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探索实践新课题的新闻学意义

战役性报道的实践创新

 记者新生代: 在 “磨砺” 中感悟 “责任

解读行业报

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

寻找独特的版式风格

 

 

 

 

 

飞播广告不能“满天飞”

□ 蒋剑翔

在南方某地,有朋友说现在看电视最烦。为什么?他说我们这儿电视广告“满天飞”,再好的节目也看不下去。

我不信,随手打开电视,只见一条条广告顿时滚动起来,飞来飞去,一条接一条,令人眼花缭乱。屏幕两侧还有两个公章大小的半圆形广告,左上方又赫然印着一个刺眼的台标,看起节目来确实有些吃力。

试着换了几个频道,几乎都是如此,一样的广告,一样的飞播,一样的有些吃力。

凭心而论,我并不反对电视上打字幕,即所谓的飞播,相反有时倒非常喜欢。

譬如,第二次海湾战争爆发时,看央视节目,既听专家评析,又看由滚动字幕播出的伊拉克最新战事,两只眼睛是紧盯着电视,生怕漏掉一个字。

2003年到香港采访,正值非典爆发期,香港电视在关注伊拉克战事的同时,每天都用滚动字幕的形式通报最新非典疫情,提醒市民采取一些必要防护措施,减少传染。

今年50年不遇的雪灾,湖南经视一边用画面播报新闻,一边在屏幕下方用文字滚动播出京珠高速路情况及全省抗灾救灾情况。

每到这时,我便会高度紧张起来,全神贯注看滚动字幕,有时还会在便笺上迅速记下几笔。即便平时在家看电视,没有重大新闻,但若碰上停水、停电之类的紧急通知,我也是格外注意的,并还从心底里对电视台生出一些感激和崇敬之情。

而眼前的飞播都是一些什么内容呢?自然与新闻不沾边,严格说与美轮美奂的广告其实也不沾边,而大多是一些难登大雅之堂的“擦边球”,医药广告最为常见,其他的就是一些关于开业庆典、招生、招聘之类的东西。

这样的广告滚动在荧屏上,对于精美的电视节目来说,无异于一种糟蹋;对于支付了收视费和网络改造费的电视用户来说,无异于一种欺骗。

现在电视传播技术发展很快,省级电视台基本上都上了天,地市县的电视虽然还在地上,但他们通过自己的网络和技术,照样也能在当地把广告打到别的电视频道上去,并且可以将全国所有的频道一网打尽。飞播就是这样的产物。这样做广告,据电视台宣传,花钱少,效果大,很受广告客户欢迎。一些广告从业人员甚至还公开以此吸引客户,拍着胸脯对客户说:“您放心,只要您愿意,中央台、上海台都能看到您的广告!”

据说,这样的情况还比较普遍。出现这种情况,其实很不应该。

莫说损害了用户利益,就是对于其他电视台来说,也是一种赤裸裸的侵权行为,在行业内部亦是不允许和明令禁止的。若说得严重一点,这还是一种不正当竞争行为。

作为媒体,切不能为了眼前利益,而最终丧失社会效益和根本利益,因小失大,得不偿失!

广告要做,必要时的飞播也可以打,但须规规矩矩,是哪个台做的就打在哪个台,绝不能“满天飞”。“满天飞”做广告,时间长了,观众说烦倒还是小事,说不准哪一天还会栽个大跟头呢!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