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在紧急应对中经受考验和锻炼

他们,第一时间赶赴震区

 奥运报道策略选择

 

 

 

 

 

编者按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时间在这一刻定格,四川汶川8.0级大地震顿时让许多人的命运改变,历史被重重画上一笔!

这一刻,逃生、躲避灾难理所当然是第一反应,然而有一群人,抄起手边电脑、扛起沉重的机器,第一时间从全国各地冲向震区,克服重重困难,以亲身经历向外传播最及时的讯息,报道灾情、传递党和政府抗震救灾最新精神,用笔和机器记录下一段段真实的、令人动容的不平凡故事。

这就是新闻工作者,在紧急时刻,他们不顾个人安危,第一时间奔赴震区,记录一个个感动瞬间的同时也积累了别样的职业感悟。他们在震区有哪些经历?第一时间奔赴有何困难,怎样应对?危急条件下工作受何限制,如何突破?在采编业务上,此次经历有何经验总结?本刊特辟专栏,关注震区中的他们。

他们,第一时间赶赴震区

首赴震中:让世界看见汶川

           徐壮志

军用直升机在9:05起飞离地时,我的心才真正紧张起来。

外围的灾情已逐次向人们展示了此次地震的可怕后果。但是,汶川,这次大地震的震中,已经超过40小时仍无任何报道传出—全世界都在揪心地关注着这个有着10多万人的汶川县。我此行的目的地,正是汶川。

随时待命,飞赴汶川

这是514日上午。头夜的雨现在还没有停。

我紧张地检查着自己的装备—由于是在南京参加培训期间匆匆赶来,我甚至连采访本都没来得及去买,只从指挥部拿了几张白纸就跑了出来。

最重要的是我那部佳能750,匆忙中,还没来得及检查电池状况,只能祈祷电池足够耐用。由于直升机提前起飞,原来约好的同事没能赶来,沉重的责任,就落到我这个文字记者,落到我的小相机的肩上了。

为了能够争取赶赴汶川的机会,最先发出新华社的声音,雨还没停,我就急急赶到机场—以我的经验,直升机等的是天气,而不是飞行计划,我宁可在机场淋上一天雨,也不敢误了机会。

从地震发生的12日到13日,这支陆航部队每天都不断地起飞,但没有一次能够进入汶川,连看都看不到—连日的雨雾,在山区尤其浓厚,飞行员们一次次冒险前去,每次都无法着陆。13日,空军空降兵曾拟伞降汶川,也因为天气过于恶劣而无法实施。

终于, 直升机离地起飞。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一无所知。

向世界发出震后汶川的真实图景

飞机上堆满了救援物资,还有6位来自成都军区通信团的官兵。排长告诉我,他们和前面飞机上的人一队,携带了基本通信设备,准备一旦能够空降汶川,就下去搭建通信设施,连通汶川与外界的联系。

过了都江堰,飞机沿着岷江河道,一头扎进了大山峡谷之中。空中气流很强,飞机如一叶小舟,在看不见的气流中震颤着前进。好心的战友拍拍我,示意我不必害怕。

我确实有些害怕,但不是害怕安全—在当驻空军记者时,我就曾跟着空降兵参训伞训,早过了这一关了。我担忧的是我肩负的报道—看天气,今天很有可能有机会空降汶川,那就意味着,新华社首发汶川新闻的重担,要我来挑了。

955分左右,空中机械师郭德高告诉我,飞机已抵达汶川上空。从舷窗看下去,县城坐落在一个沿江的峡谷中,确实不利于空降。城里缺少开阔地,唯一的一个操场上,挤满了帐篷和避震的人。飞机低空飞过汶川,可以清楚地看到,城中大部建筑物看起来尚算完整。看见我半个身体钻出舷窗,好心的空中机械师拉住我的腰带,以便我放心地拍摄。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