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求真务实  创新发展  

盘点2007

 新闻媒体与攻心战

文化报道与软实力建设

 有效传播:我们能做些什么

北京报业:转型与调整

海外媒体怎样报道物价

 

 

 

 

 

物价报道背后的常识与规律

      

 

当前的物价报道是一个两难的困惑。CPI逐月走高,使人们对通胀预期愈发强烈,任何与物价相关的报道必将引起大范围注意,这无疑刺激了记者的新闻冲动。但中国经济的健康又是另一种愿望,人们期待与切身利益相关的物价能够最大限度地平稳,人们并不希望“通胀”因为媒体炒作而走向负面。

事实上,通胀在某种角度上可认为是一种集体对经济“信心”的崩溃,这种崩溃并非完全由现实推动,负面信息的传递在这一过程中会起很大作用。人们看不到全盘经济的状况,而是靠媒介的信息来判断。因而媒体的作用在其中十分微妙。

作为记者,我们并非可以如经济学家那样对“通胀”作理性推算,但在日常报道中,可以尽量避免针对物价浅显偏颇的解读,使报道专业而透彻。

还原基本常识

解决这个困惑,我想和所有问题一样,首先是基本面的清晰。什么是衡量中国经济的“通胀”指标?回答很简单,是CPI。这3个字母目前已经从一个专业经济学术语变成一个百姓熟悉的“常用语”。“如何跑赢CPI?”“CPI创两年新高”等等标题不断出现在都市类媒体的版面上。事实上仅仅一年之前,很多报刊记者编辑甚至都不知道“CPI”是指什么。

CPI的全称是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中国CPI的构成有八大子项,其比例分别如下:食品34% ;娱乐教育文化用品及服务14%;居住13%;交通通讯10%;医疗保健个人用品10%;衣着 9%;家庭设备及维修服务6% ;烟酒及用品4%。

这个指数一直以来与老百姓的物价感觉不符,主要因为“房价”并未计算在内,CPI的构成比例是由人们日常消费支出比所决定的,我们可以随便找身边的人问一问,目前住房的花费是否占总消费的13%?我想大部分人的答案远远超过这个比例,“房价”首付已牢牢控制大部分人的现金流,加之“月供”,或许我们收入的31%而非13%用于居住。

虽然依据国际惯例,“房屋”作为投资品不计入CPI,但中国的现实情况是,住房是大部分人的消费,而非投资。这个学术困局在我采访当中,没有一个宏观经济专家给出解决办法。因此中国的CPI只是通胀的参考,如果要弄清整个社会的物价走势,房地产商、银行、与购房者之间的资金链也值得考量,每个月国家统计局和国家发改委联合发布的房价指数,也是对CPI中没有房价的补充。因此,关于中国的通胀除了要看CPI以外,包括房价、高档医疗费用等没有计入CPI的行业统计也要关注。

关注官方物价信息披露的变动

处于改革进程中的中国,很多制度都是一边摸索、一边制定。关于物价波动的官方披露制度也在完善,这是需要记者注意的,我们比一年前多了很多正规渠道的官方信息,值得好好利用。

比如2006年年底,小麦一轮涨价之后,国家发改委价格司2007年一季度每周开始公布粮食价格监控数据。2007年上半年猪肉涨价之后,商务部、发改委、农业部也随之每日或每周公布肉类价格监测数据。我还注意到,发改委2007年三季度某天忽然开始公布女性内衣、男士衬衣、洗衣机、燃气热水器等日用品的价格监测,还在其官方网站上专门增设价格监测一栏,每天更新。但如果简单地搬抄这些数据,会形成很多肤浅的报道,形成“××涨价”“××价格巨大波动”等标题报道,实际上却没有厚实的内容。很多报道都是将这些新披露的数据做简单的月比。事实上,价格变化是一种趋势,需要一段时间观察,也需要对比过去几年的数据和规律。此外,还需要懂得一些价格变化的季节性规律。比如,进入冬季,天然气会有一个季节性涨价,鲜果蔬菜同样也有季节性价格,将一种常规涨价进行夸大是不合适的。

 

(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