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在提高文化软实力中发挥独特作用  

新闻策划的理念与实践创新

 再议都市报的发展

凸显责任  创新动作 

 今天怎样做好评论员

年终报道五大创新期待

 

 

 

 

 

“四不问”在全国招聘评论记者,相应的工作机制已然实施,《嘉兴日报》近期在业界相关领域激起了层层涟漪。2007年11月,“新世纪第三届新闻评论高层论坛”上,80余名评论员和专家学者再聚首,探讨新时期评论工作的创新与变化。在发表言论渠道陡然增多,人人可评、事事能论的今天,做一名评论员需要怎样调整?怎样才能适应变化了的传播语境、背景、渠道,以增强传播效果,以正确的舆论引导人?

《嘉兴日报》认为,与普通的评论员和记者不同,“评论记者”将采访调查和写作评论结合起来,先深入采访,后发表评论,突出评论的新闻性、时效性,将报道事实和评说时事联系在一起。以使作为“引领”的意见观点更扎实、更准确,更有的放矢。

评论员怎样以记者的身份深入基层、深入生活、深入群众?记者又怎样拿起评论的武器,不仅报道事实,并且在此基础上传播观点?评论记者有何不同于普通记者和评论员的特殊要求?需要做哪些准备?

 

今天怎样做好评论员

 

让评论“回到地上”

   张天蔚

 

“12月6日,在吃晚饭前不久,李普曼接到肯尼迪总统的电话,问他下午晚些时候可不可以来访李普曼。”这是一段出现在沃尔特·李普曼传记中的描述。肯尼迪亲自登门的目的,是要向李普曼询问决定国务卿人选。在此前不到一个月的1960年11月9日,肯尼迪刚刚当选美国总统。

放眼世界报业历史,具有如此重要影响和地位的专栏作家或报纸社论作者,沃尔特·李普曼几乎可称绝无仅有。但恰恰因为有了他的标志性存在,媒体评论才呈现出最大限度的潜力和可能。

在一本名叫《光荣与梦想—1932-1972年美国社会实录》的书中,作者威廉·曼切斯特以编年史的方式,先后写到了从胡佛到尼克松的8位美国总统,沃尔特·李普曼的名字和他在不同时期就时局发表的观点,却几乎贯穿全书。这样的安排,当然有以李普曼的观点作为“编”年之“线”的策略性考虑,但一个人的文章和观点,能够覆盖40年世事流变而成为历史的一部分,却也证明某些评论文章足以走出媒体传播的速朽宿命而传诸历史。感慨于此,我曾经在清华大学的某个阶梯教室里,对着数十张热切而又茫然的面孔说:如果说“今天的新闻是明天的历史”,那么,“今天的时评就是明天的精编史”。

尽管我能从那些面孔的微妙反应中,体味出这句话的蛊惑效果,但我自己却清楚地知道,包括我的作品在内的“今天的时评”,却很难成为可供后人准确理解今天的“明天的精编史”。原因是多方面的,而其中可能最关键的是今天的时评作者们在大多数时间里置身于所言说的事件之外,难以窥破事件的本来真相,更遑论切中关键、直指核心。

作为《北京青年报》评论部负责人,我身兼评论员和评论版主编双重职责,除定期撰写“今日社评”外,每天还需阅读、编辑大量时评投稿。我在工作中也越来越强烈地感觉到,随着时评文体的兴盛和职业“时评家”群体的出现,时评这一曾经的“功臣文体”,却有蜕变为“轻薄文体”的趋势。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