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统筹两个大局  营造有利舆论环境

创新是报业发展的不竭动力

 生态文明建设报道理念与实践

 

 

 

 

 

对《三联生活周刊》的多重理解让人慨叹,本文无意对其“复杂”形象本身进行价值判断和成因探讨;而更愿意发掘其“复杂”形象背后的操作诉求—即对“独特表达”的追求。这一点简单明了,但或许是“三联”的核心竞争力所在。

 

复杂“三联”的“简单主义”

万智炯

 

对于《三联生活周刊》,许多人有不同理解:小资、时尚、生活、服务、文化、深度报道、时政新闻、新闻与文化的嫁接……这些或从叙事风格、价值判断、报道对象等各自出发点得出的判断,向世人呈现出三联周刊复杂的形象。

按照三联周刊主编朱伟的想法,周刊是“把文化、新闻、时髦杂交在一起,做‘新闻的文化批评’,希望用知识分子的资源对新闻做嫁接。”副主编李鸿谷干脆说:“我们既不承认自己是时政杂志,也不承认是文化杂志,这是一份有待命名的杂志。”

“时政只是对报道对象的描述,而大多数人总爱用这种最为表面的界定。对我而言,周刊是一个‘知识的生产机构’。无论面对何种选题,有独到的解释系统和观察框架,形成有别于其他结论的看法。”

或能从中看到“三联”形象何以复杂的端倪。

它缘于一个简单得多的结果指向—提供比日常结论更独特的东西。正如朱伟对他的记者们所强调的那样,“你看到的应该不是别的媒体都看到的东西”。而复杂不过是在行动过程中趋显的外在形象。那么,他们是怎么行动的?

没有独家,只有独特

2000年外省青年李鸿谷进京,在“三联”编前会上开口就说,“记者最大的梦想是做独家新闻……”结果引来哄堂大笑。李鸿谷事后自嘲“或许‘独家’是个太过报纸化的思维”。在信息时代,杂志想做到通常所谓的独家几乎不可能。

杂志的挑战正在于此—寻找别人没看到的。即使面对曾被报道过的事件,也可以从“新材料”和“新方法”两方面找到武器。

“新材料”与核心信息源

新材料的获得,靠的是找到“核心信息源”,李鸿谷用它来替代“独家”这个词。如今它成为三联周刊思想基础里重要的概念之一。找核心信息源,就是要找到新闻的参与和制造者;而不是信息发布者,即主动提供信息的公关部门和报料者。

不同情况找到不同的核心信息源。大致有三种,李鸿谷归结为“显性的新闻事件主角、隐性的新闻事件主角和非新闻事件主角”。显性的好理解;隐性的是指在背后推动事件发展的人;而有时核心信息源并非事件参与者,他可能是各方信息的交集点。”这些对好记者的素质要求是能够敲开别人敲不开的门。

“新方法”与观察分析框架

“新方法”意即找到分析框架和方法论。每个新闻背后都有着结构性问题和冲突,用最合适的分析框架去解释它。

杂志所要做的,就是对每个选题提供有价值的观察体系,有力量的分析模型,找到最为充分的事实;这其中需要涉及多种学科视野作为思考背景;最后,通过报道得出有益的知识和自己的判断。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