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在紧急应对中经受考验和锻炼

他们,第一时间赶赴震区

 奥运报道策略选择

 

 

 

 

 

寻 找 生 命 的 信 号

评《未能挽回的生命电波》

              徐百柯

《未能挽回的生命电波》讲了一个故事。在这个故事里,我们看到希望,看到坚持,却不得不面对巨大的遗憾—最后一瞬,心被伤痛的绳索突然勒紧。然而这是真实的灾难现场。每一处搜救点,人们都渴望奇迹的发生,都进行着艰苦卓绝的努力,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最终只能从废墟中掘出遗憾。

记录下这种真实的,和记录下奇迹发生一样,是好的新闻作品。

寻找和拯救生命,那么,生命是什么?记者找到了一个具体的意象:生命探测仪及其所显示的信号。在搜救现场这一特定环境下,除了人们内心的感念外,生命还必须有具体的指标,这依赖于专业仪器。

开篇,“还有生命体征,信号还很强”这句直接引语,比大多数叙述性或描写性语言都更有力地切入主题—这里是搜救生命的现场。这时,记者观察到,“现场人们的表情松弛了许多”。

故事行进至中段,生命的意象再次出现,“生命探测仪开始再次探测,信号仍然有,但比上次已经减弱了一些”。此时记者发现,“大家的表情变得越来越紧张”。

遗憾的是,此后生命信号这个意象没有再出现。尤其是结尾处,如果这个意象再次凸显,将使整篇文章及整个故事获得更厚重的情绪和更完备的形式感。

当然,我们也可以理解为,随着搜救的推进,记者有意识地进行了一次转换,把生命的意象从视线完全受阻时不得不依赖的生命探测仪,变成视觉能发挥作用时所发现的新要素,“刚才通过一个小孔发现最下层有空间,而且看到课桌还是立着的”。立着的课桌所构成的空间,所有人,无论是现场搜救人员还是事后读到这篇报道的读者,都知道意味着什么,那是生命的庇护所啊!

生命信号弱下去,但新的空间出现,希望延续着,心被牢牢牵挂。记者再次提供了他的观察,“现场的人们变得越来越焦急,每次听到救援人员呼喊吊车吊开水泥柱子时都有很多人立刻冲到前面,以为是发现了幸存者”。

巨大的悬念。无论从救援现场来说,还是从读者阅读这篇报道的心理来体察,从516930分开始的这个搜救故事,都孕育着悬念。生命,那里有生命吗,我们能见证生命被拯救吗?

2212分,课桌处的空隙终于被清理出来,令人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的消息是下面没有人!”悬念的揭开,竟如此冷峻。我相信这是记者有意识采用的笔调。经过一系列浓墨铺垫后,这种极简极克制的叙述,也许比放纵悲恸的铺陈更能震撼人心。

就一篇灾难特写来说,记者的现场描写是成功的。比如他营造出的紧张氛围:“1050分,地面再次剧烈摇晃了几秒钟,现场人员迅速撤离,废墟中的瓦砾也开始摇摆,发出一阵阵断裂声。上午已经有四次余震……”又比如文中弥漫的悲伤的基调:“时间在流逝,挖出的一具具遇难者遗体被迅速用黄色袋子包裹并消毒。刺鼻的气味一阵阵传出……”

值得注意的是,整篇报道聚焦于一个垮塌现场、一次搜救过程,但记者在空间和时间上都有意识地进行了背景式的扩延,使情感更丰厚,意味也更强烈。“每隔一段时间,远处就传来一串鞭炮声。据说这是当地的习俗,一串鞭炮代表着又一具遗体被亲人认领。”从现场突然荡开一笔,写到别的空间,写出了灾难的广度。

年近70的老校长每天徘徊在学校门前不肯离去,说着“再过几天就是40年校庆了,他们说要请我回来,现在我回来了,孩子们都这样了……这些紫藤和大门前的雪松是我当年亲手种的,现在它们还在,却让我这白发人送黑发人”。时间背景的介入,使一所学校的灾难更加具体,令人唏嘘。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