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探索实践新课题的新闻学意义

战役性报道的实践创新

 记者新生代: 在 “磨砺” 中感悟 “责任

解读行业报

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

寻找独特的版式风格

 

 

 

 

 

在气候问题报道中维护国家利益

    任海军

气候变化问题目前已由当初的纯科学问题,演变成为全球性的重大政治、经济、外交问题。在如何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发达国家内部、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立场分歧严重。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有着十分重要的国家利益,如何正确引导国内舆论、积极影响国际舆论是传媒界应当深思的问题。

气候变化问题的焦点

近年来,国际舆论每每说到气候变化加剧的原因,都会揪住美国和中国不放。巴厘岛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西方媒体故伎重施,几乎每场新闻发布会上都会有人就中国的排放问题进行提问,看其架势似乎只要中国大幅减少二氧化碳排放,以全球变暖为主要特征的气候变化就会停止。

应该看到,相比世界上不少国家,我国目前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确实比较高,但这有着深刻的现实原因。一份由英国政府出资进行的研究报告指出了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一个不易为人知晓的事实:在中国排放的温室气体中有四分之一来自发达国家从中国进口产品的生产过程,这相当于西方国家把温室气体排放变相“出口”到中国。作为一个制造业大国,中国生产的商品为世界多国享用,但却由中国独自承受着“转移排放”带来的越来越大的压力。

另外,气候变化主要是发达国家的长期历史排放和当前高人均排放造成的,这些国家在享受经济成果的同时,全世界都在为由它们引发的气候负面影响“埋单”。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历史上排放的温室气体极少,但由于基础设施薄弱,生态环境脆弱,却最容易受气候变化的不利影响,是气候变化的主要受害者。西方舆论一直比较关注中国二氧化碳排放总量,但却刻意忽视这样一个基本事实:中国人均二氧化碳排放不到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

事实上,尽管现阶段我国不应当承担具体的减排责任,但我国政府一直高度重视气候变化问题,成立了以温家宝总理为组长的国家应对气候变化领导小组,并在致力于发展经济的同时,已根据国家可持续发展战略为应对气候变化和改善生态环境采取了大量措施。这些措施包括:1、调整经济结构,推进技术进步,提高能源利用效率;2、发展可再生能源,优化能源结构;3、大力开展植树造林,加强生态建设和保护。还颁布了中国《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方案》,不仅进一步明确了应对气候变化的指导思想和基本原则,还提出了实现上述目标的重点领域的减缓和适应措施,以及具体目标。

尽管中国已经做了很多,并且还将做得更多,但国际舆论在报道气候变化谈到我国时,不利于我的言论仍接连不断,究其原因,还在于我们运用和争取国际舆论的功力—“外宣”能力不足。这更需要我国的媒体加大宣传我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立场、方针和政策,突出展示中国负责任大国形象。

气候变化报道的几点建议

1. 不要再使用“后京都”这一提法。

《京都议定书》并不是像许多媒体所说的到2012年结束,结束的只是它的第一承诺期,即2008年至2012年给发达国家定的减排任务履行期。一些发达国家反复强调“后京都”,实际上隐含着连这一时间段内的减排任务也不想完成、甚至重新制定一份协议的意图,“后京都”可谓一个很好的文字陷阱。

如果重新制定一份协议,那意味着过去十多年的努力将前功尽弃,各国又要进入另一个冗长的谈判期。西方国家一些媒体在报道中称,议定书已经过时,需要新的协议取代它,这是曲解,其意图是抛开议定书,另起炉灶,让发展中国家也参与强制减排。巴厘岛会议中国代表团副团长苏伟曾在会议期间专门召开新闻发布会,对西方媒体的曲解行为提出批评。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