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在紧急应对中经受考验和锻炼

他们,第一时间赶赴震区

 奥运报道策略选择

 

 

 

 

 

关注地震报道中的新闻职业道德

 鲁  

 

四川汶川大地震,让我们再次领教了大自然的无比威力,同时也让我们见证了中华民族英勇顽强、在灾难面前众志成城的民族性格,更让我们感受了新闻工作者不畏艰险、忘我工作的敬业与拼搏。在抗震救灾报道中,记者的职业精神和职业道德之旗再一次高扬。

我们欣喜地看到,为了肩负的神圣使命,许多媒体的记者忘记性别差异,克服难以想象的困难,在第一时间里奔赴灾区现场。他们顶着余震不断的危险,他们在黑夜中冒雨前行,他们身背器材徒步开进,他们连续奋战夜以继日。正是他们用自己辛苦的劳动,让亿万受众及时了解震区受灾情况,全面掌握党和政府的救援进展,生动再现解放军武警官兵、医护工作者拯救生命的感人事迹,跟踪报道社会各界对灾区的支持与援助。

正是战斗在灾区一线及后方编辑部的广大新闻工作者,用客观真实、公正全面的报道,让世界重新审视中国,也为中国社会在国际上赢得新的形象,这是中国新闻传播史上,一次真正意义走向世界,成为让世人瞩目的媒体力量凸显。

我们也遗憾地看到,就在地震发生的当天下午,多家网站转发稿件称首都北京当晚22时至24时将有余震,手机短信也纷纷传播这一不实消息。无论何种原因,这种被权威媒体辟谣证明是毫不负责任的谣言的恶意流传,带来了不必要的社会恐慌心理,给媒体社会公信力造成了一定损伤,也使新闻工作者维护新闻真实性的职业道德蒙尘。

我们更不愿意看到,个别深入灾区第一线的记者,缺乏最起码的采访常识甚至是做人的良知,显露出严重的职业缺陷,丧失了基本的职业伦理道德。

当俄罗斯救援队救出第一名幸存者时,摄像机的强烈灯光正对着幸存者的眼睛,气得一名救援队员对着镜头怒吼;当医生在手术室中消毒完毕、正准备给伤病员做手术时,有记者未经允许却突然闯进来采访,不仅污染了手术衣,更耽误了宝贵的救治时间;当抢险人员正在现场紧张施救时,记者却为了所谓的报道效果而不停地向救援人员提问、过多地让幸存者讲话,从而严重干扰了正常的救援行动、耗费了幸存者有限的体力;向受害者提问时,经常提出一些很不恰当的问题,深深地刺痛了受害人的情感伤口,使受害人不得不一次次承受不应有的痛苦……

新闻是记录,而不是创作。

在大灾大难面前,“救人是第一要务!”新闻记者既要善于捕捉感人的新闻画面,同时也要表现出现代公民应有的素质,及时伸出援助之手,帮助那些身陷困境中的灾区群众。如果不能用自己的力量帮助那些困难的人们,至少不应该给他们再增加负担。不影响事件进程,不妨碍现场救助,不削减伤员体力,不在受伤的心灵上雪上加霜。用客观的旁观式的记录,比起一个劲儿地介入式采访,要可贵得多,也要真实得多,感人得多。

余震、堰塞湖等次生灾害仍在继续,解放军武警官兵、医务工作者在灾区一线的救助行动仍在继续,广大新闻工作者在一线出生入死的感人报道仍在继续,关于对灾难报道中的记者职业道德的关注和探讨也应继续。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