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求真务实  创新发展  

盘点2007

 新闻媒体与攻心战

文化报道与软实力建设

 有效传播:我们能做些什么

北京报业:转型与调整

海外媒体怎样报道物价

 

 

 

 

 

软实力时代的媒体责任

    王晓晖

 

谈文化新闻,我想起了上海社科院学者花建的论述:“当1000年开始时,强盛的标志是对土地和人口等资源的占有。当1900年开始的时候,强盛实力的标志是对技术和能源、资源的占有。当历史跨入20世纪的最后20年,人们把强盛实力的标志转向包括政治、科学、文化和国民素质在内的综合国力。”

文化软实力与国家利益

软实力已经成为国家形象的标志,对软实力的追逐成为国际竞争的目标—这当然不是花建的首创,类似的观点早就有了:号称“太阳王”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四一直想超越欧洲其他国家,进而征服世界。其顾问大臣寇伯特就建议:法国应该向其他国家推销法国“文化”和“品位”。他的观点是,通过“品位”,可以和欧洲开战;利用“时髦”,可以征服世界。

这便是未被命名的“软实力”吧!为其命名的,是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他在18年前提出: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既包括由经济、科技、军事实力等所体现出来的硬实力,也包括以文化和价值观念、社会制度、发展模式、生活方式、意识形态等方面的吸引力所体现出来的软实力。软实力虽然没有硬实力那样具有明显和直接的力量,但有更加持久的渗透力。

在这方面,韩国人知道得比我们早。几年来,无数中国女性被“韩流”击中,沉迷于漫长又曼妙的“韩剧”里;与此同时,韩国手机热卖,韩国汽车热销。

在这方面,日本也不甘人后,其内阁府所属的知识产权战略本部,几年前曾发表一份《推进日本品牌战略》的研究报告,呼吁国民要大力向世界介绍日本的“魅力”,通过增强日本在世界的“软实力”来提高日本的国际地位。即借助自身的文化、艺术等吸引力和魅力,而不是利用强制手段或者金钱等来增加自己在世界上的影响力,并以这种影响力获取更多国家利益。

日本政府明确表示,21世纪是各国“软实力”较量的时代,也就是以文化力量为中心的时代。在这个时代,单凭军事和经济等“硬实力”拼斗,已经难以赢得各国尊重。独创的、传统的、与自然协调的人文力量将受到世界各国青睐。日本的饮食业率先响应政府提出的“软实力”战略,希望以“生鱼片”和“寿司”为先导,开辟新的外交局面。

被误读的中国亟待提高软实力

中国很长时间里对“软实力”概念还处于最初认知阶段,更遑论“软实力”的培育、“软实力”的技巧、“软实力”的发挥。在中国人执著于“发展是硬道理”的同时,还无暇顾及“软实力”。

30年间,中国经济平均年增长近10%,经济的持续高速发展使得中国用20年时间经历了欧洲两个世纪才完成的工业化、城市化和社会转型,近3亿人脱贫,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提前实现联合国2015年极端贫困人口减半“千年目标”的国家,而且整整提前了12年。这期间中国人看的多是美国的大片、欧洲的书籍、日本的动漫、韩国的连续剧……

“中国人是不是在屋顶上种庄稼?”“中国人是不是还留着辫子?”—虽然独联体国家是中国的紧邻,但他们中不少人对中国的印象还停留在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前。也有大量截然相反的报道。据《日本经济新闻》2007年6月3日报道说:“自民党政调会长中川昭一演讲时说:‘我们要绝对避免成为中国的一个省。’”

—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发展的过程就是一个被误读的过程。关于中国报道的两极化差异,就像“中国崩溃论”和“中国威胁论”相距得那么远。

而“软实力”被忽视的结果是:

—不平衡的“瘸腿强国”。

在西方人抱怨对中国巨大的贸易赤字时,中国面临着对西方巨大的文化赤字。中国虽是文化大国,但不是文化强国,虽是文化资源大国,文化产业不发达。在文化产业领域,对自有的文化资源和遗产的破坏和浪费程度不亚于对其他物质和自然资源的低效率开发。美国虽是文化资源小国,却成为世界文化产业强国,文化输出大国。最新的统计数字表明:中国“文化入超现象”严重,文化产品的进口与出口比例为一百比一;文化产品的内销与外销比例为二千比一。

 

(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