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在提高文化软实力中发挥独特作用  

新闻策划的理念与实践创新

 再议都市报的发展

凸显责任  创新动作 

 今天怎样做好评论员

年终报道五大创新期待

 

 

 

 

 

今年8月,国家“扫黄打非”办、新闻出版总署联合发出《关于开展整治假报刊、假记者站、假记者、假新闻专项行动的通知》,全国各地纷纷开展打假活动,查处了一批假记者,有效遏制了假记者猖獗的势头。近日得知,这项活动将延续到明年3月。打着境外报纸旗号在内地从事非法经营活动的非法报纸《社会新闻报》近日被依法取缔,涉案假记者被依法逮捕。假记者的成因是什么?怎样建立打假的长效机制?

 

假记者探源

    郭月秀

 

假记者这一社会公害,不仅损害新闻队伍的声誉,影响媒体的公信力,而且影响党和政府形象。假记者为何如此猖獗?

“广告员”搅浑了采访的“水”

去基层采访,常常会有人问:“收钱吗?收钱就不必了。”听着很纳闷儿。我从事新闻工作20来年了,过去不是这样啊,什么时候采访也要收费了?通过调查了解,才知道原来是“广告员”搅浑了采访的“水”。在经济欠发达地区,固定广告源很少。一些媒体为了扩大广告业务,增加广告收入,在基层设立工作站,大量招募广告业务员,出台各种激励政策,大面积开辟广告源。广告业务员虽然没有采访资格,却打着报社、电台、电视台的旗号,理直气壮地到处“采访”(其实是拉广告),一“采访”就收钱(上千上万地收),久而久之,群众就认为“采访就是收钱”了。

一些地区的一些媒体明知广告业务员不是记者,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他们到处“采访”到处要钱。殊不知,新闻采访的内涵,却在这见怪不怪中被涂抹得乱七八糟;新闻队伍的形象,也在这见怪不怪中受到很大影响。

新闻媒体是党和人民的喉舌,新闻记者肩负着崇高的使命,新闻采访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但自从新闻采访这潭特殊的“水”被搅浑之后,什么样的人都混迹于记者队伍当中,真可谓鱼龙混杂真假难辨。

“大媒体”旗下的假记者

假记者的违法活动在基层,但大多数人的根却在“上面”。他们与某些大城市的一些“大媒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的是某某日报、某某杂志记者站、发行站、联络站、工作站聘用人员,有的是某某日报、某某杂志广告部门的业务员。严格讲,他们不是记者,没有采访权,就像公安部门雇佣的临时工不能冒充警察滥用执法权一样。但恰恰是他们,大摇大摆地以“大媒体”记者自居,揪住基层的一点问题就软磨硬泡,不给好处便曝光,把舆论监督的作用破坏得面目全非,舆论监督成了敲诈勒索的代名词。对这些不是记者的“记者”,基层也无可奈何,辨不清真假,一些单位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好给钱了事。

在基层设立工作站、联络站、记者站,在很大程度上成了一些媒体的赢利方式。好多报社不给基层站一分钱,基层站每年却要上交几十万给报社。一个站聘用数十人,到处“采访”伸手要钱。这种不合理的体制,助长了假记者的泛滥。

其实,按照《报社记者站管理办法》严格衡量,所谓“大媒体”的发行站、联络站、工作站有不少是违法的,应予取缔。仅今年八、九月,山西就调查处理非法记者站、工作站41个。

(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