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学好《讲话》精神  创新探索实践 

“冷线”如何“跑”出“热”新闻

 重大突发事件报道的组织与应对

 

 

 

 

 

战报新闻在战争宣传中的地位和贡献

  

战争一起,人们视线立即转向硝烟弥漫的战场。谁来把瞬息万变的战况告诉人们?首先是新闻媒体发出的一条条战报新闻。

战报新闻是战争报道中最重要的一种宣传形式。数量很大,一天几条十几条;写法简洁明快,从几十字到几百字。是否这种简单的新闻没什么学问?不。这里选出毛泽东写的几条战报新闻,可以揭示其中一些奥秘。

毛泽东怎样写战报新闻

一、《爷台山战事扩大》

19457月,日本投降前二十几天,美军在冲绳一带浴血奋战,苏军在加紧准备参战,英军调来东南亚展开攻势,可是国民党军队从前线调到陕北,准备进攻陕甘宁边区。蒋介石这种异乎寻常的举动,当然要予以揭露。毛泽东先组织修改《新华社记者论内战危险空前严重》等一批评论,见反响不够强烈,就抓住蒋介石调兵和他的逃兵的口述,写了一条战报:

(新华社延安二十五日电)关中息:爷台山战事扩大,蒋军正面攻击部队,除三十六军之暂五十九师外,增加了一个师。据我侦察员报告:增加上来的是从河南前线调来之十六军部队。据三十六军逃来我方之士兵说:他们有许多新式武器,是美国送来的,其中有一种叫火箭炮,你们要注意。爷台山为一重点据点,蒋军志在必得,然后深入关中分区,据为向北进攻之有利阵地。但我军士气高涨,决不让任何反动派轻易窜入,屠杀边区人民。关中全区民众已迅速行动起来,协助守军作战,送茶水、抬伤兵,热烈异常,对于战胜这些反动派,具有充分的信心。(见《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第248页)

这条战报有两个特点:一是详写国民党军番号,以证明事实俱在,不容狡辩,增强说服力;二是在此以前,美国人多次向我方表示,他们用新武器装备国民党军,是让其增强对日作战能力,不允许其打内战。毛泽东写战报时,在大标题下加了副标题“蒋军使用美国的火箭炮”,目的是要引起美国注意,并让其出面干预。

这条战报播出后,立即引起震动。从现有资料看,当时的重庆正在谈论对日最后一战,准备欢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胜利,突然见到这条消息,惊讶不已。美国驻华使馆大员拿着战报找国民党要员,质问这是怎么回事。在重庆的各民主党派人士和冯玉祥等国民党高级将领纷纷上书蒋介石,要求停止内战,团结起来,集全国全民之力夺取抗战胜利。蒋介石被弄得十分狼狈,一面矢口否认,一面暗中下令停止进攻。一场一触即发的战事消除了。

二、《我军解放郑州》

194810月中旬,辽沈战役正在激战之时,毛泽东已拟定淮海战役的作战方针。淮海战役的战场主要在徐州以东以南。为保证战役无西顾之忧,必须切断陇海铁路,夺取郑州。于是,毛泽东连续六次致电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等要其攻取郑州(其中两次要其暂缓和推迟两三天)。22日亥时(21时至23时),他收到陈毅、邓小平来电,内称:“郑州之敌,于今日辰向新乡撤退,被我九纵一个旅截击于郑州以北三十里处。郑州城已于今日被我占领。我们拟在现地休息两天,于二十五日开始东进,攻占开封。”(笔者按:刘伯承此时正率领中原野战军一部转战在大别山一带)。毛泽东当即根据来电写了《我军解放郑州》的战报:

(新华社郑州前线二十二日二十四时急电)我中原人民解放军于今日占领郑州。守敌向北面逃窜,被我军包围于郑州以北黄河铁桥以南地区,正歼击中。郑州为平汉、陇海两大铁路的交点,历来为军事重镇。蒋介石因徐州告急,被迫将驻郑兵团孙元良部三个军(按:国民党军从十月起整编师均改称为军,整编旅改称为师)东调,郑州守兵薄弱,我军一到,拼命逃跑。现郑州东南之中牟县、北面之黄河桥均被我切断,逃敌将迅速被歼。(见《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第256页)

写好这条战报后,即235时,毛泽东才给陈毅、邓小平等复电,说“陈邓养亥电悉。占领郑州甚慰。你们休息两天即东进攻占开封甚好。”为什么先写战报后复电?

