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在提高文化软实力中发挥独特作用  

新闻策划的理念与实践创新

 再议都市报的发展

凸显责任  创新动作 

 今天怎样做好评论员

年终报道五大创新期待

 

 

 

 

 

假记者身上有多少是真记者的问题

 周云龙

记者这碗饭是越来越不好吃了。《中国青年报》报道,在山西,街头钉鞋的、打烧饼的小商小贩都拿着假记者证,或穿梭于机关、企业,尤其是煤矿、交通治超点敲诈钱财,或骗免交过路费、旅游景点参观费。当街头钉鞋的都敢说自己是记者时,真的记者还敢说自己是记者吗?他们还会被采访单位视为真的记者吗?这个担心很快被报纸上的一条消息证实:《经济参考报》记者最近到河南伊川县一家污染严重的企业采访,遭遇阻挠,采访器材被抢,记者也被殴致伤,而污染企业阻挠采访的理由便是:现在假记者很多。

假记者的话题,几乎成了今年记者节后一大新闻热点,真的记者则不能不为之尴尬。假记者为什么现在会活跃异常?此间的舆论认为,这与一些地方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有关,说白了就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可是,作为记者队伍中的一员,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假记者是相对于真记者而言的,假货与正品总有几分相似才能以假乱真,那么,假记者得以生存而且长期生存,他们与真记者会有多少形似、多少神似呢?

在基层采访,一位采访对象就曾经向我提问:怎么区分假记者与真记者?大概是因为被假记者折腾多了,想积累些经验,我便以我的观察如实作答:一是假记者因为心虚一般总会拐弯抹角地以外在的包装展示自己的记者身份,而真记者一般都很低调,不会那么张扬;二是假记者采访只是幌子,曝光只是由头,最终目的都绕不开骗吃、骗喝、骗拿、骗钱。那位朋友反问:网上不是说有正儿八经的记者买油条的时候也拿出记者证,跟人家摊主说“我是××报的记者,先给我来两根油条”?真的记者里面就没有骗吃、骗喝、骗拿、骗钱的吗?

也许,那位朋友所说的记者只是个别、极少数,而真记者队伍里的“个别”“极少数”,其实正是假记者效仿、假冒的原型,真记者为非作歹在前,假记者如法炮制在后。不仅如此,假记者为非作歹在前,往往还有真实身份的记者在后台提供智力支持、发表阵地,事实上,真记者、假记者现在往往形成了或松散或紧密的“利益共同体”、或明或暗的“敲诈联合体”。

所以,在假记者的身上,暴露出的不仅有采访对象这样那样的问题,更有真记者队伍里存在着的种种道德失范问题。而今,许多假记者与某些真记者往往如出一辙,要论区别,仅仅是一个记者证之差。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现在某些假记者的做法可能比许多真记者更敬业。朋友在苏北基层一个经济发达的乡镇工作,近来不断遭到一些身份不明的记者骚扰,无一例外地以曝光相威胁,而后拿钱走人。前不久,某行业报的记者站有人突然给他们传去一份发稿单《××镇土地征用调查》,上面有“拟编发”的值班主任意见,有“同意编发见报,附单位观点及态度”的主编意见。朋友问我这路记者到底是真是假,我不假思索地告知:假的。因为真正的记者现在很少会有与被批评单位这样的沟通了,他的表现从形式上已经超出了真记者(真记者写此类稿件一般都不敢太声张,惟恐有人打招呼、说情),所以必定是假的,不过是以平衡采访的幌子,行敲诈勒索之实。

看来,假记者身上有着许多是真记者的问题,借用一位网友的评论作结:对假记者要“打”,要狠“打”,对真记者要管,要严管。确实,只盯着假记者“打”,那还不是“头痛医头”,那是“头痛医脚”!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