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闻业怎样贯彻劳动合同法  

报业:怎样在数字化趋势下寻求突破

 经济报道新思维

看奥运记者怎样备战奥运

传媒上市:回顾与展望

创新的实践需要创新的思想文化  

 

 

 

 

 

经济新闻的视角选择

       

 

新闻常常是“遗憾的艺术”。2008年1月,我和我所在的媒体就经历了这样一场遗憾。遗憾之余,是关于经济新闻报道视角的进一步思考。

漫游费听证会:

最后一刻,我取消了原定报道安排

2008年1月22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和信息产业部共同在京举行了一场“降低移动电话国内漫游通话费上限标准听证会”。这是广受关注的大事,也是国内媒体争相报道的新闻事件。当时,可供编辑部做报道准备的时间已很紧张,但因为发改委是我所在报纸的上级主管单位,具体筹办听证会的价格司素来与编辑部保持着良好、密切的工作关系。而对价格听证会这一新生事物,自诞生之初的广东春运价格听证会,到5年前举行的铁路春运价格听证会,我们都曾做大量报道,积累了丰富的报道体会。编辑部上下对报道“做出彩儿”都充满信心。

报道的准备果然很顺利。价格司不仅欢迎报道,而且主动帮记者联系信息产业部有关司局,并希望通过我们收集媒体对听证会的报道反馈。我给前方记者做出的分析是:这次听证会实质上是两件事叠加在一起—一是漫游费降多少,二是听证会办得怎么样。这是两个报道角度,两条线。相对于同行更多地关注前者,我们则应更多地关注后者,从而延续我们多年来对价格听证制度的一贯关注,以突现媒体定位与特色。

听证会一天天临近,前方记者们不断发回各界人士热议漫游费的报道,但不仅听证会代表名单迟迟没有公布,而且提前发布的听证会讨论方案也只寥寥数语。编辑部则还收到来自有关司局“低调、慎重”的报道提示。这个出乎预料的局面,在22日前后达到高潮—代表们入驻河南大厦,但所有楼梯口都站着保安,对记者们严防死守。听证会没有现场直播,只有新华社、央视进了会场—当然,我们派出的三位记者也都在会场里。与价格司的长期业缘积累在此时发挥了作用。

编辑部为报道听证会预留了两个整版。会后当晚,就如何写、怎么编,我们做了严肃讨论。记者们带回主办者的解释:不做现场直播是怕公众关注影响代表们表达独立立场;限制记者是怕过多采访影响代表们休息。讨论一度陷入沉默。在敲定当天报道内容和版面安排的最后一刻,我取消了原定报道计划—在“听证会”这条主线上,记者们的观察与编辑部的判断决定我们无法表达赞许之意,编辑部又不能做出无所顾忌或妄加猜测的评说。最终,我们把九成以上版面留给“漫游费”这条主线,着力引导读者去思考漫游费背后所展现的我国电信行业发展现状、前景与难点。而对于主办方有关听证会举办方式的解释,也做了适当、谨慎而有限度的客观报道。

倘若没有多年在价格领域、信息产业领域一以贯之的视角和立场选择,我们不会很快厘清此次听证会的两条核心报道主线;倘若没有对历年来听证会举办情况的素材积累和进程判断,编辑部在采编过程的关键环节到来时,恐怕无法对此次听证会是“进步”“退步”还是“原地踏步”,做出相对明确的判断,从而有的放矢地调整报道结构和报道取向;倘若没有对本媒体与事件当事部门之间客观关系的实事求是的判断,也有可能做出不适当的选择—要么过于顾及这种关系而无所作为,浪费了报道资源;要么过于无视这种关系而过度作为,失去了正确引导舆论、冷静应对纷争的基本立场,从而失去报道的均衡性。

视角准备:笔、采访机之外的必备品

在越来越开放的传播环境里,在日益激烈的媒体竞争下,如果缺少视角选择,就会给新闻采编工作带来三种被动:其一,一线记者采访效率不高;其二,采编部门报道重点不易清晰;其三,对重点、难点题材,在有限时间内难以做出准确判断,只好绕着走。这三方面在具体实践中往往又紧密交织。

最近几年,作为经济类媒体,报社陆续来了不少著名新闻院系的毕业生,谈起“视角和立场准备”,年轻人们的第一反应是:知识可以准备,技能可以准备,与某一次报道对象相关的背景可以准备,但“视角和立场”可以准备么?准备好了“立场”,再去面对采访对象,还怎么保证新闻采访者的客观、公正呢?

 

(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