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探索实践新课题的新闻学意义

战役性报道的实践创新

 记者新生代: 在 “磨砺” 中感悟 “责任

解读行业报

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

寻找独特的版式风格

 

 

 

 

怎 样 做 好 准 备

—一个“过来人”的视角

            

2003年,第一代“80后”大学生毕业了,广州电视台也像国内其他新闻单位一样,接收了第一批“80后”新闻从业人员。五年之后,部门里“80后”一代,已经超过了半数,尤其是一线采访记者,已经担负起主要的新闻采播工作。比如今年年初,春运新闻采访,到粤北京珠高速公路韶关段报道冰冻天气公路交通受阻的六名记者中,有五名是“80后”,其中三名记者,入台工作不到一年。

每一个时代人的生活经历,一方面是他们父辈经历的延伸修正,一方面是社会环境的折射。“80后”是我国改革开放的第一代受益人。他们大部分是独生子女。物质生活方面处于一个相对充裕的时代;家庭教育方面,他们多了纵容,少了约束;社会环境方面,他们接触的思潮更多样化,社会文化娱乐更为丰富多彩,可选择性更多。这些方面,塑造了“80后”共同的人格特征:敏感、以自我为中心、强调个性差异、急于寻找认同、责任感相对缺失、社会化训练不足以及或多或少的成长障碍。

当这些人格特征投射到记者日常采访报道工作中时,长处和短处也相当明显。

首先,“80后”记者知识面相对要广一些。“一专多能的杂家”是成为一名好记者的基础之一。这一点,“80后”明显要比他们的前辈做得更好。

第二,“80后”的敏感和以自我为中心,使得他们在采访新闻事件中,更多关注自身的情绪体察,对新闻事件和事件中的人物,更多一点共通理解,从而反映在新闻作品中,更细腻,细节更多,这对加强传播效果是有利的。

第三,思维更活跃,往往能找到与众不同的报道角度。

然而,“80后”记者在采访报道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也不少。最明显的是基础不牢固。这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对新闻的理论知识掌握不够。基本上“80后”的记者,都可以讲出“新闻是新近发生的事实的报道”这一基本概念,但是他们只停留在这一概念的符号学理解上,至于这一概念在语意学,甚至语用学方面的理解不够。因此,他们对于信息传播中的宣传、新闻、信息发布等等分类,相当机械。他们只能做好某一方面的新闻(比如民生类的新闻),而对于其他类型的新闻(比如时政新闻)就有点捉襟见肘了。

二、文字功底相对薄弱。广州电视台新闻部接近四十名“80后”采编人员之中,有阅读习惯的仅有三人。由于没有足够的阅读量,尤其是一些中外名著基本没看过,使得他们在撰写报道时,文字表达易存在逻辑混乱和文法错误。

另外,以自我为中心和强调个性差异,在某些时候也给采访报道带来问题:主观性强。在新闻报道中,往往会出现记者自己的情绪描述。“我感到……”“我认为……”是这批记者很喜欢用的表述方式。

作为一名已经在媒体打滚了十五年,对于新闻业务略有心得的老记者,我在此想对年轻同行提出两点建议,以求大家共勉。

第一点是“勤”。

首先,要多看。多看名记者、名评论家的作品,建立起对什么是好新闻的价值标准;其次,要多做。通过更多的实践工作,不断构建新闻报道的框架,然后打破框架,再重构。新闻业务,是在不断的破立中艰难提升的;再次,要多想。实践工作内化到自身的价值系统中,必须要有一个归纳总结的过程;最后,要多读。记者编辑是和文字打交道的,提高文字表达能力,也只有通过多阅读文学名著来达到。

第二点是“博”。

一方面,新闻报道接触整个人类社会,不管一名记者是如何的博学,总会在实践工作中碰到不了解、不熟悉的领域。比如一名财经记者,很清楚外汇中间价、成品油的离岸价、批发价和指导价有什么区别,但却未必可以从美国次贷案初发之时,分析出对全球经济有什么深远影响。由此可见,不管一名新闻从业人员的知识面有多广,仍然需要不断补充。

另一方面,新闻传播学仍需要借助其他学科(如社会学、心理学等)一些理论和研究方法来开展研究工作。因此,对于其他相关学科的基本理论知识,也需要掌握。

新闻工作就像下围棋—易学难精。表面上来看,无表达障碍,会说话会写文章,就可以做记者了。其实,想在这个行当里做出点成绩来,要走的路还很长,而且肯定不会是坦途

刘谦:1993年7月开始从事新闻报道工作,负责广州电视台新闻部新员工培训和指导工作。现任广州电视台新闻部主任助理。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