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在紧急应对中经受考验和锻炼

他们,第一时间赶赴震区

 奥运报道策略选择

 

 

 

 

 

我与我的空降兵兄弟

              

5141230分,我作为唯一在空军某部抗震救灾飞行现场的记者,有幸记录下这一历史性瞬间:15名伞降勇士全部安全着陆。 此时全世界的目光都向这里聚焦,我抓住了一条广为关注的独家新闻。

海拔4000米,他们走向舱门边

513日,大雨如注,我跟随着空降兵大部队一下飞机就坐车向重灾区开进。途中,就听到车里的广播不停地播报着空降兵即将伞降汶川的消息。

外界群情激昂时,空降兵的官兵们却沉默着。曾经跳过伞的我被空降兵兄弟们视为伞兵的一员,我们都知道这样恶劣的环境怎么跳啊。暴雨如注、能见度几乎为零,飞机都很有可能撞山,而且一旦降落到摇摇欲坠的废墟中、高大的高压线上将如何解脱?若落到滔滔岷江里呢?一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生死未卜的悲壮弥漫开来,重重地压住我的心。

第二天清晨,两夜未眠的我又跑到什邡的军前指采访王维山军长,突然接到军委首长命令:今天,空降兵无论如何也要伞降!军长当即飞奔上车,我紧随其后,也挤上了车向太平寺机场赶去。一路上,警灯呼啸,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戒备森严的现场。此时,雨后初霁的太平寺机场上空依然云雾翻滚。刚够起飞的边缘条件,坐镇指挥的空军景副司令果断下令:“起飞!空中待命!”

“跳,还是不跳?”战士的生命在将军心中很重很重。然而,举国上下密切关注震中地带人民的生死安危,对于正挣扎在死亡边缘上的灾区人民来说,早进入一秒钟都生死攸关。

此时,沿途各点气象信息纷纷上报,综合分析判断空降场所在地茂县天气可能好转。当飞机紧贴着五千米的山尖飞行至空降场上空时,浓雾间猛地露出缝隙,被紧紧夹在岷江和高山间狭窄的空降着陆场立时出现眼前!

空气稀薄,两名勇士打开备份伞

“跳! 跳! 跳!” 姚将军抓住这一闪现的有利时机, 果断下令。

顿时,伊尔76飞机尾门轰然张开,本来已严重缺氧的伞降队员却立即精神抖擞,第一批7名队员勇敢地跃出!

浓云马上就要追上来,时间就是生命! “跳跳跳!”第二批队员凌空跳下!

伞花绽放!伞开正常!在指挥机上亲眼看着一个个伞降队员空中降落的姿态,泪水模糊了将军的双眼,他默默数着:“一个、两个、三个……15个!”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喷薄而出。我的空降兵兄弟啊,他们每一人我都如此熟悉。15名突击队员,从伊尔76飞机上成功跳下后,在高压线密布的空降场上空,队员们驾驶翼伞灵活地躲避着各种障碍物,全部安全落地。其中有两位高空没能打开主伞,靠备份伞落地的。我知道,这种情况非常危险,空中时间极短,首先要确认主伞未开,才能开备份伞,否则主伞备份伞同时打开交叉失效。而此时剩下的可能只能几秒钟有效时间,要果断处置实属惊险。

收伞,集结,机动。半小时后, 小分队与茂县县委、县政府取得联系, 并担负起灾情勘察、情况上报等任务。他们的行动受到军委首长高度赞扬。

当晚,稿件《空降兵在震中地带成功伞降》发回编辑部,深夜编辑部打来电话,严厉地询问道:“你能确保你的稿件真实吗?”这时我才知道,“空降汶川伞兵死亡4人、失踪10人”的谣言此时正通过因特网在国内外可耻地漫延。

我又赶紧给王军长打电话,讲了这个情况,军长非常愤怒却坚定地回答:“他们是英雄!他们活着!他们正在顺利地执行任务!”我当即回复编辑部:“我愿用生命来担保15勇士活着!” 第二天很多媒体转发了我的文章:“中国空降兵首次在高原复杂地域,在没有准确气象资料、没有地面指挥引导、也没有地面标识的情况下通过伞降方式参加抗震救灾。”“这次空降举世震惊! 

此后的66夜,他们徒步走过2个县7个乡50多个村庄,小分队的每一步行动我都迅速地发回,在报纸重要版面刊登。

15勇士返回营地的头一天,队长李振波给我发来短信说:“明日回营,跳伞、余震、饥饿、严寒、 泥石流、洪水 ,每一道坎我们都勇敢地闯过来!”(作者是《解放军报》记者)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