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探索实践新课题的新闻学意义

战役性报道的实践创新

 记者新生代: 在 “磨砺” 中感悟 “责任

解读行业报

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

寻找独特的版式风格

 

 

 

 

 

从体育比赛到奥运精神

—体育界政协委员谈奥运报道

          本刊记者    

 

离奥运只有一百余天,怎样报道好奥运?当前的奥运会前报道还存在哪些问题?在报道重点和报道领域上还可做哪些拓展?两会期间,本刊记者采访了体育界的政协委员。

着眼参赛目标 力求客观实际

提到奥运报道,全国政协委员、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崔大林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从已经确定的四个参赛目标谈起。

崔大林说,中国参赛有四个目的:一是弘扬奥林匹克精神,发扬中华民族体育精神,顽强拼搏,用良好的精神风貌和体育道德精神,树立国家形象。二是尽可能发挥现有的竞技水平,努力创造优异成绩,为国争光。三是奥运会是个世界大舞台,要加强同其它国家地区运动员运动队的交往,增进各国友谊。四是通过中国运动员的参赛,增强广大百姓的体育意识,用竞技体育推动全民健身活动的开展。

这四个参赛目标提示了媒体若干报道重点:首先,什么是奥林匹克精神、什么是中华民族体育精神?其内涵为何?如何在赛场内外得以展现?其次,其他国家和地区有哪些传统运动项目,这些运动项目背后是怎样的文化支撑?如何通过奥运,既使世界更好地了解中国,也让中国更好地认识世界?还有,怎样使体育融入百姓生活,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2008”。最后,即使是比赛本身,也需要我们重新认识。

首先是理性客观地认识我们面临的现实。全国政协委员、著名女子速滑运动员叶乔波认为,报道不能忽视我们并非体育强国的事实,必须实事求是。虽然上届奥运会我们仅以数枚金牌之差落后于美国,但其中有8个比赛项目实际上并不具备夺金实力。

什么是我们真正的实力和最大的现实?崔大林列出几点:一、与美俄整体实力上有差距。无论雅典奥运会奖牌总数,还是去年一系列世锦赛中我们所获奖牌的小项数上,美俄远高于我们;二、一些优势项目金牌几近饱和,提升空间不大;三、“潜优势”项目亮点不多,很不稳定;四、在田径和游泳等金牌基础大项上,中国的水平不高且与世界的差距还在拉大;五、三大球水平明显不高,难以满足国人期望;六、北京奥运会调整若干小项,一些中国优势项目被取消;七、项目规则变化大;八、东道主参赛对运动员心理素质提出更高要求。

“整个参赛形势非常严峻。我们毕竟还不是一个体育强国,一些项目还相当落后,没有竞争力。”在这种情况下,媒体尤其需要客观全面的报道。

平和放松地报道  自然人性地讲述

体育界政协委员们认为,报道奥运关键是媒体要“心态平和”。这包括两个层面:一是“平和”地对待举办奥运过程中可能出现的不足和疏忽;二是“平和”地对待运动员的成功与失败,给运动员营造一个宽松、舒畅的空间。

全国政协委员、国际象棋女子世界冠军谢军说,自然的状态就是最好的。举办奥运会,即使我们再努力,也可能会有疏忽,也会出现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这很正常,主旋律是好的就可以,弦不要绷得太紧。”在谢军看来,媒体应该营造一种氛围,即所有与北京奥运相关的人,无论是筹办者还是运动员,都以放松的状态干好自己本职、份内的事,而不是刻意追求,以至违背事物本身的规律。

“我们怎样以一个更健康、更阳光的心态去迎接奥运会,去对待奥运会中发生的高潮、低潮和各种事件,展示中国人最好的面貌。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那么我们的收获就一定会超出预期,一定远远超出竞技场。”

而如何为运动员营造宽松、舒畅的空间,政协委员们提出了如下建议: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