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统筹两个大局  营造有利舆论环境

创新是报业发展的不竭动力

 生态文明建设报道理念与实践

 

 

 

 

 

生态文明与环境能源报道扩容

              刘世昕

 

二十多年前,很多媒体都把跑环保、生态和能源的记者分在科技或科教部门,能源环境生态新闻也大多报道和技术相关的内容。近年来,越来越多媒体把能源、环保口划在经济部门,甚至很多专业财经媒体也把能源环境作为一个重要板块关注,而当2006年“十一五”规划把节能、减排作为地方政绩考核的约束性指标要求时,以及当十七大提出“生态文明”的理念时,生态、环保和能源的报道又被赋予了更丰富的内容,不仅仅关乎技术和经济发展,更重要的是还涉及到执政党的执政理念。

笔者认为,生态文明首次被写进党的行动纲领,环境能源报道就不同于传统环境新闻,不能像过去那样只停留在关注污染这个窄话题上,媒体应该思考报道的题材和内容究竟怎样扩展。

关注生态文明撬动下的政绩观

按照环境保护部部长周生贤的提法,建设生态文明就是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发展道路的过程,而这个过程的背后实际蕴含着政府官员政绩观如何转变的话题。

2006年“十一五”规划提出节能、减排两个约束性指标开始,《中国青年报》经济部就一直关注这两个约束性指标下的政绩观的转变。此外,“十五”期间,我国唯一没有完成的国民经济计划指标就是环保目标,“十一五”期间,环保目标被各级政府部门当作一条必须守住的红线,而在“十一五”开局的头年2006年,这个目标完成得并不好,在剩下时间里各地政府应该怎样完成这个任务,将会是我们持续关注的话题。

首先说说政绩观转变这条线,最早在2006年两会期间,我们就从“十一五”规划中读出,节能减排将是这个五年期间考核地方政府的重要指标,在当时很多地方官员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时,我们就采访代表委员,刊发了《两个约束性指标扭转地方官员政绩观》。那年两会之后,我们派出记者对地方落实两个约束性指标的情况进行采访,选择了靠高耗能、高污染行业起家的内蒙古乌海市。一方面因为他们过去一两年GDP的飞速发展是以牺牲环境和资源为代价的,另一方面,国家已经意识到这个地区的问题,包括环保总局和监察部的专项行动组正在那里,要对那一地区的污染问题进行清查。

在那里抓到了很多鲜活素材,比如,由于有了监察部介入,一场污染的调查彻底与地方官员的乌纱帽挂钩了,当时刊发的《乌海,一夜暴富后的艰难抉择》的综述就全面分析了节能减排指标如何影响和改变地方官员。

十七大提出“生态文明”理念后,中央政府力推节能减排,200711月底,国家发改委,国家环保总局和统计局联合宣布将颁布一套关于节能和减排的监测、统计和考核办法,目的就是要防止节能减排中出现数字掺水,同时也再次提醒地方官员不能把这两项约束性指标当成软任务。这些都给媒体提供了广阔的报道空间。

今年两会期间,在国家发改委和当时的国家环保总局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两部门向媒体披露,近期将要公布各地减排任务的完成情况,完不成任务的地方政府和企业要向社会说明情况,同时地方政府和重点企业的“成绩单”将分别备份给组织部门和国资委。一些地方官员甚至说,完不成节能减排的指标就辞去职务。这些信息都反映出各地实现节能减排的决心之大,而且确实与地方官员的考核挂钩。

这种态势之下也给记者提供了思考空间,比如环保问责风暴能否真的掀起?除了问责,有关部门还有哪些“棋”能走?重压之下会不会出现数据造假?

关注生态文明下的环境经济路线图

2003年起,已经连续几年,每年年初,当时的环保总局都有会有重磅新闻推出:叫停数十个投资上百亿的大项目,叫板“电老虎”、向社会公布了一大批违规建设的电力项目。这些手段被媒体称为“环保风暴”。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