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多方面体现责任感与大局意识

2008年两会报道受众需求调查

 法治建设与法治报道

我在地方跑两会

颇感意外的“重复”

与专家学者打交道的学问

 

 

 

 

 

问题与对策:深入挖掘法律新闻富矿

    邹声文

 

近年来,随着我国迈向基本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这一目标的步伐不断加快,一批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法律案陆续提请审议,多部具有指标性意义的法律先后出台,法律新闻报道的环境更为宽松,使得法律新闻报道风生水起,高潮不断。

法律报道中的现存问题

法律新闻报道在日益繁荣的同时,也逐渐在新闻判断、知识素养、报道组织等方面暴露出问题,制约法律新闻资源深度挖掘,影响法律新闻报道的效果。

问题一:未读懂法律,存在硬伤。做好法律新闻报道的前提,是读懂法律。由于法律话语体系与日常话语体系有很大差别,对未曾专门学习法律的一般人来说,阅读难免存在语言障碍。作为记者,必须克服这一障碍,真正读懂、理解法律条款,防止误读、错读法律。

问题二:通篇法律语言,“缺少翻译”。新闻报道属于大众传播,理应通俗易懂,但许多法律新闻报道通篇是法律条文、法律专用名词,令人难以卒读。做好法律新闻报道,最基本、最重要的功夫就是做好法律语言与日常语言的翻译。

问题三:短平快报道过多,失之浅薄。许多媒体报道法律案时讲求短平快,在最短时间为受众找出新闻点,其中最常见的模式是直接摘录法律条款,每段都是“法律规定”“草案规定”。实际上,许多受众在希望尽快知晓重要法律规定的同时,渴望读到一些有深度、有分量的解释报道,以仔细了解有关法律、某一条款的来龙去脉。简单摘录法律条款的报道模式,根本无法满足受众更高层次需求。

问题四:没有专家,自说自话。法律案是专门性很强的文献,法律新闻报道最需要专家的密切合作,特别是在解读一些非常专业的重要法律条款时,记者更应该向相关领域的法律专家请教、学习。但是,在目前一些法律新闻报道中,从头到尾都是作者从自己的角度甚至是日常生活的角度自说自话,既不准确权威,也不公正客观。

问题五:处于被动报道局面,缺少主动出击。负责法律新闻报道的记者主要是与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国务院法制办、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等机关打交道,这就决定法律新闻报道总体是规定性动作多、自选动作少,指令性报道多、自主策划报道少。

问题六:各媒体报道雷同,缺少特色。每次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期间,仔细阅读各媒体的法律新闻报道,总有千报一面、报道趋同的感觉,缺少媒体自身特色。多数记者报道模式趋同,未结合所在媒体特点进行报道。

问题七:不能全程跟踪,抓不住焦点新闻。当前,我国法律案一般要经过多次审议修改才会提请表决,每一次审议的新闻点既有联系,也会有很大不同。要想准确把握每一阶段的重要新闻点,就必须对某一法律案的出台过程进行全程跟踪,全面掌握法律每一次修改情况,重点关注重要条款的修改变化。

问题八:偏听一家之言,失之片面。在审议法律案时,围绕个别条款,可能会有激烈争论。其中,往往会有一些人从个人角度、部门利益或行业利益出发,向媒体发表对法律条款的意见,希望通过“放话”方式达到影响法律制定的效果。比如,在2007年审议修改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期间,一些人通过媒体宣称,“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只管人身不管财产是国际通行的做法”“在三者险范围内是不认过错全部赔偿”等错误观点。如果记者不作深究、跟风报道,就会无意间成为特定利益群体的传声筒、代言人,与我们应该秉持的国家利益、公众利益和社会责任相违背。

解决问题八策谈

笔者认为做好法律新闻报道可从以下几方面着手:

一、下笨功夫把法律案读懂、读透。在许多从事法律新闻报道的记者并未专门学过法律的情况下,强调这一点尤其重要。对于一般的法律术语,应该查阅权威资料,准确掌握其内涵,防止报道中出现硬伤;对于法律案全文,应该通读一二遍,把握法律的立法宗旨、价值取向,防止遗漏重要新闻点。比如,2007年10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修改后的节约能源法,笔者在通读法律全文时发现,法律有一条款禁止“无偿向本单位职工提供能源或者对能源消费实行包费制”,而此前的报道方案漏掉这个极具社会关注度的新闻点。在笔者建议下,同事采写了一条短消息《我国立法严禁“免费能源福利”》,最后被202家媒体采用,成为那次常委会会议期间采用最高的通稿之一。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