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学好《讲话》精神  创新探索实践 

“冷线”如何“跑”出“热”新闻

 重大突发事件报道的组织与应对

 

 

 

 

 

视觉影像与人文关怀

雷蔚真    

灾难性报道是电视和图片新闻报道中非常特殊的一类。在这里灾难是广义的,它既包括地震、台风、洪水、泥石流等自然类灾难,也包括战争、车祸、犯罪等人为灾难。灾难直接影响着公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从新闻价值要素的接近性上来看,灾难报道无论在心理还是在利益上,都与广大公众息息相关。灾难性报道给公众打开了一条信息通道,让人们能在第一时间了解事态进展,并根据实际情况及时采取预防措施。因此,灾难报道对于公众非常必要,也总能在第一时间吸引观众眼球。

但在灾难报道中,总不可避免地涉及血腥、死亡、痛苦和无助的景象。电视和图片的灾难性报道也因此充满争论。

血腥画面是必须的吗?

一种观点认为,在报道灾难中,应该坚决摒弃血腥、痛苦以及死亡的画面。

持有此观点的新闻工作者和学者在很大程度上以“人”为出发点进行思考。

首先,血腥图像和照片是对人生命权的极大漠视。

遭遇灾难的痛苦本身就令人怜悯,但一些媒体为吸引公众眼球,满足猎奇心理,刻意渲染血腥场面。这种把报道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行为,是对生命权的漠视,不仅是非理性的,更是非人道的。

第二,直接将赤裸裸的血腥、痛苦的图像和照片展示在公众面前,会让受众受到极大感官刺激,这“会让受众产生恐惧和不安,特别是对青少年的危害尤烈”。

这类血腥照片给观众带来精神刺激,在心理上给观众带来极大伤害,尤其是儿童。

第三,血腥图像和照片的细节化展示,严重侵犯了被拍摄者及其家属的隐私权。

在灾难中受伤或者死亡的人都是受害者,他们的家属心里已经蒙上了一层阴影,血腥、痛苦的细节,是受害者家属最不愿提及和回忆的画面。媒体的大肆渲染造成了持续性的心灵伤害,甚至有可能形成灾后恐惧症。

第四,过多血腥照片造成麻木。

过度的血腥照片的展示,让公众对此类似的画面越来越熟悉,最终造成的是人们对灾难的麻木。归根结底,血腥图片违背了人文关怀的原则。

与此同时,另外一些学者和新闻工作者认为,应该尽量保留灾难现场的拍摄原貌,他们更多把这种血腥的场面看成灾难的一部分。

首先,他们认为这是基于新闻真实的原则。

1986年世界新闻摄影比赛大奖作品《奥马伊拉的痛苦》中,在泥石流中挣扎了60个小时的12岁小女孩充满痛苦与渴望的眼神,长时间浸泡变形的双手……照片极大程度地保留了细节真实,倘若这些细节被掩盖被粉饰,无论出于什么目的,读者都不能从图片中读出事实原貌,也就不能掌握新闻的本质。

第二,记录灾难是对后人的负责。

昨天的新闻就是今天的历史,记录灾难不是记录一般的事件,也不仅仅作为历史资料被保存。后人通过照片或影响认识灾难的本来面目,认识前人的真实生活状态,也能从中汲取经验和教训,防止悲剧重演。《移民妈妈》《弹火纷飞的一天》《对博帕尔大灾难的控诉》,这些真实的镜头让我们对美国大迁徙、越战和博帕尔灾难有了更清楚的认识,对历史有了更深层次把握,这些是人类文明进步必不可少的。

第三,保留图像原貌尊重了广大受众的知情权。

媒体的职责是传播新闻信息,有义务把真实状况原原本本地告知公众。如果媒体在报道中掩饰真实性,那就是媒体的不作为,不符合媒体从业者的基本职业道德。如果灾难报道刻意回避血腥画面,观众就不能真实地看到灾难的现场,这实际上是新闻记者以一己之权力剥夺了受众的权力。

第四,血腥图像和照片给人以警醒,需慎用。告诫人们时刻注意自我的保护,增强人们的危机意识。

虽然双方观点各有千秋,不过很多发达国家媒体在面对血腥画面时,几乎都比较谨慎。美国的报社都有一条“行规”:禁止刊登死尸照。日本《NHK国内节目标准》规定:“对于犯罪的手段和经过,不做必要限度以上的描写……不得对残虐行为和肉体的痛苦进行详细的描写和夸大的暗示。”英国于1998年制定的《独立电视委员会节目准则》中明确提到:对于新闻中出现的暴力,必须考虑观众构成,并在必要时做出节目警告;同时,还要注意新闻中的暴力场面出现的次数,尤其是在有儿童在场的时候。“一个文明的社会必须对于它的弱小的成员特别注意。在一个如此敏感的领域(电视),我们遵循一条特别原则—如有疑惑,就剪掉。”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