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道德模范”给典型报道的启示

推动信息全球化是全世界媒体的共同责任

探索党报民生新闻新思路

 西部报业  贵州样本

迎接十七大报道创新专题论坛

怎样走好新闻职业生涯第一步

美国中小城市报纸如何避免订户流失

 

 

 

 

视角独特的战争题材纪实摄影

“如果你真正想成为一名摄影师,那就坚持下去。但你必须以你自己的方式去做,不要让任何人告诉你压缩自己作品的影调,改变作品的风格,或是为得到一份工作做不情愿的事情。”这是尼娜·伯尔曼对摄影工作的认识。这种认识决定了她的选题和拍摄方法都与众不同。

美伊战争爆发之后,伯尔曼便开始为返国的受伤士兵拍照。她走访山村小镇,拍摄伤兵日常生活。她的最初动力源于对美国媒体战争报道的不满。当时,美国媒体对伊战的影像图片报道是具有选择性的,致使美军受伤士兵的命运一度成为公众视野中的盲点。每天,传媒只是专注于最新的战况,人们只注意到目前的境况,却忽略了那些在战争中受重伤的士兵。

“你不断听到媒体报道伤亡的消息,但就是看不到真实影像。”这令伯尔曼愤怒!她认为,这种报道忽视了人性的代价。于是,她决定自己拍摄,将事实用形象的视觉图片而非抽象的统计数字展现给读者。伯尔曼虽说是以记者中立的角度拍摄,但这些照片还是带有强烈的反战意识,她说:“当你看到战争对人的祸害时,你绝不会认同战争。”她希望透过她的照片让人们感受到,战争并不是那些毫无感情的死亡数字。

伯尔曼说,她创作时关注的不仅是伤兵身体遭受的创伤,还有战争在他们心里留下的阴影。因此她没有把拍摄地点选在医院病房、康复中心,而是在伤兵们的家里。远离人群的注意,长时间地观察、记录伤兵的日常生活,以及战争的创伤对伤兵整个家庭的影响。她说:“我拍摄他们在房中独处的时刻。我看到他们自我隔离,无依无靠。”从拍摄过程中,伯尔曼领会到美军受伤并非他们个人的事,“对家庭来说,那是天大的事,伤害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家庭。”伯尔曼作品中深刻地表现了埋藏于伤兵心底的心灵创伤。她说:“我眼中的他们孤苦无依。”与表面伤痕相比,伯尔曼更希望拍摄伤兵的内心创伤。

伯尔曼还用她作文字记者时练就的文字功底,记录一个个令人心酸的受伤背后的故事。有一些美军的受伤毫无意义,她说:“有一名美军在送冰块给战友时失去两条腿;另一名美军在方便时踩中地雷,所以战争并不光彩。”

想当作家的摄影师

尼娜·伯尔曼1960年出生于纽约,毕业于芝加哥大学,1985年获得哥伦比亚新闻学院硕士学位,现居住在纽约,为西帕图片社工作,她的摄影作品发表在《生活》《命运》《新闻周刊》《纽约时报杂志》法国版《图片》。

伯尔曼很早就梦想着成为一名作家。在大学期间她主修英语,在研究生院她又学习新闻,后来成为一名记者。这大概是她成为作家的一个步骤吧。新闻摄影教师常会这样给学生描绘美好前途:“相机胸前挂,足迹遍天下;今日名记者,明日大作家。”

在伯尔曼17岁的时候,她得到了第一台相机,那是父亲送给她的。就是这架相机把伯尔曼带上摄影之路。当她在芝加哥读大学时,她就发现自己喜欢上了拍摄。“如果我没有带相机,我就在自己的脑子里构图、拍摄。”经常这样盲拍的伯尔曼进步很大,在芝加哥新闻学院,伯尔曼参加了摄影写作的课程学习,学到了什么是一个真正的图片故事……从那时起,伯尔曼就一直带着自己的相机,成为真正的摄影发烧友。毕业后,伯尔曼进入《伯根报道》成为一名文字记者。这份工作为她日后到《纽约时报》《每日新闻》等美国著名报纸工作奠定了基础。但伯尔曼更喜欢当摄影记者。她认为,文字记者整天只能是被电话和桌上的杂事所困扰,而不像摄影师。因为摄影师必须走出去。后来她辞去了这份工作,开始她的自由摄影师生涯。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