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多方面体现责任感与大局意识

2008年两会报道受众需求调查

 法治建设与法治报道

我在地方跑两会

颇感意外的“重复”

与专家学者打交道的学问

 

 

 

 

 

财经日报,做还是不做?

    本刊记者  万智炯

 

2008年,充满机遇和变数。

2008年,又一份财经报纸变身日报。 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给财经报纸带来前所未有的关注度和成长空间;同时,也给它们带来更多竞争对手和不可预测性。要怎么走,才能走得更好?

由“《21世纪经济报道》改版日报”引发了“到底要不要做日报”的热烈讨论,财经报纸的领军人物们在权衡、取舍、考量、积蓄力量。

2004年底,《第一财经日报》的问世就给中国财经报纸市场乃至都市类报纸市场都带来一阵躁动和反思。这份由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广州日报报业集团、北京青年报社联合主办的全国性市场化财经日报,在中国三大主要经济区域具有资源、地缘优势。当时人们对它的关注更多集中在“双跨”问题上,即“跨区域、跨媒体”的标杆意义上。

其实,它的话题性远不止于此。其存活与否在一定程度上还有探路性质:做日报的时机到了吗?没到吗?还是已经错过再也不会重来?

2008年初,观望多年的《21世纪经济报道》实现日报理想。改为一周五刊,相当于工作日日报;同时,《第一财经日报》更进一步,新增周末版,将周五刊改成周六刊。中国市场化程度较高的财经报纸,至此已有两家坚持日报形态,剩下几家仍保持周一刊或周二刊的周报形态,接下来的路各自将会怎么走?

为什么要做日报

从周报到日报,到底有多少路要走?

21世纪经济报道》发行人沈颢,从理想层面阐述了为什么改版:“做一张优秀的报纸几乎是所有中国新闻从业人员的理想,尤其是做一份真正意义上的全国日报。《21世纪经济报道》用7年时间来实现这样的日报。”

支持事业发展的要素,除了激情理想,还需要现实理由。

存在市场需求。

以《21世纪经济报道》为例,从2001年创刊以来,历经周一刊、周二刊、周三刊,直至2008年的周五刊日报,他们的口号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生生不息”。

这其实可以理解为,即使胸怀远大理想,但面对现实,做日报需要一个成长过程;既需要自身成长,也需要中国经济成长、以及对有信息需求人群的成长;满足需求的慢慢扩张,支撑着一张报纸这样不断的“生生不息”。

2001年是中国开始更多地融入全球化潮流的年度,市场对外放开的程度逐增,大幕开启。《21世纪经济报道》主编刘洲伟说:“那年中国刚刚加入WTO,经济还待发展,经济信息的需求量还没有到旺盛的地步,当时的《财经》还是月刊呢。”

现在随着中国经济长足进步,股市也有结构性调整,对于经济信息的需求量持续上升。2008年将会有更多激动人心的大事发生,奥运会将意味着中国更加开放的承诺和融入全球一体化决心。因而刘洲伟认为:“无论是经济的支持和每个工作日的信息需求,都向我们提出了日报要求。”

沈颢认为就媒体规律而言,整个市场在放大的过程中,譬如广告流量的增加,读者的增加,经济信息源的膨胀,不能单纯以人的力量增加版数,单期一网打尽,做五六十甚至八十个版,这会对读者的阅读耐心提出极大考验。事实上,这时读者更愿意对报纸的新闻信息时效与反应提出要求。所以扩期比扩版更合适。

拓宽报道对象。

针对做日报是否会稀释新闻的疑问,刘洲伟回答,做日报非但没有对新闻进行稀释,反而能发掘许多以前无法顾及的信息量。以前,囿于容积率限制,很多行业原来都没有足够版面关注,报纸只能关注热点行业,但随着经济发展,一些“隐形冠军”行业也需要去发掘,譬如纽扣行业等。

“原来报纸只关注著名企业、央企、跨国公司和著名消费品牌等;扩容后的报纸更能适应中国经济形态,大幅增加了对中小企业的关注;最具活力、推动中国经济迅速向前的恰恰是中小企业。”刘洲伟认为这是一块有待开发的信息源和市场空白。

“榜样就是市值曾有两百多亿美元的阿里巴巴,它为中国这群最具活力的中小企业服务,从而创造了巨大价值。同样,报道需要找到人们关心的结合点,譬如,对地方政府、资本市场和高成长行业共同感兴趣的新闻点的挖掘,那么报道在相当程度上就与资本市场发现机制类似,能笼住几方面人群的目光。”《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一些版面确实留给了那些潜力巨大但还未成为“明星”的企业和行业,譬如有个专门版面叫“快公司”。

时效是竞争利器。

新闻的生命除了真实,就是时效。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