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闻业怎样贯彻劳动合同法  

报业:怎样在数字化趋势下寻求突破

 经济报道新思维

看奥运记者怎样备战奥运

传媒上市:回顾与展望

创新的实践需要创新的思想文化  

 

 

 

 

 

事实上,在《南国早报》成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像传说中的“报业黑马”那样“一出生就风华正茂”,只能说在南宁站住了脚。其在报纸运作方面仍然存在一些缺陷。

据《南国早报》副总编辑肖建华介绍,当初创办《广西经济报》以及《南国早报》的目的都是由于当时广西日报社的广告比不上《南宁晚报》,广西日报社希望找到一个新的利润增长点。但是,《广西经济报》的方法过于直接,想法过于简单,大部分采访报道活动围绕广告展开,结果路越走越窄,影响力日见式微。而《南国早报》一开始也是沿袭习惯,允许记者拉广告。直到1998年,全体采编人员才开始不拉广告,而且对所有稿件都经过审核,涉嫌谋私的记者都要受到处罚。没想到,这样一来,反而发现对广告的吸引力还更大。1998年,在广告收入上,《南国早报》才和《南宁晚报》持平。到了1999年,《南国早报》的广告收入开始超过《南宁晚报》。1998年后,《南国早报》采取了采编和经营完全分开的结构,早报就仅仅是一个编辑部。并对采编实行严格的绩效考核制度,以奖勤罚懒。但是,另一个强劲的竞争对手又出现了。

1999年-2005年:诸侯混战

广西报业的混战阶段应从《广西商报》说起,原属于广西贸易厅所办的《广西商报》在1999年之前只是一家较小的行业报纸。1999年,由于全国各地的都市报竞争风起云涌,主办者看到了都市报市场的巨大机会,于1999年将《广西商报》改为日报,由重庆力帆集团出资,从四川成都引来一批报人办报,正式加入都市报的战团。按照现在南宁报人的描述,当时“《广西商报》的路子更野”,在发行上送米、送油、送矿泉水,在新闻上“百无禁忌”,新闻策划、舆论监督,竞争攻势非常“凶猛”,很快就吸引了南宁市民的关注,发展非常迅速。

《南国早报》副总编辑肖建华坦言,在2000、2001年时,《广西商报》对《南国早报》造成很大压力。这时广西日报社为了护卫《南国早报》的优势地位,就将1997年12月25日出版的周报《当代生活报》改为日报,担负起与《广西商报》竞争的重任。

《南宁晚报》为了摆脱既是晚报又是市委机关报而造成定位不够准确的尴尬局面,在2000年9月利用原来《读者周末报》的刊号资源,创办了《八桂都市报》,让《南宁晚报》集中做机关报,而《八桂都市报》则主打市场,与其他都市报展开竞争。

与此同时,原属于广西壮族自治区侨办主管的报纸《侨报》被改为《华声晨报》,由中新社出资出人创办,也加入了都市报的竞争。 如此一来,在只有二百多万人口的南宁市,一下子就集中了六家定位类似的都市报竞争,火爆的场面至今仍让南宁报人记忆犹新。基本手段与其他城市的报业大战类似。

竞争的最后结局是《广西商报》《华声晨报》退出都市报的竞争;《南宁晚报》《八桂都市报》改头换面,重新定位;《南国早报》《当代生活报》确立竞争优势。

由于大规模铺摊子,增加了成本支出,导致资金短缺,2001年6月的那么一天,由于欠款超过了印刷厂的底线,《广西商报》被印刷厂拒绝印刷,《广西商报》就在那一天而从广西都市报市场上消失了。而《华声晨报》也由于采编不力,经营不善等种种原因,逐渐退出都市报市场,改为周报乃至旬报、月刊,不间断出版。

《八桂都市报》的报名则表明了它立足的是整个广西,在实践中,它的这一全面铺开的策略对于已经比较艰难的南宁晚报社来说,显得力不从心。南宁日报社社长梁繁峰对此有着深刻反思,他说:“错一步,就步步错,《八桂都市报》的定位错了,不应面向整个广西,摊子铺得太大了。现在看来,只要南宁市的市场没有做好,其他的都是空话。”

而据《南宁晚报》副总编辑胡建华介绍,当时《八桂都市报》的读者认可度还是可以的,但由于资金投入方面没有保障,《八桂都市报》叫好但不叫座,广告增幅不明显。反倒是漫长的成长期使南宁晚报社背负了巨大的包袱,因此在2004年12月停刊。在2005年,应南宁市委的要求全面改版,将《八桂都市报》改为《南宁日报》,定位为南宁市委机关报,退出与都市报的竞争;而将《南宁晚报》的机关报功能剥离,全面肩负起与其他都市报竞争的重任。

在那几年的竞争中,六家报纸共同把报业市场蛋糕做大,几家报纸退出后,给现存的《南国早报》《南宁晚报》《当代生活报》留下了较大市场空间,它们捡拾起退出报纸遗下的份额,包括订户、广告和新闻源,获得了迅速发展。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