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统筹两个大局  营造有利舆论环境

创新是报业发展的不竭动力

 生态文明建设报道理念与实践

 

 

 

 

 

硬新闻题材和时政话题,是《中国新闻周刊》长期坚持而形成的操作特色,要理解它需要从其传统沿革和价值追求的双重因素下考量。

 

新闻周刊的“新闻”诉求

              万智炯

 

在市场中这些与新闻相关的周刊里,《中国新闻周刊》在时政类题材的硬新闻上有着近乎执拗的执着。在其他刊物纷纷在新闻由头下另辟蹊径时,他迎头而上,在新闻主战场与各路“诸侯”(包括报纸)正面交锋。

“中新”风格打开市场

经过上世纪80年代的大发展后,中新社在90年代进入平台期,这时需要有事业突破口拉着整个团队往上冲,振奋士气,《中国新闻周刊》恰逢其时。

他们判断,随着中国经济发展,有一批收入不错而且关注国家大事的人群在不断壮大。他们与以党政干部为主的人群不同,没有公费订阅的传统和习惯,对时政新闻的关注更多地是出于兴趣而不是政策学习;同时市场上常见的时尚、休闲、情感类杂志不能满足这个人群对新闻背后深度意义的渴求。他们的阅读需求是不能太“硬”,也不能过“软”;既需要国计民生,还要愉快轻松。

这正是中新社所擅长。

作为向海外华文媒体供稿的通讯社,长期以来中新社在题材选择和语言表达上,都与其它媒体不同。“润物细无声”可以作为他们工作的写真,这包含两层意思,一是不知不觉不生硬,二是真正达到了影响的目的。

《中国新闻周刊》从诞生起就带有中新社的风格。

多年后中新社社长郭招金为《中国新闻周刊》总结了三句话:成功的背景是国家发展,经济高速增长;成功的奥秘是秉承中新社风格,新闻具有国际视野和叙事亲和力;成功关键是有好的团队。

在新闻类周刊市场培育阶段,国际视野和更适合新兴阶层阅读趣味的新闻表达方式,使《中国新闻周刊》迅速崛起。最初风格带来的成功使得周刊在纯粹新闻述求的道路一直走下去了。

“时政”和“新闻性”的大旗

道路的选择和延续,多少有偶然,但更多是必然。

中新社总编辑、《中国新闻周刊》社长刘北宪认为,“与其他周刊比,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对时政新闻的敏锐,事件性新闻的开掘,以及中国立场、国际视野、原创诉求的操作方式”。

在新闻周刊200期致读者的刊首语《有一种植物叫“量天尺”》中,这样写道:“我们追求一本新闻时政周刊的原创诉求。深入事件发生的第一现场,挖掘新闻背后的原始真相,奉献给读者最新鲜感人的文章,是我们义不容辞的使命……世界上,有一种植物叫量天尺。那是一种带刺的仙人掌。但,味淡性寒,刺利实丰,去毒行气、活血安神。《中国新闻周刊》,内容与功用与之神似。”

新闻周刊的价值观就是—用原创新闻这样的“硬家伙”,去“影响有影响力的人”。 体现在业务具体方向上,是抓住两个关键词“时政”和“新闻性”。刘北宪说:“作为新闻周刊,选题不能老追着别人跑,一点自己的东西都没有。第一,时效要求很高。第二,要追那些真正是新闻题材的东西。因为中新社是通讯社,跟做硬新闻有天然的联系,而且优势也在于此。第三,重视调查性报道、分析性报道,这与通讯社业务十分贴近;而调查性报道也是中新社所长,‘地气’接得比较好。”

作为周刊,时效性体现为“抓题材上的独特性”,这样才能与电视台、报纸和网络竞争。刘北宪得意于“电视常常会看了我们的选题再去跟进报道。社会生活丰富多面,一些新闻隐藏其中不为人关注,周刊的任务就是挖出它,从几种维度形成合力深入报道,造成有影响的声势,找到有利社会进步的意义。新闻人办刊,永远要追问哪里有新闻。”

“竞争上岗”的封面故事

任何杂志最重头都是它的封面故事,那是每期的灵魂。《中国新闻周刊》怎么选择封面故事?必须满足四个条件。

首先必须是重大事件,背后能够深入的重大事件,如果不能深入就不做。

其次要有故事、有细节。

重要的是找到叙事环节的关键人物,新闻中的“关键人物”出场与否关乎操作成败。

还要寻找这件事背后的意义,一定要跟一般看法有区别,有自家观点而且不是泛泛而谈。每次探讨,周刊都希望能引出些规律性的东西,对社会有意义,能让人们更理性、更清醒。为此,每组封面故事都配一个评论,将事件意义放在里面。

刘北宪说:“这些因素缺了任意一环都不行。有的新闻事件很重大也有意义,但就是找不到人,没有人就没有故事,所以无法操作。譬如马德案,我们派了两批记者去都无功而返,直到派出第三拨记者,雪天在人家门口蹲了一夜,终于堵到关键人物”。

重大事件、其背后更深层规律的东西、有“人”在里面、有故事有细节,这就是《中国新闻周刊》封面故事操作四法则。

每期选题会,社会、经济、文化等不同小组各自拿出最拿手的活,竞争上封面的权利。产品当然得符合上述法则,接下来就开始热烈的“争吵”,从各个“细枝末节”论证到底谁才该上。

往往,有些选题或因题材不如人家重大,或因操作中有缺陷,或因没找到关键的人,或涉及价值判断和格调高下,让出“封面宝地”;但即使落选的题目仍具有吸引力,因而会成为杂志的次重点—“特别报道”,其篇幅略小,紧随封面故事其后。

有一种情况,封面故事提前几个月就定了。那就是周刊对未来两三个月会发生某种重大事件有预判,于是会安排力量先行准备;譬如某种重大话题—“改革开放三十年”,会作为备选封面故事,分割成几步来提前策划操作。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