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多方面体现责任感与大局意识

2008年两会报道受众需求调查

 法治建设与法治报道

我在地方跑两会

颇感意外的“重复”

与专家学者打交道的学问

 

 

 

 

 

在既严谨又具有用性和可读性的要求下,从读者关心的事件或案例出发,采用举案说法形式解读法律是一个好途径。

依然以劳动合同法的解读为例。从新华网的一项调查可以看出,人们对于劳动合同法的实施,最关心的问题是劳动者工资、社保福利、休假休息权问题;其次是同工不同酬问题。对于劳动合同法的监督与检查问题,很少有人关心。但是,劳动合同法监督检查工作的好坏,直接关系劳动合同法能否有效实施,关系劳动者权利能否“从书上走入现实”,所以,这是媒体解读法律时应该涉及的内容。

如何才能引起读者关注、具有可读性呢?2007年9月19日,北京《法制晚报》刊登的《劳动合同法200问》一文是个好例子。该文在解读“劳动行政部门及其工作人员玩忽职守怎么办”时,是这样报道的:山西黑砖窑案件暴露出了政府有关监管部门对一些违法用工情况监管不到位,之所以监管不到位,很大程度上在于不作为和对这种违法犯罪现象的漠视。劳动合同法针对这个问题在第95条作了这样的规定:劳动行政部门和其他有关主管部门及其工作人员玩忽职守、不履行法定职责,或者违法行使职权,给劳动者或者用人单位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山西黑砖窑案件正是当时人们非常关注的一个案件,以该案件为例,引出劳动合同法相关内容,把“冰冷”的法条与现实紧密结合起来,很容易吸引读者注意,达到“可读性”和“知识性”的要求。

解读但不能“误读”

法制报道有一个基本定位应该把握:法条解读必须严谨。然而,在严谨前提下,也应该注意文字的灵活运用,从而达到文章内容既严谨又通俗易懂的目的。

但是,目前某些媒体的法制新闻编辑、记者的法律知识不足,对法律中的问题想当然,不仅不能准确解读法律,反而歪曲法律原意,弄混法律之间的位阶关系。最后,非但没能为读者提供知识,反而“以讹传讹”,造成误解和混乱。

前不久,某媒体刊登《专家解读新劳动合同法 无固定期限合同企业省钱》一文,在文章开头这样写到:2008年1月1日,新《劳动合同法》正式生效。同旧的《劳动法》相比,新法增加了保护劳动者的条款,不少企业都出现了误读甚至规避新法的现象。众所周知的华为“辞职门”和沃尔玛裁员事件,受到社会舆论的共同关注。

文中称劳动合同法为“新劳动合同法”,同时把所谓的新劳动合同法与劳动法相提并论,还把劳动法称为“旧劳动法”。这样,很容易让读者误以为所谓的新劳动合同法是在所谓的旧劳动法废除的基础上制定的,劳动合同法与劳动法就是一新一旧的关系。

事实上,根本不存在所谓“新劳动合同法”之说。劳动合同法在新中国立法史上是第一部,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以前没有出现过叫同样名字的法律。另外,到目前为止,也不能把劳动法称为“旧劳动法”,因为我国的劳动法从制定实施以来,从来没有修改过,更没有被废除。旧法一般与新法相对应,法律一旦被称为“旧”,往往意味着已经被废除,就不能再成为法律依据了。因此,对我国的劳动法不能称为“旧劳动法”。

与此同时,把劳动合同法与劳动法相提并论,进行比较也是错误的。劳动法是调整劳动法律关系的基本法律,而劳动合同法是与劳动法相配套的重要单项法律。在劳动法中,同样有保护劳动者的条款,劳动合同法作为规范劳动合同制度的法律,在有关劳动合同的内容上比劳动法详细、具体。但说“新法增加了保护劳动者的条款”,则不很准确。劳动法第一条立法宗旨就是“为了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应该说,由于编辑、记者对法律,尤其是对劳动合同法、劳动法相关知识的欠缺,对劳动合同法的解读存在错误,影响了读者对该法的正确理解和运用。 因此,提高法制新闻编辑、记者的法律素质,增强法律知识储备,让法制编辑、记者能够树立“法治”的理念,才能准确进行法制新闻报道。(作者单位:工人日报社法制部)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