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探索实践新课题的新闻学意义

战役性报道的实践创新

 记者新生代: 在 “磨砺” 中感悟 “责任

解读行业报

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

寻找独特的版式风格

 

 

 

 

 

摄影记者在突发新闻中的应对

          骆永红

 

突发新闻是媒体竞争必争之地,许多摄影记者从中得到锻炼并“一战成名”,这其中有一些规律可循。

如何第一时间到达并突破

最为关键的就是获取有价值的线索,这是应对突发新闻的起点。

线索一般分内线和外线两种,内线主要是来源于突发事件的处置部门,比如说110119120999,一般是记者单线联系。另外一种就是24小时开通的报料热线;当然也有一些职业“报料人”跟记者建立长期合作;交通广播也是线索监控的一个方面。

获得线索后,如何抵达现场成为采访能否成功的关键。有时候,能否第一时间到比技术素质更重要,再好的光影构图,没有第一现场也是惘然。三次获得普利策新闻奖的斯坦利福曼把他的成功归结于对所在城市的了如指掌,在他手上有两个法宝,第一个是无线监听器,另一个就是城市地图。他说无线电(包括交通讯息)可以提供第一手资讯,城市地图可以让你最快的时候抵达现场。如果是出国采访还必须考虑签证、机票、采访地的租车和向导等问题。

抵达现场以后如何突破?进入现场一般有几种方式:第一是亮明身份,在省会以下的城市,可能受限相对少一些,出示记者证以后就可以进入现场。如果受的限制较多,就要采取另外方式,比如化妆,以消防人员、宣传干事、救护人员等身份进入,但注意不要触犯底线。还有就是利用熟人,比如说保卫人员,以及报料人,这时候报料人可能就在现场,而且他们还熟悉地形。再有就是寻找希望得到帮助的群体,包括灾难、事故遇难者的家属。

突发新闻采访只有两种情况,要么获准进入,要么被阻挡。如果被阻挡在外面怎么办?千万不要收起相机,要尽可能瞅准时机按下快门,这样才可能将不利转为有利。

图一是大安山矿难的照片,当时在现场的记者全部被安置在警戒线以外,而且没有现场光,一片漆黑,只有阻拦的人。我们现在看到一个非常好的光源,它这个光源是哪里来的?这是保卫人员在设置了警戒线以后,阻止记者进入现场采访,把大探照灯对着记者相机的镜头,他们也知道摄影镜头冲光的话照片就拍不成,记者这个时候就顺势蹲下来,用闪光灯把前景曝亮,后面阻挡记者拍摄的探照灯光线正好成为被利用的光源,成为一个好的背景光。如果进入了现场的话,要尽可能避免冲突,设身处地换位思考,尽可能先给予对方理解,才能换得更多的理解。

另外就是发稿准备。赶往现场时应该配备笔记本电脑和两套网卡。大型突发事件最少需要两到三名摄影记者,有些甚至需要现场设置图片编辑,在现场选择编辑照片,这样在流程上会缩短发稿时间。

操作理念和手法

摄影记者到达新闻现场后,首先要做的事情是记录,并且通过镜头传递有效信息。“摄影记者注重形象中的信息,摄影师注重形象中的视觉感受”,这是美国摄影教育家卡斯说的,或许有人认为这一提法过时。就如在视觉优先的媒体时代,我在《京华时报》推行这个信息优先的原则,似乎是在逆势而行,但是我觉得这个和报纸整个编辑方针是一脉相承的。

《京华时报》是一份典型的市民报纸,总编辑朱德付认为,报纸的成功得益于事件性新闻编辑理念的贯彻,是贴近并且服务于普通市民的结果。作为摄影记者,拍摄读者可以看得懂的照片,更好地还原新闻现场的照片,这是个不变的方向。这样做的目的也是为了避免专业记者在新闻现场过于强调摄影技巧,而疏忽事件本身的信息涵盖。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