedy Journal of Mass Media Ethics214),245-264

③胡长全:《从“荷赛”看中国灾难新闻的图片报道》[J ],《视听纵横》,20061

④朱羽君,雷蔚真:《电视采访学》[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12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