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在提高文化软实力中发挥独特作用  

新闻策划的理念与实践创新

 再议都市报的发展

凸显责任  创新动作 

 今天怎样做好评论员

年终报道五大创新期待

 

 

 

 

 

以报道上市公司新闻报道为例。记者至少应该能读懂三张定期公开的财务报表:资产负债表、损益表、现金流量表。资产负债表是公司在某一特定时间资产和权益的静态反映,损益表则反映企业在某一段时间内的经营成果,同资产负债表相比,是一种动态报告;现金流量表则提供一个企业在一定时期内的经营活动、投资活动以及融资中有关现金流入和流出的信息。通过这三张报表,财经记者应该能在很短时间内对一家上市公司的财务状况做出基本判断:这家公司是经营良好还是濒临破产。

但许多时候,上市公司总能在合法范围内或法律边缘地带,通过各种手法调节利润,把财务报表包装得“漂亮迷人”。因此,财经记者还要学会透视财务报表数字后的包装伎俩,熟悉上市企业常用的包装手法。几种常见的利润包装手法是:根据做账需要调节营业收入的入账时间;延长“在建工程”的时间并将利息资本化;改变资产折旧方法,根据需要延长或者减少折旧年限;改变应收款坏账计提政策;将某些费用列为资本支出等等。

为了更好地了解上市公司的财务状况,一名合格的财经记者还必须熟悉基本财务指标。比如公司营业收入(销售收入)、税前/后利润、毛利和毛利率、市盈率、未分配利润/留存收益、现金流量保障倍数、股利保障倍数等等。熟练掌握这些常用财务指标,是诊断公司是否“健康”的前提。

“允许有创造力的记者犯错误”

财经记者毕竟不是专业会计,更不是权威审计师。由于行业壁垒以及事实上的信息不对称,记者不可能清楚上市公司每个会计细节,更无法保证所有分析报道都百分之百正确。据马丁介绍,即使在人才济济的老牌财经媒体,分析的正确率能超过70%也非常了不起。“允许有创造力的记者犯错误”是《金融时报》奉行的一条重要原则。

之所以对记者的错误采取如此宽容的态度,除了考虑到行业壁垒和事实上的信息不对称外,报社还充分考虑了财经报道的主体—市场本身的复杂性和不可预测性。因为即使是专业经济学家,如果从不同价值判断或分析模型出发,对同一个事件也可能会得出相差甚远甚至完全相反的结论。在《金融时报》,如果记者采集的事实准确,数据可靠,仅仅在分析和判断方面出现偏差,可以得到谅解。

马丁说,尽管如此,绝大多数记者还是用最严格的标准要求自己,因为他们都很珍惜在这样一家权威财经媒体的工作。当然,根据不同的错误性质和严重程度,报社也会对记者有一些惩罚—大多数情况下予以象征性罚款,也有记者因犯错被调离岗位甚至解雇。

“生产读者愿意付钱的报道”

马丁介绍说,《金融时报》的编辑记者谈论最多的话题之一是如何让新闻“增值”。“生产让读者愿意付钱的报道”是马丁的另一句口头禅。因为读者花钱购买报纸就是希望从中获得“有价值”的新闻。那么,哪些才是读者愿意付钱的报道?如何才能让新闻“增值”呢?

解释数字

一条新闻如果仅仅告诉读者某个数字没有价值。记者必须用通俗的语言告诉读者,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对他的投资或消费会产生哪些影响,这样的新闻才能“增值”。比如,很少有普通读者能够理解“股利保障倍数”这样的术语。财经记者的任务就是告诉读者,所谓“股利保障倍数”是股东应占赢利对股息的倍数。通过这个数字的大小,股民可以判断公司向股民支付现金股息的能力是强还是弱; 比较同行业的股利保障倍数,股民可以判断一家公司在利息分派上是吝啬还是大方。通过这个数字,股民还可以推测这家公司是处于扩张期还是成熟期。

此外,为了更加清楚地解释数字,记者还要善于计算并使用百分比。为了让比较更直观,编辑还要能熟练制作各种图表。解释、百分比、图表都能让新闻增值。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