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求真务实  创新发展  

盘点2007

 新闻媒体与攻心战

文化报道与软实力建设

 有效传播:我们能做些什么

北京报业:转型与调整

海外媒体怎样报道物价

 

 

 

 

 

融合与演进:

2007新闻摄影发展变化回顾

      

 

数字化生存是谈论本年度新闻摄影发展大的社会背景,影像和现实的分裂最大的受害者应该是新闻摄影。2007年3月老牌画报《生活》(Life)彻底关张,使专业人士倍感凄凉,诞生于1936年的《生活》完善了用照片讲故事的信息传递方式,并且将这种功能发展到极致。它的消亡似乎是新闻摄影发展转轨的信号。

虽然技术门槛的降低,让摄影成为大众文化中最活跃的力量,但与此同时,受众对视觉信息的认知习惯也发生了变化,新视觉时代的到来使视觉传播方向的研究也必须进入新的阶段。2007年末的“华南虎事件”则是视觉文化发生剧变的一个典型案例。这张照片最初进入传播领域的时候,一些媒体给予这样的题目“照片证实野生华南虎再现陕西巴山”,但随着事态的演变,这个标题却凸显了图片在信息传播过程中的尴尬—即使是采集自现场没有经过数字合成的真实图像,照片也不能够证实某事的存在。“华南虎”事件中的另外一个引人关注的地方是,视觉传播链条中受众一方借助网络平台变得异常活跃,甚至可能会影响传播者的态度,这些都应是视觉传播研究新的重点。

新的传播环境必将导致信息传播方式发生新的变化,在新闻摄影发展这看似波澜不惊的一年里,其实已经孕育了很多变化,这些变化的核心可以用“融合”二字概括。

文字与图片的融合

就在《生活》画报永远告别读者的3月份,与《生活》同属一个集团的《时代》周刊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版。

改版后的《时代》周刊,视觉元素的运用更加丰富,照片用得更大,这种重视“呈现故事的方式”的做法,发出一个信号—当下在传播信息的过程中,文字和图片必须作为一个整体存在,不但信息的内容重要,信息的外在形式也很重要。在图文融合的大趋势中,完全靠图片来讲故事或者仅仅依赖文字来传递信息,都已经成为过去,信息的整合传播才是王道。《生活》停刊了,它的图片精神却在《时代》中延续。

《三联生活周刊》也在2007年进行了改版尝试,总编辑朱伟认为改版目的是为了挑战信息传播的“轻薄化”,为此三联不但把信息量增大,同时也把图片量增加,在设计上精工细作,使整本杂志相较以前更耐看。和朱伟的思路相同,《新京报》的视觉总监何龙胜也提出同样观点,他认为报纸整个传播过程中直观、感性、基于浏览化的阅读,也就是报纸中被“看”的这一部分变得越来越重要,在今天一定要用视觉思维办报,注重信息传播的外在形态。

事实上,利用视觉思维办报的思想在中国新闻界已经不是纸上谈兵,而且在2007年已经进入平稳发展阶段。“《南方都市报》这两年每年推出一个大的视觉特刊,都是以视觉部门为中心,带动文字部门协同报道。《重庆时报》让美术设计人员到现场采访,以新闻图示的形式发布信息,这样一个工种在以前没有出现过。《三湘都市报》原来的报纸形态非常老,是一个看起来挺陈旧的报纸,在进行变革时来了个视觉先行,大刀阔斧地在视觉上突破,从改版开始拉动整个报纸的二次创业。《新京报》则明确提出视觉优先原则,来建立一些新的专业标准。以上这些媒体都已经从单一重视摄影或者视觉元素,发展到重视媒介本身的视觉化,在这个过程中,新闻摄影的信息属性被逐渐认知,图片和文字之间的关系不再是对立、割裂而是融合。

动态与静态的融合

美国新闻摄影界在2007年度已经将工作思路和重点从平面媒体全面过渡到网络媒体。最为典型的是《达拉斯晨报》,他们给摄影记者配备了索尼Z1U摄像机,只拍摄动态影像,随后使用抓图方法捕捉高达16M的清晰图片,这些图片用于4-5栏宽的头版图片,而流媒体的视频文件被挂在报纸网站上。有人认为如果按照这样的工作模式,10年之内,新闻摄影师将只携带摄像机完成拍摄任务,从数码相机到数码摄像机的转变似乎过于激进,但事实上,随着网络媒体在信息传播中的主流地位的确立,影像传播基于互联网的静态和动态融合的传播趋势则非常显著。这种动静结合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