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在紧急应对中经受考验和锻炼

他们,第一时间赶赴震区

 奥运报道策略选择

 

 

 

 

 

震区历险:记录与见证

  冀惠彦

大震后,救援部队如何尽快进入震中,成为所有人关注的焦点,作为中央电视台首批赴灾区采访的记者,我和救灾官兵一起经历了严峻考验,见证“陆、海、空”进入汶川的全过程。

水上遇险

514日,震后第3天,通往汶川的4条公路仍未打通。一部分部队开始精减行装,带上必要的工具徒步前进。我们从都江堰赶赴紫坪铺水库临时码头,准备随救援官兵从水路前往汶川。等待乘舟时,遇多次余震,大地抖动推起的水浪扑上岸边浸湿脚面。

中午时分,方允许登舟,十几个战士与我们挨紧坐定。一阵轰鸣,冲锋舟驶离码头。趁着水面开阔时,我们抓紧采访、拍摄,以防航道变险后影响操作手工作。刚收起话筒,冲锋舟驶进了一个“S”形狭窄水道,两岸群峰笔直,塌方后坦露的山体面露狰狞,不时有落石激起根根水柱。此时,危险在悄悄逼近,我们却浑然不知。漂浮物一堆堆从舟边滑过,操作手娴熟地避让,一根圆木横着滚过来,把船挤向航道一侧,我抬头环望,半山腰突然腾起阵阵烟尘,“不好,有落石”,惊呼声未落,便觉舟身一震,半人高的涌浪扑上船首。余震再一次兴风作浪,我们还未及时做出反应,一船人就散落水面,与我一起的记者曾和平死死抓住摄像机,《解放军报》记者李靖则把照相机高高举出水面,不惜连喝几口浊水。水库深几十米,脚下没根,心中没底,拼命踩水时,我居然冒出如果光荣了,晚上播新闻名字会打上黑框的想法。好在不远处的两艘冲锋舟迅速靠拢,把我们搭救起来。

到达终点码头,泡汤的摄像机让我们不得不放弃跟随部队进汶川的初衷,接上一船灾民原路返回,随即赶往成都修理机器,无奈元件短路损毁,彻底报废,值得欣慰的是专修店的技师硬是一点一点地擦干修复了磁带,一条救灾官兵水路闯汶川的新闻当晚在“新闻联播”播出。

勇闯“封锁线”

城市救援,灾后重建,需要大量大型工程机械,安置受灾群众,需要大量生产生活物资,而这一切光靠人背肩扛无济于事,抢通公路迫在眉睫。515日,进入汶川县城的西线公路被打通,为让观众及时了解道路的通行状况及汶川县城灾后容貌,我们采访组一行11人决定携带卫星转播车实地采访。

516日中午1点,我们从成都出发,随济南军区某红军师和第三军医大学野战医院的车队走雅安,翻夹金山,经马尔康,过理县,到汶川,行程近800公里。

过了马尔康,车队进入干旱河谷地带,此地的山川多沙石结构、土质疏松,平日里也时有塌方、泥石流发生。到理县前,塌方路段逐渐多了起来,被飞石砸毁的汽车比比皆是,有的大卡车被拦腰斩断,小轿车则被巨石砸成一团卷曲的废铁。在一个叫朴头乡的地方,车辆发生拥堵,原来前边断路正在抢修,先到车辆已原地待命一天一夜。

人们焦急地打探着,他们中有电力、电讯抢修人员,有部队救援人员,有医疗救护队医生护士和志愿者,还有大型机械和满载救灾物品的车队。这都是灾区人民的希望啊,承载着希望的生命线何时才能血脉畅通?

一个小时后,车队开始蠕动,刚过理县,剧烈的余震让汽车如同湖中泛舟。我们赶紧停车,灰土漫天扬起,天色顿暗,足足十几分钟,汽车仿佛掉进泥浆池。

天放亮,走不多远,一位一身泥土如兵马俑般的交警拦住我们,他用沙哑的声音教我们背一个口诀:看清视线,瞅准时机,拉开距离,快速通过。他叮嘱我们,“前边是严重塌方区,要紧盯河对面交警的手势,举手行,落手停,左挥进,右挥退,好,举手了,冲! “我们的车加大油门,猛地窜了出去,满地的石块,车在上边跳跃,突然,河对岸交警的手落下,司机紧急刹车,没等再给信号,迅速后退,刚退出几米,十几块石头落在刚才停车的位置。我擦擦额头上的汗,庆幸逃过一劫。

就在这片塌方区,我们这个混编车队损毁3辆车,亡1人,重伤1人,轻伤2人,转播车被击中车顶一角,工作车前挡玻璃开裂,但车队始终没有停下。517日下午340分,经过27个小时的艰难跋涉,我们冲过几十个塌方区,终于进入汶川县城。目前,进入汶川的“陆、空”通道依旧繁忙,水路已随着多条陆路的打通而放弃。在镜头中的一切,却永远不会从我们的记忆里抹去,不会在人类历史中消失。(作者是中央电视台军事部副主任、高级记者)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