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探索实践新课题的新闻学意义

战役性报道的实践创新

 记者新生代: 在 “磨砺” 中感悟 “责任

解读行业报

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

寻找独特的版式风格

 

 

 

 

 

驻站三年的经历与感悟

  徐元锋

 

转眼之间,到人民日报社地方记者站工作已三年多了。回首三年,虽没有什么壮怀激烈的伟业,却也是一段真切的历练。

感悟地方  感悟民生

2004108日,我到辽宁记者站报到参加工作,心中充满莫名的感怀与憧憬。然而,当自己在异乡真正开始一段全新生活时,才知道其中的不易。好在领导和同事们都很关照。虽然如此,还是有大把的寂寞时光得去面对,有许多琐屑世故得去打理。我的体会是,一开始把精力尽可能放在工作上,既能拴住心,还能出成果。作为记者,既要有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心,还要有穿透纷繁芜杂的社会现象的洞察力。在记者站工作的好处是,能更直接深切接触地方,这被戏称为“接地气”。

刚到沈阳时,当地有一项整治“黑三轮车”的举措。开始我认为这是件大快人心的事,但当我在一个批发市场门口采访三轮车夫时,看到冒着零下二十多度严寒等活的师傅们,了解到他们多数是下岗职工的身份,我感到了“民生”二字的分量。还有一次在沈阳采访一家低保户,我不以为然地问女主人:“长了几十块钱的低保金有什么实际意义?”她感激地告诉我:“以前我都是自己做馒头给孩子带去学校,有了这几十块钱,实在忙不开我就敢买两个馒头了。”记者是一种社会职业,对于毫无社会经验的年轻人而言,通过多多实践,能够广泛了解社会方方面面,才能丰富阅历、感悟责任。

从“半路出家”到“年轻老记”

在新闻记者队伍里,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半路出家型”—学的不是新闻、中文,吃的却是文字饭,我就算其中一个。我在大学学的是经济,研究生改学法律,后来又“阴差阳错”当起了记者。记得当初进报社前,心怀忐忑地打电话问未来领导:记者有没有专业?领导哈哈道:记者首先是杂家!记者是杂家,驻站记者更是如此。试想,你今天采访青少年课外活动,明天要关心物价上涨,后天还可能有突发事件,专业不荒废可不容易。

现在有一种通行的观点认为,学新闻的记者进入状态快,但有专业背景的记者后劲足。其实更为关键的是个人的工作状态和努力程度。

如果说专业荒废,我想更多的是自己的原因。“半路出家”的记者边学边上路,“入轨”过程不必心急,可以利用专业优势多做一些调研式深度报道,专业实在一时用不上,还可以持续跟踪一个好题材,不怕没有好作品。

沈阳有一个鲁园零工市场,聚集了来自全国二十多个省份的农民工。20054月,鲁园农民工工会成立,还选举了一位农民工作副主席。我意识到这是一项新鲜事物,值得关注。在近两年的时间里,我密切注视着农民工工会的成长、挫折与探索,与工会里的工作人员也成了朋友。由于对其历程了然于胸,2007年,我的一篇纪实性报道《农民工工会维权日记》发表,在社会上引起了较大反响,稿子还获得报社好新闻奖。

如易碎的新闻作品一样,在时下的新闻行业里,工作三年多就有人笑称是老记者了。其实我觉得,要想事业之树常青,就要不断学习,不断树立新目标挑战自己。经过这样的积累和沉淀,才算是名副其实的“老记者”。

从“自我意识”到“角色定位”

大报里的“小记者”,要紧的是转变角色。这是一位前辈的赠言,也是年轻同事们经常挂在嘴边的“戏言”,却是至理名言。 一个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党报记者,“甘当小学生”的弦绷得再紧,也难免很“自我”。毕竟,党报记者的角色设计和自己所习惯的思维方式、行为逻辑都有不小差距。作为人民日报社驻站记者,没有一段艰苦修炼,难以摸清其角色定位的堂奥。

在记者站,处理好和地方党委、政府的关系,永远是工作的主旋律。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既不能对地方贴得太紧完全为人所用,又不能游离于地方之外让人觉得可有可无。在这方面,年轻记者首先要把自己的工作纳入到报社、记者站的大局之中,服从领导指挥,多向前辈请教。要知道,因突出自我得意忘形而吃亏的例子,不在少数。

一般来讲,地方的重大决策,都希望能传播出去,对党报来说,这也是重要新闻源。驻站记者和地方的关系,在舆论监督上最考验人。无论如何,监督报道都要出以公心,坚持实事求是。去年“洛阳烈士陵园事件”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舆论也是一边倒地批评当地政府。人民日报社当地驻站记者奉命去采访,实地调查后发现事实与网上的信息恰恰相反,他顶着压力,在后方编辑的支持下,一篇《是修缮改造,不是商业开发》的报道很快出炉,在一边倒的舆论中,保持了可贵的清醒。虽然这不算是真正的监督,但实事求是的精神让人佩服。年轻记者看到同事的优点,潜心学习,调整自己角色定位,也会成长得更快。

从“自我意识”到“角色定位”,让我懂得了“事在人前”的道理,这是成长的基石。

徐元锋,山东临沂人, 2004年毕业后进入人民日报社,曾在辽宁记者站工作,现在云南记者站。有数篇作品分别获得中宣部落实科学发展观宣传二等奖和人民日报社好新闻奖。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