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主流媒体权威性的重要体现

以创新立足 以特色取胜

就业报道思路与模式创新

杜绝假新闻 怎样才能擦亮眼睛

报业竞争核心话题:布局与结构

创新庆典报道

 

 

记者的“行业态度”

□ 尚德琪

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历史系教授约翰·C·伯纳姆写了一本书,叫做《科学是怎样败给迷信的》。他在对美国200多年的科普史进行梳理后,得出了一个让人吃惊的结论:“在大众层面上,科学实际上已经被迷信打败了。”

同样让人吃惊的是,他认为,这其中的罪魁祸首之一,便是科学记者。

除了使用“苍白无力”“支离破碎”等贬义词外,他对科学新闻表现出了极大轻蔑。他说,“媒体赢家往往是那些最上镜的或能说会道的,或者是两者兼备的,或者是那些跟媒体最合作而不典型的研究人员”,而真正有价值的科学发现却往往被新闻记者冷落。他同时认为,科学新闻大多讲述一个个孤立的事实,并且在报道中忽略了事件的科学背景,这更使得科学本身在大众层面上和巫术无异。这位教授的话或许显得极端,但引发我们思考。

任何一名记者,即使不是专门的科学记者,在面对伯纳姆教授的“冷嘲热讽”时,可能都会不自觉地“对号入座”。被他讽刺的科学记者和科学新闻,在任何一个行业记者身上和行业新闻中都能找到蛛丝马迹。

但是,伯纳姆教授更多地只谈到了科学记者对科学的“非科学报道”,却很少谈到对非科学的“科学报道”。如果说前者把科学巫术化了,那么后者则把巫术科学化了。曾经的“水变油”“永动机”,曾经的“核酸营养”“鸡血疗法”等等,这些非科学的东西,之所以会风靡一时,甚至让人走火入魔,除了一些商人的狡猾之外,更重要的恐怕是,它们都曾经以科学的面孔在媒体上出现过。

我们得承认,对科学成果的判断,相当多的人对媒体都有一定的依赖性。如果媒体把一个非科学的东西包装成科学的模样,很多人就会失去警惕,信以为真。

但是,事过境迁之后,人们大多会谈到科学家的“道德问题”,而很少谈到记者的“科学问题”。所以,“科学记者不科学”的现象依然处于人们的视线之外。而同时,文化记者不文化,经济记者不经济的现象,更是屡见不鲜。原因同样是,一些文化记者盯的不是真正的文化现象,而是文化的商业化形态;一些经济记者盯的不是真正的经济问题,而是经济的政绩化表现。所以,很多媒体的文化版上并没有多少文化,经济版上也没有多少经济。

记者都有自己的分工,于是有了科学记者和文化记者之分,有了经济记者和军事记者之别。科学记者不可能都有很高的科学水平,但必须要有足够的科学态度;经济记者不可能都是经济学家,但必须要有足够的经济理性。“行业记者”如果没有“行业态度”,就难免被伯纳姆教授一样的“行业人士”瞧不起。

记者从来都不是纯粹的“写作者”。如果仅仅为了表现自己的写作能力,如果仅仅为了吸引眼球,那么把科学描绘成巫术,把经济塑造成单纯的GDP,其实是非常容易的。同样,如果让一个不明真相的人,相信你“写出来”的东西是真的,其实也非常容易。   

当然,这是非常危险的。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