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在紧急应对中经受考验和锻炼

他们,第一时间赶赴震区

 奥运报道策略选择

 

 

 

 

 

记者的“采访状态”

□ 尚德琪

 

李普先生的女儿李抗美在最近一期《随笔》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父亲是记者》。其中说到一件往事,提到了“采访状态”这个词,让人感到一种新鲜。1993年冬天,李普先生带着女儿去看望夏衍先生,谈话过程中女儿说起张爱玲,夏衍于是讲到1950年邀请张爱玲参加上海市第一届文代会的事。回家路上,李普对女儿说:“今天夏公谈到张爱玲的事,你就可以写一篇很好的访谈文章。”在女儿心里,父亲之所以这么说,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当时肯定把我当成记者了”;二是在谈话时,父亲已经进入了“采访状态”。

什么是采访状态?

李普先生是我国著名记者,他的作品影响了一代又一代新闻工作者。但是,他自己说,他并不是一个好的提问者;但他的女儿说,他绝对是个很好的“听者”。在与女儿交谈时,“爸爸‘听’的那份真诚和兴趣,……让我觉得面前是一位认真采访我的记者。”

记者们往往以为,一句接一句的追问更像是一个记者,但在旁观者甚至被采访者心目中,认认真真地倾听其实更有记者风范。

记者按字面意思,就是“记的人”。记的前提,首先是听,而不是问。听符合记者的旁观者角色,也符合记者的被动者身份;问往往带有主动的意思,有时甚至带有引导的意思。一些记者采访时盛气凌人甚至咄咄逼人的提问,其实过分强调了记者在新闻中的主动意识,过分突出了记者在采访中的主角地位。

如果说问是重要的,那么,问就一定要在听之后。没听清楚的,需要补充的,可以一问再问;先入为主的,涉及隐私的,问就是多余的,甚至是别有用心的。那种随意打断被采访者的叙述,或者以审讯者的架势对被采访者的逼问,只能算是一种典型的伪采访状态。

这种伪采访状态,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那就是“采访姿态”。采访姿态只是为了表现记者的“自觉意识”,或者说强调记者的“职业形象”。所以,有的记者问的时候很卖力,但写稿子的时候却应付差事;有的记者采访的时候问得很多,但写出来的稿子却并无多少新闻价值。

倾听,是一种尊重,也是一种谦虚。不管采访对象是什么人,你问得太多了,他就会“问一句说一句”;你问得太势利了,他就会“王顾左右而言他”。但是,只要你愿意听,他就愿意对你说话;只要你愿意听他把话说完,他就愿意对你说更多的话。采访的目的,不就是为了从当事人那里得到更多的信息吗?

一名记者,只要在状态中,其实时时处处都可以采访。有时可以不问,有时也可以不拿出采访本,有时甚至不需要让人知道你是记者。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