首先说明他善于抓住牵动全局的重大信息进行报道,同时,说明他重视新闻时效,争取第一时间发第一手新闻。电头用了很久没有用的“二十四时急电”(以后用得多起来),体现郑州的战略地位,和对未来淮海战场的价值。新闻写得也很精粹。当时,毛泽东手边只有来电的两句话:今日占领郑州城,逃敌被我截击于郑州北三十里处。他是靠对郑州历史、地形的熟悉和已掌握的对孙元良兵团东撤等资料,把来电信息串起来,写成这条简洁明快、来龙去脉清晰的战报,给后人留下一个处理新闻技巧的范例。

三、《我三十万大军胜利南渡长江》

19494月,我百万雄师分东、中、西三个突击集团,在东起江阴、西至九江东北之湖口的千里战线上,突破国民党军守备的长江防线。渡江战役发起于420日晚8时,我中路突击集团在芜湖、安庆间,分路强渡长江,抢占滩头,向纵深发展。21日晚8时左右,我东、西两突击集团再突破天险,边战斗边向南挺进。渡江战役发起没有发战报。21日,播发毛泽东、朱德向各野战军及南方各游击队发出的《向全国进军的命令》,也没有发战报。第三天凌晨两点,毛泽东写了第一条战报:

(新华社长江前线二十二日二时电)英勇的人民解放军二十一日已有大约三十万人渡过长江。渡江战斗于二十日午夜开始,地点在芜湖、安庆之间。国民党反动派经营了三个半月的长江防线,遇着人民解放军好似摧枯拉朽,军无斗志,纷纷溃退。长江风平浪静,我军万船齐发,直取对岸,不到二十四小时,三十万人民解放军即已突破敌阵,占领南岸广大地区,现正向繁昌、铜陵、青阳、荻港、鲁港诸城进击中。人民解放军正以自己的英雄式的战斗,坚决执行毛主席朱总司令的命令。(见《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第286页)

这条战报写得很精粹,新闻界一直把它称作范文,其中“摧枯拉朽”“万船齐发”等佳句也不时为人们仿用。

从战报角度分析,它的突出特点是发稿时机的选择。

渡江战役十分复杂,除南京是国民党统治中心,上海是国际大都市,外国使领馆、银行、公司云集等政治、经济因素外,就军事来说,既有国民党军50余万人防守,又有外国军队的盘驻,上海、吴淞口外有几十艘美、英等国舰艇,它们不时巡航于长江中,远至九江、武汉。我为什么用两个野战军投入这一战役,就是准备应付外国军队参战。再加上我军主要靠小木船渡长江天险,气象影响也很大。所以从史料看,毛泽东指挥战役、处理战报十分谨慎。第一天,我中路军没遇大的抵抗就抢占了滩头阵地,南进几十里,他不为之所动。第二天,外国通讯社连续发我渡江消息,他仍沉静以对,等候在渡江的东、西两路大军渡江信息。深夜,西路军报告进展顺利,东路军来电说虽遇顽强抵抗,但部队已达预定地区,脚跟已站稳。这时,他才决定发消息,于第三天凌晨两点写了第一条战报。当时,我百万大军已抵南岸,可他只写已挺进百里的中路军,仍留有余地,直到东、西两路部队全面展开,奋勇前进时,他才写第二条战报《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横渡长江》。

战报发布时机是门学问,有时要抢,抢“第一时间”;有时要压,压得适得其时,既符合新闻规律,又服从与服务于军事、政治斗争。此文在掌握新闻发布时机上也称范例。

毛泽东写战报和战报式消息比较多,其中还有不少范例和名篇。他的战报新闻,多彩多姿,内容丰富,是研究战争时期宣传报道的一座宝库。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