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统筹两个大局  营造有利舆论环境

创新是报业发展的不竭动力

 生态文明建设报道理念与实践

 

 

 

 

 

“搅局”与“添乱”

□ 郝斌生

 

在不久前那场突如其来的雪灾面前,新闻工作者队伍不辱使命,涌现出不少媒体模范和记者英雄,整体表现是优秀的,可圈可点可歌可泣。但纵观整个报道过程和媒体表现,盘点新闻从业人员的行为规范,某些媒体和记者添乱多于帮忙,败事多于成事,有时候简直到了搅局的程度。

以唐山13位农民自愿参加抗灾救灾为例,倘若没有媒体介入,他们不会一夜出名,也不会轰动全国。一旦被众多媒体报道,他们就迅速成为河北唐山人的骄傲,成为中国13亿农民的自豪,成为新时期中国道德建设的楷模。事情到此本应结束,13位农民继续去干他们的活儿,记者掉头去寻觅新的线索,进行新的报道。然而令人厌烦的是,有些记者缠住唐山农民不走了,没有赶上第一轮报道的媒体也调兵遣将加盟进来,13个农民开始成为一些记者的“道具”和“演员”,使他们吃饭不敢慢了,睡觉不敢早了,不敢说一声苦呀累呀的话。—因为,记者24小时跟着他们,使他们的吃喝拉撒都具有标本意义,快吃慢睡本身就成了新闻。

我曾与13位农民的领队宋志勇通过电话,他也说“活儿干不利索了,被记者包围了,我们是来干活的,不是做秀的,可是我们又不好意思撵记者。”同时跟着唐山农民的媒体有北京的,上海的,香港的,最多时20多个记者,平均一个农民占有两个记者。

我分析宋志勇们支援灾区纯粹是出自感恩和报答,只是想出一把力气就回来继续过年,继续喂猪继续种地,包括继续玩牌。但有热心的记者帮你策划了,“搞的你听也不对,不听也不对;从也不妥,不从也不妥,反正左右为难,哭笑不得”。

看到10多位农民用一个姿势拉一根电缆线的镜头,我就怀疑有了摆拍成分,摆拍的东西和抓拍的东西不难区分。单靠记者完不成摆拍,他需要大家停下活儿来听任他的指挥和调度,听他一声一声地喊“茄子”。记者让宋志勇们的家属包括老娘爱妻宝贝儿女通过电视切换技术打个电话,报声平安也就算了,不要再导演他们的眼泪了。

近年来记者添乱的新闻屡见不鲜。南京市几次调解未果的彭宇案,本来并不复杂,现在麻团越滚越大,有人说是媒体惹的祸。媒体到底有没有责任我们不知就里,但从当事人的话语间还是能看出他满感激媒体的:“我觉得一个人搞不过他们,所以就请来了媒体。事件就急转直下。”我这里不是主张记者面对不公正的司法判决鸦雀无声,而是提醒我们发音的时间、火候以及时刻需谨慎把握的“度”。

唐山市一位宣传干部报料说,有一家电视台为13位农民搞了个策划,邀请他们参加,但去的时候要带上5000元钱,使13位农民感到非常尴尬。北京某人物杂志意欲刊登13位农民的文章 ,条件是全唐山订阅他们的杂志。这是不是给地方党委和政府添乱添堵?

一个地方或单位每临大事,尤其是遭遇叵测,都会招徕各色记者,有些记者惟恐天下不乱,似乎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大干一场。出灾难的地方也是冒出杂牌记者和假记者的地方。行文至此,以四句话与同行相勉:到位不越位,帮办不添乱;说理不蛮缠,维权不霸权。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