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不可磨灭的力量

用主题宣传点燃党报报道亮点

《纽约时报》的新媒体之路

都市报的今天与未来十年

人民解放军称号是怎样出现的?

报业市场区域化发展的动力和模式

气候变化与媒体责任

做多媒体记者:你准备好了吗?


 

假新闻的出炉不是偶然

 曾革楠

 

闹得沸沸扬扬的“纸馅包子”新闻,竟然是“导演”出来的超级笑话:当事人訾某供述,由于选题已上报,压力很大,加之刚到电视台,既想出名,又想挣钱,结果授意编造谎话和台词,导致了假新闻的出炉。

身为媒体从业人员,訾某在真实现象并不存在的情况下,“导演”出“纸馅包子”新闻,既违背了正常职业道德,也给社会带来了不必要的恐慌。现在当事媒体向社会“深刻道歉”,相关责任人也受到处分,既是对新闻机构公信力的维护,也是对受影响市民的安抚。但在我看来,“纸馅包子”事件对媒体的启示并不能因此而风吹云淡。我们更须反思的是,如何避免此类事件的再度发生?

某种程度上讲,“纸馅包子”这条假新闻的出炉并不是偶然的,有其深厚的体制根源。说实话,我没有因为假新闻炮制者是“临时人员”而稍感轻松,相反,在我看来,正是“临时聘制”这一不合理的机制造成了假新闻的泛滥。

近年来,随着媒体用人制度的改革,使用临时人员的新闻单位不在少数。对临时人员只使用、不培养,也是一些用人单位所持的普遍态度。这些临时聘用人员与编制内记者之间从地位到薪酬都有很大差别,甚至自称或被称为“新闻民工”。

网上有调查显示,部分媒体约60.3%的从业人员未与所在单位签订劳动合同,在所在单位没有办理社会保险关系的人员占到61.4%,从没有得到过加班工资的占71.2%。由于没有社会保障和福利待遇、没有带薪休假、没有记者证、缺少基本的业务培训,使得临时聘用人员没有安全感、归属感,以及产生无所归依的失落感。可以想象,在基本权益受到侵害,在社会都不承认他们是新闻工作者的情况下,又何谈要他们遵守新闻职业道德呢?正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随着我国新闻改革的不断深入,媒体竞争日益激烈,不少新闻媒体为了在激烈的新闻资源大战中求生存、谋发展,纷纷推出“末位淘汰制”。有人戏称,现在是“铁打的媒体,流水的记者”,记者换新面孔的频率之高、速度之快,仅次于搞传销和卖保险的。在这种考核制度下,媒体更多关注的是“量”:多长时间或多大篇幅、多少篇、多少分。对具体稿件的采编难度、精彩程度,未有足够体现。由此造成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新闻从业人员素质的良莠不齐以及职业道德的严重滑坡。这种过分强调专业技能而忽视新闻伦理培养的用人模式,势必会冲击传统的新闻观,造就一批以赚稿费为目的的“记者”。

不可否认,选择了记者意味着一种责任,但记者首先是一种职业,他要有基本的生活保障和人格尊严。试想,当记者都因发稿量、收视率、点击率而忙得焦头烂额时,我们能指望他履行什么样的社会责任?作为一个压力重重的新闻从业人员,我们能期望他以什么样的心情和视角去关注这个社会?

同样,对于媒体来说,要想快速发展,也离不开科学的制度和规范的管理。从这个意义上说,要遏制假新闻泛滥,除了加强对新闻从业人员道德素质的培养,加强对假新闻的把关以及提高制假成本外,更要加强对新闻业的规范管理。正如有人所说,“一个合乎社会主义道德规范的新闻界,首先必须是一个自立自强自尊自爱的新闻界,一个依法行事的新闻界。”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