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统筹两个大局  营造有利舆论环境

创新是报业发展的不竭动力

 生态文明建设报道理念与实践

 

 

 

 

 

让孩子自己说话

□ 赵  

“六一”又快到了,一轮接一轮侮辱少年智商的事件又会出现。 要说学生减负问题吗?好,把学生的书包拿到电子称上称一称,学生啧啧称叹:“呀,和我以前的书包相比,果然轻了很多!”要讲打工子弟问题吗?好,找一群孩子信誓旦旦地朗诵:“别人和我比父母,我和别人比明天!”要表现国民收入飞速发展吗?好,让一个孩子“童言无忌”地说:“我去年收了1000块压岁钱,今年收了2000块,翻了一番。”

当然了,给灾区捐款的箱子旁边还是要有个抱着储蓄罐的小姑娘的,免费开放的博物馆门口还是要有个虎头虎脑的小伙子的,批评网络暴力和黄色对青少年毒害深重的时候,还是需要一个小干部来说说自己惨痛遭遇的。

可不可以,把您心目中的少年儿童的思想内涵稍微看高一点点?或者,如果当真需要一些无忌的童言来佐证您客观的报道,请稍微离他们近一点,听听他们真实的语言。若以上两者都做不到,恳请您高抬贵手—至少不要再让无辜的孩子背您写好的稿子。

一个跟随父亲进城的六年级男孩告诉我,他想写一本和《哈利波特》一样好看的书。在他读书的那所打工子弟学校里,许多孩子都拥有伟大的梦想,因为这城市就是他们的家。

一个四年级的女孩在博客里连载她读课外班的故事,并且认真地与博友探讨国家减负与家庭增压给孩子带来的影响。在她的班上有半数以上的同学开设自己的博客。

这些孩子,他们的故事比所有的新闻都精彩,可有些懒惰的记者却宁愿摆拍一个自己臆想出来的幻景和对白,最后还埋怨观众们笑场。

在中国少年报社的楼梯墙上写着几行字:说孩子话,为孩子说话,让孩子说话。编辑们常花费大量时间斟酌字句,这既是为了使报纸符合孩子的阅读口味,也是为了甄别每一篇有可能杜撰出来的稿件—现而今,从学校到地方宣传口,从自封的通讯员到秘书撰稿人,拿孩子当弹药的太多了,不辨不行。

记者不指挥了,孩子们就能说自己的话吗?这也未必。有时候还得掌握点规律,掌握了规律,倒也可以皆尽其用。

进学校怕三件事:一怕老师在旁边,二怕有人教在先,三怕小干部端着肩。老师在旁边的时候,除少数调皮型孩子还敢想到啥就说啥,其余大部分人都是一边瞄着老师一边深思熟虑。老师引导着,他们才接着说,生怕错了走向。这时候找个借口把老师支开,孩子们仍旧可以畅所欲言。有时老师不在,但提前嘱咐好了,某些内容不能说,某些内容去问老师吧。惟有迂回作战,旁敲侧击。虽也能采得钵盆盈溢,却满心悲伤,犹如目睹花折草殒。

最后一种是被筛选出来的优秀学生,口径正统,往往得教师真传。这些孩子一般很聪明,说的都在点子上。需要讴歌类素材时,找他们准没错。但切记,让人家自己说话。

对跑青少口的记者来说,“六一”是个累日子。可如果您因为自己累就懒得多做功课,弄出很傻很天真的少儿新闻来,那么全体受众都会跟着累的。如果稍稍自律一下就能大大改善新闻作品的水准,那干嘛不做呢?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