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探索实践新课题的新闻学意义

战役性报道的实践创新

 记者新生代: 在 “磨砺” 中感悟 “责任

解读行业报

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

寻找独特的版式风格

 

 

 

 

做 思 考 型 记 者

    

2003年算起,我参加工作已有5年了,这些年来最大感受是,80后记者们闯劲十足,可是思考却不够。在所有的新闻媒体中,报纸对记者的思想性要求最高,所以我一直在学习如何做一名思考型记者。

时刻思考挖掘信息

由于工作关系,我一直跑政法线,跟公、检、法各个部门比较熟悉。对于政法类新闻,报社的要求是尽量做软性新闻,报道中的工作味应尽量淡化,因此在采访和写作中,仔细思考表现角度,是稿件取胜的关键。

去年,我去采访长沙市巡警特警支队警犬大队时,开始只抱着做一篇工作报道的态度。来到现场后,拿着对方提供的材料,看完警犬的精彩表演,就回去了。写了一篇《警犬4月上街巡逻》的不足500字稿件,部门主任看到后,询问了我一些情况,既而对我提出一些想法,比如为什么稿件中没有涉及这批警犬的特色,为什么没有训犬员对警犬的深情以及他们与警犬的故事,并婉转地对我提出了批评—做稿件时没动脑筋。

接受批评后,我重新来到警犬训练基地,与几名训犬员进行深谈,从而将这批警犬的特性,如最贵的警犬价值5万,警犬中也有“辈分”等内容加进去,第二天改写后的稿件《11天后,警犬与市民亲密接触》作为社区新闻版头条刊发。一个可能连边条都算不上的稿件,经过思考,突出稿件中的人情味和故事性,以头条形式刊发,这件事让我懂得要避免先入为主,重视思考是写好稿件的必备要素。

善于思考挖掘新闻背后的新闻

在《长沙晚报》,突发机动新闻一般由我所在的政法新闻中心负责。对于这类新闻,一些人认为不需思考,只需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客观报道事件即可。果真如此吗?在一起突发新闻中,我知道了这是 “懒”记者的借口。

去年5月一天,我在报社值班,有人提供新闻线索:长沙市宁乡县巷子口镇一家非法钨矿发生事故,一人在井下死亡。接到线索后,我立即起程到巷子口镇这家违法钨矿去采访。如果按照日常思维,只需按照一个矿难来报道就行了,但采访中有了新的发现:非法钨矿在当地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由于近年来国内市场上的钨矿价格暴涨,非法采钨在当地越来越猖獗。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我顺着疑问和思考采访下去,发现,由于巷子口镇正好处于长沙与娄底的交界处,有一个历史原因就是“插花地”(注:是当地人的俗称,就是在行政区域上属于长沙,但管理权限却属于娄底,由于这样的土地往往仅有一两亩,被当地人形象地称为“插花地”)。

顺藤摸瓜,我了解到了“插花地”难管的原因。由于这一两亩土地,管理权限不属于长沙,当地非法矿主往往将小矿井开在这些地段,遇到长沙当地执法人员去管理,他们就声称这里不是长沙的土地,并称当地政府无权管理;而对于娄底的执法部门,这些非法钨矿又都在长沙地区。于是非法采钨屡禁不绝。

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我把这些调查和思考写成了4000多字的深度调查报道《宁乡非法采钨为何屡禁不绝》,反映给政府部门,促成后来长沙、娄底两地联合执法,取得了不错效果。从这次经历我知道,在采访过程中善于思考很重要,如果不思考,这样的大题材就可能抓不住,而只能眼看着“活鱼”从手中遛走。

勤于思考才是“新闻眼”

我做的是政法报道,每天几乎与案件为舞,几年下来,激情退去难免厌烦,不禁自问:政法记者是不是只有写案件报道这一条出路呢?

去年10月,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案件报道可做,怎么办?通过与线上通讯员的沟通,我发现了这样一个人物:长沙火车站派出所追逃能手聂胜,战绩是一年抓获网上逃犯57人,居全省之冠。我想这样一个人怎能没有追逃故事,想到便去做,我立即赶往长沙火车站派出所,找到聂胜和他长谈。

采访中我了解了很多细节信息,第二天在《长沙晚报》热读版大篇幅推出报道《追逃神探一人抓获57名逃犯》,取得良好社会影响。通过这件事,我重新回味了一句话,“生活中从来不缺乏新闻,缺乏的只是发现新闻的眼睛!”

80后记者,其实对于这个称呼我一直不习惯,报社老记者们这样称呼我们,我想有两层含义。一是肯定我们敢冲、敢闯,充满活力;二是善意提醒我们,在新闻的天地中,我们还很稚嫩,还需要更多磨练。

彭翔,1981年生,2003年7月进入《长沙晚报》,做过时事编辑、社会新闻记者,现为政法新闻中心记者。有多篇作品在系统内获奖。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