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道德模范”给典型报道的启示

推动信息全球化是全世界媒体的共同责任

探索党报民生新闻新思路

 西部报业  贵州样本

迎接十七大报道创新专题论坛

怎样走好新闻职业生涯第一步

美国中小城市报纸如何避免订户流失

 

 

 

 

“要材料”有点不对劲

杨培忠

这种事让我碰到不是少有的几次:要材料—越来越多的年轻记者常在采访一些会议时,追着会议举办方的有关人员问“有没有材料”。这是“画面”。“画外音”:没材料怎么报道?早先是为记者提供领导讲话稿,后来是发给记者“新闻参考稿”,再后来就更直接和更干脆了,连“红包”带“新闻通稿”一并交给记者。让我说,这种现象,差不多就是让“要材料”逼的。

有的记者经常在“要材料”时理直气壮。没有领导讲话稿不高兴,让人家去复印讲话稿人家动作“慢”了也不高兴,拿不到“新闻通稿”更不高兴。

我没听说过那些新闻界前辈有“要材料”这等事。倒是据观察这种事时下在年轻记者中似乎“盛行”。我以为“要材料”之风缘于三个方面:

其一,记者变“懒”了。记者不“记”,是为数不少的记者的一种通病。这些记者越来越习惯由别人提供的“参考稿”或“新闻通稿”。那真是省事啊!人家给“通稿”,我的任务就是“涂涂抹抹”,然后就是署上本记者大名,至多再把“本报讯”改成个“本台消息”。原本就“懒”,懒得细听懒得细记懒得细写,如今更是“懒”得可以。

其二,记者变“乖”了。这是一种惯出来的毛病。“既是人家请咱,咱就听人家话”,更何况还有饭局还有纪念品还有“红包”。“材料”上人家说怎么样怎么样的好,咱就往怎么样怎么样的好了说。学“乖”了,就基本上是“睁眼瞎”了,就基本上是“睁只眼闭只眼”了,就基本上是“睁着眼说瞎话”了。

其三,记者变“傻”了。老一辈新闻工作者常说“要善于从会议中发现新闻”“要善于在会议报道中挖掘真正有价值的鲜活的新闻”。但我总想,就是现在的这种“要材料”,让一些记者把老一辈的光荣传统、谆谆教诲和宝贵经验统统忘掉了,就是人家向记者奉送的那些个“材料”,整个把我们“发现新闻、挖掘新闻”的意识给毁了,毁“傻”了我们。“材料”多现成啊,“通稿”多现成啊,记者还用瞪大眼睛找新闻吗?还用伸长耳朵听新闻吗?根本不用开动思想琢磨新闻!

以上不过是问题的皮毛。往浅了说,也只能是懒、乖、傻,往深了说,还是新闻工作者的职业素质和职业修养。记者的素质和修养表现在很多方面。“要材料”虽是一小方面,但能从中透视的东西很多,比如新闻工作者的社会形象,比如记者的基本功能,等等。

当然,这里绝对不是在否定所有的“要材料”,更不是否定所有的“提供材料”。往往,“材料”是有大用场的,譬如它可以为记者提供原本不熟悉的新闻背景,它可以帮记者找到平日难找到的新闻线索,包括那些非常重要的数字、术语等等。我只是觉得只会“要材料”有点不对劲,只会“要材料”的记者有点不对劲,“要材料”成为一种现象有点不对劲。

当然还有一点不能不说,记者姓“记”,记,应该是记者的基本工作和基本技能。善于记,才能在记录中找到“我想要的”;善于记,才能在记录中发现“属于我的”;善于记,才能忠实、负责地肩负起“时代记录者”的光荣使命。

说千道万,反正“要材料”有点不对劲。至于某些记者看似追着“要材料”,实则“想要别的”,另当别论。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