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高水平做好贯彻十七大精神的报道

加强学习  深入调研  不做“戈尔洛夫” 反对“客里空”

忠实履行职责必须系统研究国情

社会保障报道思路与手法创新

 寻找西部报业的突破点

学习贯彻十七大精神报道创新专题论坛

拒绝浮躁:专与钻

传播手段创新是一个政治课题

 

 

 

11月8日,新中国第八个记者节。作为一个工作节日,更多的是提醒我们记者的责任和使命。记者是忠实记录历史的人,是揭示事实真相的人,是正确引领社会的人。在这个日子里,我们继续让这些践行职业理想,追求事业成功的优秀同行走上前台,这期选择了“执着”—那些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专注于某一领域深入采访和写作的记者们。

“田坎儿记者”罗成友十多年来每年基层采访的时间300天以上,见报稿件中90%是在农村现场采写。朱海燕走过全国7.3万公里铁路线,24次南下“京九”,连续8年在3000多米的高原上跟踪青藏铁路。还有更多记者默默无闻倾毕生心血跟踪和研究某一个领域、某一项运动、某一个方面,堪称专家。他们付出职业热情,既辛苦,又享受着自己的选择。

这些记者对他们所关注的领域有怎样的理解和认识?为何能长年累月地沉下心来调研、思考?怎样从“司空见惯”中保持新闻敏感?如何在“专”的同时保持宽广的视野,处理好“专”与“杂”“点”与“面”的关系?

 

拒绝浮躁:专与钻

—记者职业成长方向及选择

 

追寻青海湖畔最后的羚羊

      吕雪莉

 

看过电影《可可西里》的人都会对影片中那个遍地尸骨、血流成河的惨烈画面记忆深刻,我要说的这种羚羊,不像藏羚羊、大熊猫这些明星动物般“星光灿烂”,也不像时下被炒得沸沸扬扬的华南虎那样引人注目。

“她”有着羚羊家族中最美丽的容颜,她是家族中最濒危的一类,她生活在中国最美丽湖泊青海湖的周围,她比藏羚羊稀少得多,比国宝大熊猫更珍贵……

然而,她并不被更多的人所了解,更没有引起足够关注。学者们叫她普氏原羚、普氏小羚羊,民间环保人士则给了她一个中国名字—中华对角羚。

按照汉语用词规范,我应该用“它”来称呼这个物种,但是我更愿意用“她”。只为其珍贵,只为其稀有,也为其弱小、机敏和美丽。

2002年开始,我数十次深入青海湖地区,踏雪野、涉沙漠,为她牵线成婚、为她雪野守候;更不知多少次走访牧民、请教专家、查询资料,为她著文呐喊。

21世纪伊始,正是中国西部大开发的强劲东风席卷西北大地的时候,西部地区的生态环保也成为新闻记者关注的热点。一次,我在一份资料上看到一段关于普氏原羚的介绍吸引了我:原来青海湖畔还生活着这样一种神奇的精灵。

时隔不久,新华社青海分社社长党周带我和当时在分社锻炼的总社记者卢荻下乡调研,来到位于青海湖鸟岛的青海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当我试探性地问起普氏原羚时,局长张德海告诉我们,鸟岛就养着一只普氏原羚。

真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因为通常状况下,要见到野生动物并不容易,况且这是一群敏感的、处于人类猎杀和天敌威胁双重生存压力下的羚羊。

这只羚羊是一位藏族牧民从网围栏上救回来的,管理局经过与这位牧民协商,把她带回保护区专门饲养,并为她取了个好听的名字“玲玲”。“玲玲是世界上第一只人工饲养的普氏原羚。”张局长说。

张局长告诉我们,玲玲已成年,但是“佳偶难觅”,由于躲避人类的捕猎、狼群的袭击等,她的同伴们只能隐藏在沙漠深处,很难找到。我们心里掠过一缕怜悯。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