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在紧急应对中经受考验和锻炼

他们,第一时间赶赴震区

 奥运报道策略选择

 

 

 

 

 

刊登“死亡照片”于情于法不容

□ 南京师范大学  江迎娣

 

前些日子,北京某报本市新闻版上刊登了一篇消息。标题是《领着孙子游景山  六旬老翁猝死》,吸引人眼球的不是文字,而是一张令人唏嘘不已的“死亡照片”。照片上老人躺在地上,可以看到上半身,下半身被一株植物挡住。远处还有一位执法人员。但正是这张现场“死亡照片”引发争议,引人思考。有人质问,媒体究竟有没有权力刊登死者的照片?“死亡照片”又会给社会、公众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我国法律明确规定,公民死亡后,他的近亲属有权决定是否允许他人使用公民的肖像;未经同意而使用公民肖像的,属于侵权行为。也就是说,人死亡后仍然具有肖像权。但是,据此报道所写,目前还没有死者家属前来认尸。在未经死者家属同意之前,媒体已把这张照片曝光。这对于死者,对死者家属都是一种不尊重。

所以,不管有意还是无意,不论预谋还是过失。我们都呼吁:有社会责任感与道德责任感的人们,请在你拿起相机的时候,先拍拍自己的良心。

 

无聊的算账

□ 河南工人日报社  耿宝文

 

08046期中国体育彩票开奖,重庆一彩民中得8234万元巨奖。重庆某报在报道此事时,向读者简单传递了这一信息后,却用较大篇幅给这位巨奖得主算账:这些钱如果换成100元面值的钞票,重达330公斤以上;叠在一起,有66米高,相当于一栋近20层的建筑;这些钱足够买16栋400万元的别墅,38辆宝马轿车,2200块劳力士手表,猪肉买最贵的15元一斤,可以买4395733斤……

看罢这篇报道,让我如鲠卡喉,五味杂陈。不客气地说,这是一篇十足的另类“炫富新闻”,如此一堆数字的排列堆砌,我不知道到底要向受众传播什么样的价值观,灌输什么样的理念。记者这样煞费苦心地替中奖者算账,实在无聊。

众所周知,彩票是个很中性的东西,不中奖很正常,中奖了当然可喜可贺,但毕竟是个小概率事件。媒体在进行这方面报道时,一定要找准定位,找准“新闻点”,类似这样算中奖金额账,进行实物置换,让读者产生无限想象空间的报道不甚妥当,这样的事件还是不过分渲染为好。

 

新闻报道应“对焦”正确

□ 江苏永钢集团  杨陈晨

 

前段时间,万众瞩目的苏通长江公路大桥竣工,并进入使用的准备阶段。我留意媒体的一些报道。结果发现,绝大多数新闻标题中都冠以“世界第一”或“世界纪录”的关键词,譬如,“苏通大桥单悬臂吊装刷新世界纪录”“苏通大桥建成世界最高桥塔”“苏通大桥—世界最大跨径斜拉桥建成”。再细看新闻内容,真正报道大桥贯通后对于两岸交通运输帮助及经济影响的篇幅则很小,甚至只字未提。

我想,国家耗资约85亿元建设这样一座全长32.4公里的跨江大桥,其初衷绝不是为了贪图几个桥梁建筑中世界第一的虚名,而是藉此希望进一步加强和便捷长江下游南北两岸的交通和物流运输,促进经贸往来。新闻媒体不去深入挖掘解读大桥建成背后将对两岸经济、文化格局带来的影响和变化,却把关注焦点与笔墨着重甚至全部落在工程建设的数据上,这种狭隘的新闻价值观,颠覆了报道内容的主次位置,让记者失去了应有的冷静判断。

随手翻阅报刊,我们经常能发现许多地方对于大兴土木,修建城市地标建筑乐此不疲。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新闻媒体的着力报道,使这些工程以及城市,甚至当地领导有了被正面宣传报道的机会和市场。可是,由此也引发了人们因长期驻足在“全国第一”“世界纪录”等刺激性词汇上,造成“晕轮效应”,忽视这些建筑的实用价值和工程质量。这时,“面子工程”往往就会跑过“民心工程”,“豆腐渣工程”也会沉渣泛起。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