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求真务实  创新发展  

盘点2007

 新闻媒体与攻心战

文化报道与软实力建设

 有效传播:我们能做些什么

北京报业:转型与调整

海外媒体怎样报道物价

 

 

 

 

 

重大事件报道的历史意识与手法运用

—解读新华社“探月报道”背后的故事

        陈二厚

 

我国的探月卫星嫦娥一号从确定发射到成功运行,牵扯了国人太多目光,说它是重大新闻事件一点不为过。一年当中非程序性重大新闻事件报道并不多见,这正是主流媒体抢占舆论高地的绝好机会。面对竞争,记者怎么才能更好地彰显报道影响力?

“重大新闻事件将被载入史册,记者一定要有历史意识。”

重大新闻事件因其稀缺和意义非凡,而被世人记住,后人修订历史时肯定也会浓重地书上一笔。采访这类新闻事件时,作品将经受四重考验—国内普通受众、专家行家、海外受众、历史。

其中最重要的是历史考验:今天的报道明天将变成历史资料。考虑于此,记者动手之前就会对细节再三斟酌核实,也会对事件的进程和意义发出更深层的探究;面对历史,人们常常有强烈的使命感。媒体在重大新闻事件发生之际或之前,要做的事就是激发记者的历史责任感,获取他比平时报道加倍的投入。

当嫦娥一号2007年下半年将发射的消息传出后,自2007年7月,新华社记者就通过国防科工委与卫星、火箭等各系统单位联系,提前进入报道状态。这样做的好处在于能够从根源上把握探月工程报道:开始可能没有多少新闻可报,但系统了解整个工程运作,是为了今后在某一点的集中“爆发”。

事实证明确是如此。新华社参与探月工程报道的记者黄全权回忆,“整个工程由互相独立的多个部门组成,各个部门专业性很强、差异性很大;像这种非程序性重大新闻,开始没有一个人能通盘告诉记者到底是怎么回事,更别说采访的流程摹本。”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老老实实的挨个部门调研访谈过去,然后再由记者自己系统消化整理;重大新闻事件发生时,情况烂熟的记者才会避免犯常识性、事实性错误。

“重大新闻事件将被载入史册,记者一定要有历史意识”,这体现在新闻上就是客观、准确,不夸大、不渲染。新华社记者花费数月时间,对探月工程几十个项目负责人一一深入采访,并请他们对整理出来的录音材料进行内容核实把关;最后新闻出来也许就寥寥数行,但避免了因事实错误而被后人诟病。

由于有历史观照,记者的探月报道在提升国民自豪感同时,还坦然指出我国航天技术在某些方面的不足,如《“嫦娥”十三问—对话绕月探测工程总设计师孙家栋》《孙泽洲:嫦娥轨道“复杂”缘于诸多限制条件》等稿件,不盲目自我夸耀,保持清醒的反省态度,为将来的历史评价留有一定余地。

“在媒体竞争中, 怎么找到独家新闻源”

重大新闻报道,参与媒体众多,激烈的竞争要求记者更多地挖出别人没有找到的新闻源。

培养、开掘更多新闻源头。探月工程是一项庞大工程,涉及不同方向的各种问题;媒体的竞争,很大程度上落脚在访谈对象的竞争。探月报道中,许多媒体都在为几个知名专家采访权“打得头破血流”,反而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这些专家其实仅仅只适合回答本专业领域的问题,而不可能“包打天下”。譬如,对于未来探月工程的规划问题,找相关官员回答就比找专家谈更权威。事实上,许多媒体都只找了具体负责某项技术的专家来大谈整个国家的探月规划。

新华社记者提前几个月就进行调研的功夫没有白费,由于对系统的了解,记者能够为不同问题,找到不同的权威人士访谈,避开对几个“有名”新闻源的“反复利用”,开创自己的访谈“蹊径”。在探月工程中,专家、官员和科学家都有各自不同的负责领域;在新闻的不同发展阶段,把新闻竞争的眼光放得更开阔些,找不同人士最大限度开辟自己的新闻源,在报道深度和广度上才能更胜一筹。

从没有发生的事件中寻找新闻。如果记者对某一事件有着足够深入的了解,他将对事件态势走向有自己的判断;如果在事件中,某一些意料之中的事实没有发生,那么很可能蕴涵重大新闻。《嫦娥奔月轨道首次中途修正取消:缘于“轨道精准”》的出台,就是黄全权在关注嫦娥一号的运行过程中,发现按照飞行计划卫星应该变轨,但始终没有变轨;在及时通报情况的同时,迅速多方核实,终于找到问题所在。这条稿件的诞生,源于记者的主动寻找和对事件总体的熟悉把握,一旦发现有不合常理的地方,就是可能有新闻的地方;有蹊跷的地方,往往是独家新闻孕育之处。

 

(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