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统筹两个大局  营造有利舆论环境

创新是报业发展的不竭动力

 生态文明建设报道理念与实践

 

 

 

 

 

把“阅读”培养成为一种爱好

—关于年轻人读书问题的对话

南振中

 

新华社总编室、驻社纪检组、机关党委联合主办“总编辑读书时间”系列讲座活动,邀请我同年轻同志谈谈读书问题。为了做到有的放矢,我请讲座的组织者帮我了解以下问题:

—据报道,美国人读书兴趣下降;日本人正日益远离读书。新华社的年轻人“读书兴趣”如何,促使自己读书的动力是什么?

—在读书过程中有什么心得,积累了哪些经验?

—在读书过程中遇到了哪些矛盾,有什么困惑?

—有无网上阅读习惯,网络时代在吸收知识的渠道和阅读方式等方面应该作何调整?

—还有哪些希望在座谈会上得到回答的问题?

我本来希望讲座组织者向我提供10份调查材料,可是,提出这一要求的当天,他们就送给我27份回收的调查问卷。我仔细阅读了这些材料,年轻朋友们的进取心态和热诚期待令我感动。我不打算采用逻辑推理“三段论”的方式:一上来引用古今中外劝学名言,阐述读书的重要性;接着介绍若干种读书的方法;最后以“持之以恒、必有好处”收尾。我准备针对大家在读书过程中遇到的矛盾和困惑,以及年轻同志希望得到回答的问题,作力所能及的回应。这不是“讲座”,而是一次面对面的“集体谈心”,也可以说是围绕读书问题的坦诚对话。

我回答10个问题:

一、新华社国内部一位同志谈到我国识字者图书阅读率下降;驻社纪检组和外事局的几位同志提出,在浮躁的社会环境中保持对读书的兴趣至关重要。可见,培养读书兴趣已经成为年轻人的一个关注点。我愿意首先回答这个问题。

我的“读书兴趣”是上个世纪60年代初在郑州大学学习时培养起来的。当时正值我国三年困难时期,生活艰苦、思想多元,对于“红”与“专”的关系存在着一些糊涂认识,主要偏差是对知识分子重视不够、对专业学习和研究重视不够,甚至谈“专”色变。就是在这种大背景下,1962年3月,周恩来、陈毅在全国科学工作会议、戏剧创作会议上发表了重要讲话。陈毅同志对与会的知识分子说:“你们是人民的科学家,社会主义的科学家,无产阶级的科学家,是革命的知识分子”。陈毅说:“科学家是我们的国宝!真正有几个能替我们解决问题的人,一个抵几百个!”“不重视专业学习,我们国家的科学文化就将永远落后。”陈毅同志的讲话激起全场60多次掌声。

这个讲话传到郑州大学,师生欢欣鼓舞。学校教务处把北京大学中文系500种“阅读书目”印发给全校师生。图书馆延长开馆时间;开架阅览室向学生开放。浓厚的教学和科研氛围,良好的阅读环境,为我们开启了知识之门。我主动放弃了对“100分”的追求,把考试目标调整为80分。在放松的状态下,阅读不再是一种负担。除了上课,白天我到开架阅览室读书,晚上把从图书馆借来的图书带到宿舍阅读,星期日到河南省图书馆摘抄有关资料,广泛涉猎中外名著。中文系举办“师生阅读成果展”,把我的读书笔记征集为“展品”;高教部一位副部长到郑州大学搞专题调研,了解学生课外阅读情况,教务处通知我在座谈会上代表中文系学生发言。从大学毕业到现在,44年过去了,我的读书爱好未改、阅读兴趣未减,这是聊以自慰的一件事。

把“阅读”培养成一种个人爱好,是克服“阅读疲劳症”的有效方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有的喜欢爬山,有的喜欢打球,有的喜欢游泳,有的喜欢跑步。这几项活动体力消耗很大,不能说不苦、不累。一个体重60公斤的人,每天运动1小时,游泳将消耗360卡路里,打羽毛球将消耗456卡路里,跑步将消耗900卡路里,爬山消耗的热量会更多。一些参加运动的人常常累得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可很少有人抱怨“苦”和“累”,就是因为运动已经成为他们的一种爱好,“快乐感受”已经融入“苦”和“累”之中。从喜爱运动的同志身上,我受到启示,悟出了一个道理:没有读书爱好,读起书来会觉得枯燥乏味,有了读书爱好,读起书来会觉得兴味盎然;没有读书爱好,读起书来会觉得又苦又累,有了读书爱好,读起书来会感到轻松愉快;没有读书爱好,读起书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有了读书爱好,读书融入自己的生活,就容易做到手不释卷。有志于通过阅读开阔视野、提升能力、陶冶情操的年轻人,不妨从培养自己的阅读爱好做起。

二、浙江分社和总社外事局的一些同志提出,在快节奏的社会里,大家做事都得考虑付出和产出,怎样才能使读书对自己的工作有较大帮助?

读书的推动力主要有两个:一是兴趣;二是需求。这里说的需求,包括工作需求、生活需求、信息需求、审美需求、休闲需求、心理需求。我想联系自己23年前经历的一件小事,谈谈工作需求对读书的推动作用。

1985年初,我从山东分社调到总社工作,担任总编辑室副总编辑,10个月之后,又担任总编辑室总编辑。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而我的知识储备严重不足,理论水平和审阅稿件的能力远远没有跟上。我对摄影报道很不熟悉,对技术问题非常陌生,对国际问题知之甚少。1985年4月,我开始独立值班发稿。一天夜里,国际部一位同志收到一篇关于美国问题的稿子,由于涉及的问题比较敏感,需要找值班副总编辑商量。当时,总编辑室有两位副总编辑对国际问题比较熟悉,这位同志想把稿件送给这两位副总编辑中的一位。他先打了个电话到总编辑室值班室,问晚上哪一位副总编辑值班。当秘书告诉他我在值班时,这位同志说:“那就算了吧!”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