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探索实践新课题的新闻学意义

战役性报道的实践创新

 记者新生代: 在 “磨砺” 中感悟 “责任

解读行业报

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

寻找独特的版式风格

 

 

 

 

 

(新华社随刘伯承将军总部记者七日电)当记者往访刘伯承将军时,将军总部浸润在紧张而冷静的气氛中,发报机的马达隆隆作响,街上的电线纵横,通讯备极忙碌,刘将军在一幅巨大的地图前以电话指示机宜。记者以中央社捏造刘将军牺牲广播稿出示,刘将军一笑置之,仍继续其电话指挥。他正在创造一惊人战果。据刘将军总部某权威人士称:中央社这种无聊造谣,在于掩盖其接二连三败绩,并图以振奋其再衰三竭之士气军心。近日他们一说刘将军负伤,二说潜逃,三说牺牲,前后矛盾可笑。天才指挥刘伯承将军部队,在三个月中已歼灭蒋军十个旅(师),第三师师长赵锡田负伤被俘,第一旅旅长被执,三十一师师长刘铭锡、一八一师师长米文和仅以身免,微服落荒而逃。其他高级军官被击毙者更不计其数。他说:刘将军现正发挥其高明的军事指挥天才,不久的将来,蒋介石军将再一次尝到刘将军的厉害。(新华出版社,200111月第1版,《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为新华社撰写的新闻作品》第227页)

在战争年代,中央社发所谓我领导人“伤亡”消息很多,今日说毛泽东“病死”,明天讲彭德怀“负伤”、林彪被“击毙”,等等。新华社对此有的不予理睬,关键时刻必给以反击,如1943年说毛泽东“病死”发过辟谣短讯,1946年四平街保卫战中说林彪被“炸死”发了批驳消息。这些消息有的是一句话,有的是侧面回击,也有的用“无聊之极”之类的话骂他一通。邓小平这篇“说稿”则有些别具一格,用指挥所实况、敌败绩与其将领被俘、潜逃等事实予以批驳,显得充分而大气。文中虽用了“无聊”两字,但无更多的严词恶语,堪称一条有情有景、有据有节、平心静气的辟谣消息、新闻佳作。

辟谣新闻的种类及功能

在辟谣新闻中,除上述三类:斥谎报军情,揭编造我内部“动乱”和我领导人“伤亡”外,还有三类比较多:一、假造战功、战绩,如我撤离承德、延安、临沂等地,本来是我有计划撤出,留下一座空城,而他们偏要“鼓吹”歼敌几千、几万的“大胜利”。胡宗南在我撤离延安后,还把他的士兵和花钱雇来的社会游散人员扮作我方被俘者,让外国记者参观,结果被外国记者看穿,当众出丑,闹得沸沸扬扬。我对此类谎言,有的单发消息揭穿,有的在评论和有关消息中顺便给以揭露。二是把被我俘虏的高级将领说成是“杀身成仁烈士”,在报上及其家属驻地大肆鼓噪,结果出现了亲属们刚参加“追悼会”痛哭流涕,就从新华广播电台的广播中听到亲人的声音,变成破涕为笑。对这种谣言,新华社多是采访“杀身成仁”者,用“活烈士”的被俘经过给以嘲笑。三是国民党当局为拉美国参战,蛊惑国际舆论,多次制造所谓“苏联支持外蒙古军队参战”“朝鲜军队协助林彪作战”等谣言。新华社对这种谣言都是及时、严肃、有理有据地予以揭穿。此外,还有政治谣言,这种谣言往往牵动全局,影响面大,几乎都是毛泽东、周恩来亲自处理的。

194878月,我军在战场上节节胜利,党中央正在西柏坡筹划三大战役,准备与国民党军进行战略决战。这时候,国民党统治区突然传开了周恩来致张治中的信。周在西柏坡,其信何有?在弄清这是美国当局看战局无望,在找人换掉蒋介石时,蒋介石集团心慌,制造的一个谣言后,毛泽东当即提笔写了《新华社奉命驳斥和谣》:

(新华社陕北三日电)新华社奉命声明:七、八月间国民党统治区域某些报纸刊物上所登载的所谓周恩来给张治中的信,完全是蒋帮的捏造。根据可靠情报,当蒋帮的军事失败愈益明显,特别是在开封及豫东作战中遭受惨败以后,某些美帝国主义分子对于蒋帮的作战能力表示愈益丧失信心,企图利用李宗仁、何应钦、宋子文等反动军阀政客,于蒋帮更加失败无法维持时,以和平的假面具欺骗中国人民,代替蒋介石继续反对中国人民革命力量。美帝国主义者的这一阴谋,使蒋介石嫡系尤其CC系感到恐慌,乃由国民党中央宣传部伪造所谓周恩来给张治中的信,发给各省市党部,并指使各大城市的国民党特务分子散布和谣,藉此给李、何、宋等以打击,以便团结内部,保持蒋介石的地位。若问CC系为什么要打击张治中,则因张治中虽然忠于蒋介石,却对蒋介石的军事形势感到忧虑。当六月下旬蒋介石召集张治中、胡宗南等在西安开会时,张治中曾探问蒋介石目前是否可以举行和谈。这句话泄露出来以后,CC系便认为有打击张治中的必要。但CC系散布和谣的中心目的,还是他们恐惧美国人企图利用李、何、宋等代替蒋介石,为保护蒋介石及其嫡系的地位起见,认为有预先揭露的必要。至于在这一期间由CC起草交给翁文灏在广播电台上照念的那篇反共演说词,则主要地是给美国人看的,其目的是哀求某些对蒋介石丧失信心的美国人继续对蒋介石给以保护……最近时期一切所谓和谣的真相,就是如此。(新华出版社,1983年12月第1版,《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第253页)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