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学好《讲话》精神  创新探索实践 

“冷线”如何“跑”出“热”新闻

 重大突发事件报道的组织与应对

 

 

 

 

 

战报新闻的类别及特点

以上事实说明,战报新闻在战争宣传中的突出地位、重要作用和广泛影响。这里说的战报新闻是个广义称谓,包括通常讲的战讯、战报、战绩公报和报道战场动向的消息(毛泽东写的战报新闻,人们习惯性地称为消息)。综观上述几种报道,我们可以探索出战报新闻的一些特点和规律。

一、内容的广泛性。

进行一次战斗、占领一座城镇、夺取一个战略要地、缴获一批武器装备、俘获一批敌军官兵可以写战报,打一场漂亮的袭击战、进行一次艰苦的阵地战、击落几架敌机、击毁几辆坦克、接受敌军投诚起义等也能写成战报。在中小型战役报道中,往往要发战斗开始、战中战况、战后的战果统计等一系列战报。大的战役,如1946年的西平街保卫战,最后九天,天天发战报,直到战斗结束。淮海战役不仅几乎天天发战报,有时一天发三条五条,其中包括黄百韬被击毙、黄维被捉、杜聿明被俘等引人注目的消息。此外,还有撤退类新闻,解放战争中我撤离淮安、承德、张家口、临沂、延安等均发了公报性新闻。苏皖战场打泗县,久攻不下,是个失利之战,陈毅还专门为新华社写了条战讯。总之,凡是战争中、战场上的新信息、新动向都是战报新闻的内容,领域十分广阔。

二、写作上的多样性。

战报新闻多数比较简单,还有点公式化,交代何地、何时、何部队、为什么发生战斗、结果如何,颇有点像按新闻五个W回答问题,还有的更简单只一句话,如新华社南京解放的第一条新闻“人民解放军已于二十三日夜十二时由下关经挹江门开入南京。”但是,这只是战报新闻的一部分,更为人们关注的是写得丰富多彩的战报。像毛泽东写的那样,有背景,有情景,有人物活动,有战役、战斗价值意义的论述。也就是说,好的战报新闻应该不拘一格,各种各样,或与情景新闻结合,或与人物报道结合,或与评论结合,根据形势变化、战斗特点,灵活而巧妙地运用新闻的“十八般武艺”。

三、播发时机的选择性。

前已讲过,战报新闻要争取快速首发,因为人们的思维往往是先入为主,要先声夺人。但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因素很多,战争宣传不能不考虑政治、外交、军事秘密等因素,不能搞有闻必抢,有闻必录。因此,该抢发的一定要抢,该迟播的一定要压。渡江战役第一条战报,毛泽东压了两天,让外国通讯社去讲,待我百万大军在江南站稳了脚跟才发。解放战争开始的中原突围,头三天我一言不发,后四天我在强烈抗议中只用一句话:我中原健儿正在英勇奋战。当时,国民党30余万包围我近五万人,坚守还是突围,是关系到生死存亡的秘密。第八天,我军胜利突围,威胁减少以后才发了较详细的战报。所以,战报新闻时机选择是门学问,即使在信息无法封锁的今天,不管海外媒体怎样喧嚷,我仍要以军事上的不露底,政治上的不被动等为处理新闻时效的原则。

四、因时因地的变化性。

抗日战争初期,捉几个日本兵、缴几支大盖枪、群众欢呼,是条好新闻。解放战争初期,歼敌一个团、一个旅,捉敌军一个少将,发消息外还作配合性报道,到解放战争后期,歼敌一个师、一个军则不单发战讯了;解放战争初期,国民党军一个营、一个连起义发消息。师长潘朔端在东北海域率部起义作了连续报道,而1949年向大西南进军时,国民党军两个兵团,二十余万人起义只发了一条简讯;解放城市也如此,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初期,收复一座县城发一战讯,以后收复几座、十几座写一综合战讯,到解放战争后期只是在综合战报中提到名字而已。开封是历史名城,解放开封的战报写了一大段历史背景。徐州解放时单写了一条徐州介绍,战报中就不写其战略地位、历史沿革了;1958年,金门炮战开始发简讯,后连续发战报,在这以后半年的西藏平叛,首先发长篇公报,随后是西藏历史、达赖背叛、“卫教军”罪行和藏族人民热情支援平叛,最后是一条宣布平叛结束的公报,作战八个月,没有发一条宣传战果的战报。以上说明战报新闻没有固定的规格、固定的模式,要审时度势,随着形势的变化而变化。

五、同其他体裁相配合,有密切的协同性。

通常的战役报道发稿过程大概是,先发战报,随后是战斗情景、战地通讯、人物特写、战场巡礼、战役意义述评,最后是战果统计、战绩公报(当然,战后还有评功选模、总结经验、表彰大会等)。这说明战报新闻是牵头的,殿后的,为其它报道作铺垫的,但不是唯一的,只有同其它报道相配合,才能使一次战役宣传进行得丰富多彩,有声有色,鼓舞人心。在写作上,它们之间又是相互渗透的,可以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在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战报新闻研究的意义

战报新闻在战争宣传中既然这么重要,可是我们新闻界对其重视不够,很少谈论它、研究它,为什么?这里有一些误区。

首先是把写得枯燥呆板、公式化的文稿称战报,而反映战场新信息、新动向,写得生动活泼的称消息,不算战报,这样把战报名声弄得很差。

其实,当时在前线的军事记者并不这样看,他们写战报、研究战报时都是把写得精彩的“消息”列入战报之中的。毛泽东在三大战役和抗美援朝战争初期对战报写作不满意,亲自动手写了几篇,难道别人写的是战报,他写的体裁就变了?

再是新闻领域“重通讯轻消息”的反映。

许多人谈起解放战争时期报道就是《英雄的十月》《踏破辽河千里雪》《西瓜兄弟》《桌上的表》,这些通讯写得好,是名篇。但它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反映波澜壮阔解放战争的主要是大量战报、各种消息和评论。这样误导的结果是记者会写通讯不会写消息,甚至因通讯署名而追求名利了。

三是新闻研究上的片面性。

不少新闻研究者不熟悉战争,他们往往从兴趣出发,津津乐道地研究起通讯、特写、情景来,这是需要的。但这只是一个层次,更深层次是从战报新闻和各类评论中找到其体现出的战略战术、宣传策略、宣传艺术。由于总在一个层次上踏步,战争宣传的研究总不那么完整系统,深度也不够。

总之,走出“误区”,我们对战争宣传的了解、认识和研究才会迈上新台阶。至于随着传媒事业的发展,滚动发稿成为传播主要手段的今天,当年战报新闻的一些模式已经被突破,各种新闻体裁处于交叉融合之中,这变化今后还会继续。但是,只要战争存在,战报新闻的基本精神不会变,其价值是永存的。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