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闻业怎样贯彻劳动合同法  

报业:怎样在数字化趋势下寻求突破

 经济报道新思维

看奥运记者怎样备战奥运

传媒上市:回顾与展望

创新的实践需要创新的思想文化  

 

 

 

 

 

灾难报道中的庸俗价值观

□ 陆高峰

 

“被火车轧死的女大学生家属可能获赔17万元”。就在“韩国冷库爆炸案赔偿达成协议,人均赔偿195万”被国内一些媒体争相转载并引发一场关于死亡赔偿标准的讨论之后,这条关于“女大学生乘火车回家被挤下站台轧死”的死亡赔偿问题报道,又成了网站和一些传统媒体报道的“热点”。

如今,国内一些媒体在报道遇难事件时已经几乎不约而同形成了喜欢向“钱”看的习惯—死亡赔偿标准成为报道和炒作,特别是制作标题的“要素”。

一些媒体不去报道灾难发生的原因,总结如何防止同类事件再次发生的教训,而是把目光投在能赔多少钱上。诸如“货车司机做好事免费运货交通事故致死赔偿19.5万”“韩方死者赔偿金远超中方”“员工试用期病发死亡 单位赔偿12万”“煤矿工人死亡赔偿20万后的纠纷”“病人被委托护理摔伤身亡服务公司一审判赔40万”……

特别是不久前韩国冷库爆炸案事件发生后,中国遇难公民赔偿多少问题更是成为国内众多媒体关注的“重点”。当一些媒体报道热衷于报道遇难者人均获得赔偿金2.4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95万元)时,再加上一些媒体的不正确舆论和情绪引导,在受众中引发一些错误的情绪与观念。

 这种在灾难事件中首先把赔偿数额放在报道重位的做法,貌似对人生命的重视,实则是对生命的蔑视和亵渎,更是一种灾难报道的“庸俗价值观”。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对每个人来说他的生命都是无价的,从这一点来看,不管是国内煤矿工人死亡的赔偿标准,还是在韩国遇难同胞的获赔,对于一个鲜活的生命来说都是“身外之物”,都不是其生命的真正价值,更不是价格,对于其家人来说再多的钱也无法换回对亲人的感情与失去亲人的痛苦。在这种情况下,把眼睛盯在赔偿标准,把灾难报道的重点放在赔多赔少上,并大肆渲染赔偿数额,都不是尊重生命和真正以人为本的表现。

国外一些类似的重大灾难报道倒是有不少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比如在被称为“美国历史上最为严重的枪击事件”的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枪击案中,一名韩国学生在枪杀32人后自杀。此事发生后我们几乎没有看到有关死亡学生赔偿标准的报道,更没见到任何有关赔偿标准多少的讨论。我们更多看到的是“美国为枪击案遇难者举行悼念仪式布什发表讲话”,“4月17日,在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校园内,成千上万名师生和家属为32名枪击案死难者举行烛光守夜活动”等等感人也非常有人情味的报道,以及事件如何发生,如何有效防止等理性的分析。

在灾难事件中把眼光盯在赔偿金上的做法,不仅从本质上没有真正体现对生命价值的尊重,而且,还容易引发受众对生命价值观的认识偏差与舆论混乱。在灾难事件报道中一心盯着死亡赔偿标准的向“钱”看的做法,应该及早纠正。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