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求真务实  创新发展  

盘点2007

 新闻媒体与攻心战

文化报道与软实力建设

 有效传播:我们能做些什么

北京报业:转型与调整

海外媒体怎样报道物价

 

 

 

 

 

新闻媒体与攻心战

      

 

兵法云:“攻心为上”“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如何攻心?怎么才能不战而屈人之兵?在现代战争中,新闻媒体往往是个重要角色。

新华社在解放战争中对国民党军队的宣传堪称一绝,它打破常规,连篇累牍地报道蒋军被俘军官名单,为其沟通信息;成年累月地广播蒋军被俘人员家书,为其报平安;还不断播发战死的蒋军高级将领的埋葬地点,通知其家属来领尸,为新闻史留下许多珍贵轶事。

大张旗鼓宣传被俘的蒋军将领

众所周知,蒋介石在抗日战争胜利后,不顾人民的反对,发动内战,很不得人心,在他的军队内部支持者也不多。再加上他的部队内部长期有嫡系与非嫡系之分,派别林立,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士无斗志,所以在战争过程中,分化瓦解敌军,使其放下武器,投入反内战行列,就成了我军事宣传中的一项重任。

在解放战争开始前,新华社连续报道了国民党高级将领高树勋、潘朔瑞等率部起义和国民党飞行员刘善本等驾机飞延安起义的消息和言论。战争开始后,除继续报道战场上蒋军不断投诚、起义的消息外,国民党军被俘官佐益多,报道其被俘经过、反内战态度等成了军事宣传一项重要内容。

解放战争开始一个月,国民党军九十二师副师长洗盛楷少将在苏皖战区淮北战场被俘,他对新华社记者首先表示:“此次参加无谓内战,内心极感痛苦。现在已是离开战场放下武器的老百姓了,倒觉得轻松。”他说:“政治协商会议后,我国本可进行和平建设。但由于国民党少数人坚持独裁,内战必不可免。本师奉命从无锡轻装出发,个人即屡请退伍,奉侍七十八岁老母,均未得准。到宿县不久,复奉命向东进军新四军,到此本师即陷入内战漩涡。但本人心中,极不愿参加内战。此次渔沟战役中,听到内战枪声一响,我心绪即降到冰点。刘参谋长问我进退如何,我即主张留在阵地。当秩序混乱时,卫士问我如何处理,我即下令放下武器。”他和同时被俘的师参谋长刘历身少将还希望全国爱国军民团结起来,制止内战惨剧。

随后,在陇海前线定陶战役中,俘获了国民党第三师(原第十军)师长赵锡田,刘伯承司令员接见了他,在记者访问时,他坦白承认,“第三师虽然有美国帮助的大炮和飞机,但由于军心厌恶内战,加以军令指导错误,无可避免要吃败仗。”他认为,八路军是人心所向,指挥机动灵活,士气旺盛,能攻能守,加上军民团结,是不可战胜的力量。

1947年2月,莱芜战役中,国民党徐州绥靖公署第二绥靖区副司令李仙洲中将被俘,除播发他被俘、被俘经过、伤势渐愈、陈毅将军接见、华东野战军政治部设宴接待等消息外,还连续报道了他慨谈莱芜战败、痛斥蒋介石迷信武力必然失败,他和同时被俘的十一名国民党将官等联名通电全国,反对内战,期望国家早日实现和平民主。在这以后,随着战局的发展,国民党军高级将领被俘的越来越多,包括王耀武、范汉杰、杜聿明、黄维等中将以上的指挥官。新华社对他们都作了连续报道。

这些报道不仅宣传了我军的胜利,体现了我党宽待俘虏的政策,揭露了蒋介石发动内战真相和这场内战带给国家与人民的深重灾难,同时起到了“攻心”作用,获得瓦解敌军的效果。正如平津战役中一位起义的国民党将领所说,每当听到同僚被俘的消息,心里总是多一份厌战、避战情绪,为“党国”而战者益少,留后路者益多,到战场上不是畏缩不前,就是枪声一响轻易放下武器。

为战俘传递家书

应该说,战争中报道战俘是正常的,新华社在解放战争中对被俘的国民党军高级将领的报道只是数量多、规模大而已,而代战俘传递家书、通知战死者家属领尸是特有的,在古今中外新闻史上是独一无二的。

还是解放战争初期在淮北战场被俘的国民党少将洗盛楷,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拿出一纸笺短情长的家书,请求记者在最近的电报局为他拍发,以绝路逢生告慰妻子。可是附近没有电报局,无处可投。记者把这封家书带回前线分社,经商量决定发往延安新华总社,建议新华广播电台代播。总社赞成这种为被俘的蒋军将领代转家书的做法,一字不改地在新华广播电台播发了。洗盛楷和战俘营的同僚听到广播后颇为惊喜,不久又得到家属回音,更是兴奋异常。

 

(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