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统筹两个大局  营造有利舆论环境

创新是报业发展的不竭动力

 生态文明建设报道理念与实践

 

 

 

 

 

政府的政治倾向

对美国大众传媒影响日深

对于媒体与政治的关系,人们往往在有意或无意地淡化和回避,但事实最有说服力。虽然美国传媒标榜它们拥有高度自由,并以公正客观宣扬他们的新闻价值。但不可否认的是,政府的政治倾向对美国大众传媒影响日深,这也使美国大众传媒在美国政治现代化进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在他们的观点中,传媒是政治数据最重要的来源;媒体被视为说服和决策的潜在来源;媒体的信息和说服会导致政治上的相关活动,说明了政治和媒体的互动作用。而新闻信息通过传媒传达给受众,可以影响人们“对政治感兴趣的程度;决定他们对政治的态度和意见;获得与政治有关的数据;获知他们对政治人物及其合作者力量的关注度”。从中可以看出,美国的传媒在编发新闻中,同样很重视“传媒应该告诉人们如何去思考”这个课题。事实上,这个“如何思考”就是在公众中树立一种“美国式的价值观”。

在美国,一些教授和学者在论及媒体对新闻事件的选择报道和价值取向时,认为,任何一个政府和传媒都是一种“互惠互利”关系。因此,不难解释在本次拉萨事件上,大多数美国传媒表现出的合作态度。在“冷战”政策和思维下,“中国威胁论”甚嚣尘上,更是带动美国大众传媒“妖魔化”中国。

美国媒体在阐述新闻价值问题时,经常提到的是7个重要标准:影响性、时效性、显著性、亲近性、奇异性、冲突性和广泛传播性。值得一提的是,在他们的新闻中,很看重不寻常、非主流的事件和那些“虽是偶然发生却有可能在日后成为一种影响人们行为的思想和观念”的新闻,因为这类新闻具有“广泛传播性”。显然,突发性事件正好迎合了媒体对新闻的选择和受众的“政治关注”。美国传媒对国外发生的新闻,关注点更多地集中在暴力、冲突、自然灾害等方面。我们身在美国时日不短,看到的有关中国的报道很少,即使如十七大、两会等对中国来说意义重大的政治事件,在他们的媒体中也鲜有报道,倒是对天灾人祸等突发性事件报道得更多一些。这不禁让人想到他们对新闻报道的一种观点:即新闻不是事件的本身,而是事件的报道(Mancher,1984)。从媒体对新闻价值的判断可以看出,美国传媒在新闻报道中总是不自觉地与美国社会的主导原则保持一致,与美国政府利益基本上保持一致。不同政治倾向的记者也会对新闻有不同取舍,从某种角度来说,新闻客观性遭到了践踏和蹂躏。

美国大众传媒对美国政治生活的影响巨大,它对社会舆论的控制与引导对政治的影响也不可低估。另外大众传媒对美国大众政治文化的形成更是贡献有加。大众传媒将自身崇奉的价值观念传播给公众,帮助他们树立基本价值体系。但是,这种全方位的影响就是客观的吗?不尽然。早有学者提出:受众行为的影响可能源于媒体对我们信念或认识方面的劝导和改变。因此,在传媒研究中,出现了这样一种观点:螺旋形沉默。(Elisabeth Noelle-Neumann, 1974, 1984)支持者认为,大众传媒持续性、轰炸性的报道带来的直接恶果就是,大多数人的观点在日复一日的表达中变得越来越大声,越来越频繁。而少数人的观点则会由大到小,呈现一种螺旋形的沉默。这使一部分人对美国传媒新闻的公正性和客观性提出了置疑:代表政府和大部分声音的就是对的,就是客观的吗?所以,随着近几年来传媒大集团的形成,越来越多的人对美国传媒新闻的真实性表示了怀疑。

在文化帝国价值观念的驱使下,美国传媒报道的客观性受到严重侵蚀,公信力受到越来越多的置疑。有人说,这是传媒在美国政治现代化演进中的功能限度的反映。也有人说,是过度商业化腐蚀了美国媒体的公共服务信念,使公共话语权倾向于那些最具有文化、经济和政治资本的阶层,导致了媒体改革的障碍。但不管怎样,以美国为主导的西方媒体控制着的话语权,给如今的全球化社会带来了诸多不容忽视的负面影响,我们必须对西方传媒的动向及其新闻价值观的本质有全面而深刻的认识,并且站在保障国家文化安全、掌握意识形态斗争主动权的高度,认真研究当今西方传媒的特点和趋向,采取积极的应对之策,努力壮大我们的正面主流声音,增强自身媒体的影响力和竞争力,创造有利于我们国家发展和振兴的国际舆论环境。(作者是云南日报报业集团主任记者、美国新墨西哥大学访问学者)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