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高水平做好贯彻十七大精神的报道

加强学习  深入调研  不做“戈尔洛夫” 反对“客里空”

忠实履行职责必须系统研究国情

社会保障报道思路与手法创新

 寻找西部报业的突破点

学习贯彻十七大精神报道创新专题论坛

拒绝浮躁:专与钻

传播手段创新是一个政治课题

 

 

 

信息传到哪里去了

□ 钟  翰

 

古时,衙门招贴安民谕旨、通缉要犯或者悬赏求贤的告示都会选择张贴在闹市口,路人无论识字与否总要里外三层相围,自会有穷酸秀才摇头晃脑诵读,其余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中,信息被传递开来,深入乡里。

如今,电视、网络、手机等媒体已非常发达,似乎信息能够随时随地以任何一种方式轻松渗入百姓生活的每个角落,然而实际情况是在很多场合人们却又不约而同地质疑:信息传到哪里去了?

某县突遇暴风,吹倒电线杆一根,造成县城部分地区停电,盛夏时节,停电停水必会引起百姓怨声载道,供电部门在组织抢修的同时通过电视台发布了一条告示:“今夜×时,××路段电杆被暴风吹断,正在组织大规模紧急抢修,预计×时来电,对此造成的不便敬请谅解”,这条信息在没有停电的居民区家中以电视字幕的形式反复闪过,而停电的用户依然在黑灯瞎火中凑到电话前拨打询问何时通电,心里埋怨:信息都到哪里去了?

济南暴雨“黑色三小时”之前,气象台在当天下午15点,就已经发布了预警信号,17点,相关单位又再次发布了地质灾害预报,可对于走在大街上的大多数普通市民来说,他们没有机会接触到这些信息。34个逝去的生命在质问:信息传到哪里去了?

不能保证信息有效传递的原因多种多样,在一些贫困山村里,村民们获取外界信息的唯一途径恐怕就是村委会门口的黑板,也许还有挂在树丫上的大喇叭,至于网站上对党的富民政策解析、各项农产品销售行情、原材料价格等信息对于村民来说是完全闲置的,效用基本为零,这是经济发展不平衡对信息传递效果的制约;而近期国内媒体对我国重树食品质量安全形象的舆论氛围与国外民众依然偏听偏信本国媒体的误导无疑形成了鲜明对比,这是语言障碍甚至是国际政治博弈对信息传递的阻碍。

老百姓问“信息都传到哪里去了”,实际上隐含了两层意思,一是关注知情权—“政府出于社会稳定考虑,涉及到敏感信息是不是延后发布了?”,二是对完善信息传递机制的诉求—“第一时间的信息传递渠道畅通么?”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问题,前者涉及态度,后者涉及能力。

在非典期间,少数机构的滞后甚至隐瞒破坏了百姓的知情权,反而造成了社会恐慌,这样的不作为引起媒体质疑以及全社会对民众知情权的重视和维护,几年过去了,人们不再仅仅停留于此,而开始进一步关注后一层面。这是老百姓对政府从关注“态度端正”到要求“能力提升”的诉求转变。

事实上,在商业竞争中,各大企业都非常重视最优信息渠道的建设和整合,产品包装中的有奖问卷调查总要设置类似这样的题目:“您通过何种途径知道本产品的,朋友介绍、电视广告还是网络资讯?”,企业总是趋利而动—最优的信息途径是企业与用户沟通的命脉—不可以不下工夫好好调查研究,提升可改进空间,而同样的工夫也应该下在政府机构与民众之间的信息传递上,可遗憾的是关于这方面的思考与投入相比之下还要少得多。

可喜的是,最近一条新闻的确让人眼前一亮,湛江突遇大暴雨后,“大雨后必然有大地震”的谣言在民间酝酿,似有社会动荡的可能。湛江气象局很快发布了280万条免费短信覆盖了湛江手机号码区段:“近日没有发生地震,今天早上4点钟左右,湛江市雷州乌石、北和、覃斗等地出现地震谣传,请大家不要恐慌!”很快,老百姓安心下来,辟谣成功了,因为信息传到了每个老百姓手上。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